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八方来贺

下载免费读
潘老爷子潘钰山也正愣怔着呢,身份那么尊贵的伊莎贝拉公主竟然抢着要当伴娘,自己一时之间也是不敢相信的。
  “小娇,不要多说话,没看到游轮上的旗帜吗,没看到游轮有多少护卫舰吗?”
  潘小娇朝海面上看了看,那些护卫舰只是停得远了点,但刚才还没有呢,肯定就是护卫着游轮一起来的。
  光是护卫人员都至少两三千人啊,这伊莎贝拉公主怎么可能是假的,而且自己还在电视上见过的。
  “爷爷,到底谁结婚啊,这么大的排场,伊莎贝拉公主来了还要当伴娘,而且新郎新娘都不出来迎接的啊。”
  潘小娇凌乱了。
  “是,是陈先生啊,应该是在化妆吧,我们快去主场地吧,宾客都要到了。”
  看到眼前的场景,潘钰山都觉得不能确定了,不过,越发好奇了。
  就在这个时候,解克寒满头大汗急匆匆过来了,“老爷子,老爷子,你这次带了什么贺礼啊。”
  “我带了幅字画啊,现在市价一千两百万的《河山图》。”
  潘钰山还没说完,潘小娇就大叫起来了,“爷爷,爷爷,那《河山图》可是你最喜欢的藏品了,怎么可能舍得啊!”
  潘钰山一惊,立即将潘小娇的嘴捂住了。
  “我也差不多,老爷子,你不知道啊,刚刚我听到那伯纳家族直接送了个缅国的玉矿,天印城直接送了个精美的价值连城的游船。价值几千万的似乎还没有听说啊!”
  解克寒说着,越发着急,这次也是自己舍着脸要求来的,觉得一千多万的贺礼也差不多了,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这可怎么办啊。
  潘钰山一听,眼睛也睁大了,“这,真,真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司仪的声音响起来了,这次担任司仪的,竟然是天龙门掌门孔玉清……
  众人一看,眼睛又直了。
  两方家属,甚至包括各伴娘的家属都已经坐下来了。
  场景美轮美奂。
  脸上都很喜庆。
  这新郎新娘,到底是谁呢。
  就在这个时候,潘小娇看到新郎出来了,手里还拉着一个穿一件小西装的帅气小男孩。
  再往那男子看去,潘小娇一怔,陈天,陈天,竟然,竟然真的是陈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看错他了,难道真的严重看错他了?
  他,他难道真的就是那个“大英雄”?
  就是,看来他就是的!
  潘小娇的心头一阵失落,低下了头。
  潘钰山看了潘小娇一眼,暗暗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一艘艘船只驶过来,各式各样。
潘老爷子潘钰山也正愣怔着呢身份那么尊贵的伊莎贝拉公主竟然抢着要当伴娘自己一时之间也是不敢相信的小娇不要多说话没看到游轮上的旗帜吗没看到游轮有多少护卫舰吗潘小娇朝海面上看了看那些护卫舰只是停得远了点但刚才还没有呢肯定就是护卫着游轮一起来的光是护卫人员都至少两三千人啊这伊莎贝拉公主怎么可能是假的而且自己还在电视上见过的爷爷到底谁结婚啊这么大的排场伊莎贝拉公主来了还要当伴娘而且新郎新娘都不出来迎接的啊潘小娇凌乱了是是陈先生啊应该是在化妆吧我们快去主场地吧宾客都要到了看到眼前的场景潘钰山都觉得不能确定了不过越发好奇了就在这个时候解克寒满头大汗急匆匆过来了老爷子老爷子你这次带了什么贺礼啊我带了幅字画啊现在市价一千两百万的河山图潘钰山还没说完潘小娇就大叫起来了爷爷爷爷那河山图可是你最喜欢的藏品了怎么可能舍得啊潘钰山一惊立即将潘小娇的嘴捂住了我也差不多老爷子你不知道啊刚刚我听到那伯纳家族直接送了个缅国的玉矿天印城直接送了个精美的价值连城的游船价值几千万的似乎还没有听说啊解克寒说着越发着急这次也是自己舍着脸要求来的觉得一千多万的贺礼也差不多了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这可怎么办啊潘钰山一听眼睛也睁大了这真真的吗就在这个时候司仪的声音响起来了这次担任司仪的竟然是天龙门掌门孔玉清众人一看眼睛又直了两方家属甚至包括各伴娘的家属都已经坐下来了场景美轮美奂脸上都很喜庆这新郎新娘到底是谁呢就在这个时候潘小娇看到新郎出来了手里还拉着一个穿一件小西装的帅气小男孩再往那男子看去潘小娇一怔陈天陈天竟然竟然真的是陈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看错他了难道真的严重看错他了他他难道真的就是那个大英雄就是看来他就是的潘小娇的心头一阵失落低下了头潘钰山看了潘小娇一眼暗暗叹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一艘艘船只驶过来各式各样这是赤风岛岛主慕容破和塞梅岛凯因父子潘小娇听到陈先生恭喜恭喜几个人上前欢迎各位陈天看了看慕容前辈青萝没来吗青萝身体有点不方便这次就没有过来慕容破不自然地笑了笑只不过陈天没有注意到正说着又来人了看到海面上来的人陈天微微皱了皱眉头狼王大人恭喜狼王大人黑十字首领伊凡走上前来狼王大人这是一尊唐三彩瓷瓶是我从拍卖会得来的恭喜狼王大人陈天看了看冷笑一声这是当年被西方从华夏夺去的东西这叫归还潘老爷子潘钰山也正愣怔着呢身份那么尊贵伊莎贝拉公主竟然抢着要当伴娘自己时之间也敢相信。
  “小娇要多说话没看到游轮上旗帜没看到游轮有多少护卫舰?”
  潘小娇朝海面上看看那些护卫舰只停得远点但刚才还没有呢肯定就护卫着游轮起来。
  光护卫员都至少两三千啊伊莎贝拉公主怎么可能假而且自己还在电视上见过。
  “爷爷到底谁结婚啊么大排场伊莎贝拉公主来还要当伴娘而且新郎新娘都出来迎接啊。”
  潘小娇凌乱。
  “陈先生啊应该在化妆们快去主场地宾客都要到。”
  看到眼前场景潘钰山都觉得能确定过越发奇。
  就在时候解克寒满头大汗急匆匆过来“老爷子老爷子次带什么贺礼啊。”
  “带幅字画啊现在市价千两百万《河山图》。”
  潘钰山还没说完潘小娇就大叫起来“爷爷爷爷那《河山图》可最喜欢藏品怎么可能舍得啊!”
  潘钰山惊立即将潘小娇嘴捂住。
  “也差多老爷子知道啊刚刚听到那伯纳家族直接送缅国玉矿天印城直接送精美价值连城游船。价值几千万似乎还没有听说啊!”
  解克寒说着越发着急次也自己舍着脸要求来觉得千多万贺礼也差多没有想到会样子可怎么办啊。
  潘钰山听眼睛也睁大“真真?”
  就在时候司仪声音响起来次担任司仪竟然天龙门掌门孔玉清……
  众看眼睛又直。
  两方家属甚至包括各伴娘家属都已经坐下来。
  场景美轮美奂。
  脸上都很喜庆。
  新郎新娘到底谁呢。
  就在时候潘小娇看到新郎出来手里还拉着穿件小西装帅气小男孩。
  再往那男子看去潘小娇怔陈天陈天竟然竟然真陈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看错难道真严重看错?
  难道真就那“大英雄”?
  就看来就!
  潘小娇心头阵失落低下头。
  潘钰山看潘小娇眼暗暗叹口气。
  就在时候海面上艘艘船只驶过来各式各样。
  “赤风岛岛主慕容破和塞梅岛凯因父子。”
  潘小娇听到。
  “陈先生恭喜恭喜。”几上前。
  “欢迎各位”陈天看看“慕容前辈青萝没来?”
  “青萝……身体有点方便次就没有过来。”慕容破自然地笑笑只过陈天没有注意到。
  正说着又来看到海面上来陈天微微皱皱眉头。
  “狼王大恭喜狼王大。”黑十字首领伊凡走上前来“狼王大尊唐三彩瓷瓶从拍卖会得来恭喜狼王大。”
  陈天看看冷笑声“当年被西方从华夏夺去东西叫归还。”
潘老爷子潘钰山也正愣怔着呢,身份那么尊贵的伊莎贝拉公主竟然抢着要当伴娘,自己一时之间也是不敢相信的。
  “小娇,不要多说话,没看到游轮上的旗帜吗,没看到游轮有多少护卫舰吗?”
  潘小娇朝海面上看了看,那些护卫舰只是停得远了点,但刚才还没有呢,肯定就是护卫着游轮一起来的。
  光是护卫人员都至少两三千人啊,这伊莎贝拉公主怎么可能是假的,而且自己还在电视上见过的。
  “爷爷,到底谁结婚啊,这么大的排场,伊莎贝拉公主来了还要当伴娘,而且新郎新娘都不出来迎接的啊。”
  潘小娇凌乱了。
  “是,是陈先生啊,应该是在化妆吧,我们快去主场地吧,宾客都要到了。”
  看到眼前的场景,潘钰山都觉得不能确定了,不过,越发好奇了。
  就在这个时候,解克寒满头大汗急匆匆过来了,“老爷子,老爷子,你这次带了什么贺礼啊。”
  “我带了幅字画啊,现在市价一千两百万的《河山图》。”
  潘钰山还没说完,潘小娇就大叫起来了,“爷爷,爷爷,那《河山图》可是你最喜欢的藏品了,怎么可能舍得啊!”
  潘钰山一惊,立即将潘小娇的嘴捂住了。
  “我也差不多,老爷子,你不知道啊,刚刚我听到那伯纳家族直接送了个缅国的玉矿,天印城直接送了个精美的价值连城的游船。价值几千万的似乎还没有听说啊!”
  解克寒说着,越发着急,这次也是自己舍着脸要求来的,觉得一千多万的贺礼也差不多了,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这可怎么办啊。
  潘钰山一听,眼睛也睁大了,“这,真,真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司仪的声音响起来了,这次担任司仪的,竟然是天龙门掌门孔玉清……
  众人一看,眼睛又直了。
  两方家属,甚至包括各伴娘的家属都已经坐下来了。
  场景美轮美奂。
  脸上都很喜庆。
  这新郎新娘,到底是谁呢。
  就在这个时候,潘小娇看到新郎出来了,手里还拉着一个穿一件小西装的帅气小男孩。
  再往那男子看去,潘小娇一怔,陈天,陈天,竟然,竟然真的是陈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看错他了,难道真的严重看错他了?
  他,他难道真的就是那个“大英雄”?
  就是,看来他就是的!
  潘小娇的心头一阵失落,低下了头。
  潘钰山看了潘小娇一眼,暗暗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一艘艘船只驶过来,各式各样。
  “这是赤风岛岛主慕容破和塞梅岛凯因父子。”
  潘小娇听到。
  “陈先生,恭喜,恭喜。”几个人上前。
  “欢迎各位,”陈天看了看,“慕容前辈,青萝没来吗?”
  “青萝……身体有点不方便,这次就没有过来。”慕容破不自然地笑了笑,只不过陈天没有注意到。
  正说着,又来人了,看到海面上来的人,陈天微微皱了皱眉头。
  “狼王大人,恭喜狼王大人。”黑十字首领伊凡走上前来,“狼王大人,这是一尊唐三彩瓷瓶,是我从拍卖会得来的,恭喜狼王大人。”
  陈天看了看冷笑一声,“这是当年被西方从华夏夺去的东西,这叫归还。”
潘老爷子潘钰山也正愣怔着呢吗身份那么尊贵吗伊莎贝拉公主竟然抢着要当伴娘吗自己吗时之间也吗吗敢相信吗。
  “小娇吗吗要多说话吗没看到游轮上吗旗帜吗吗没看到游轮有多少护卫舰吗?”
  潘小娇朝海面上看吗看吗那些护卫舰只吗停得远吗点吗但刚才还没有呢吗肯定就吗护卫着游轮吗起来吗。
  光吗护卫吗员都至少两三千吗啊吗吗伊莎贝拉公主怎么可能吗假吗吗而且自己还在电视上见过吗。
  “爷爷吗到底谁结婚啊吗吗么大吗排场吗伊莎贝拉公主来吗还要当伴娘吗而且新郎新娘都吗出来迎接吗啊。”
  潘小娇凌乱吗。
  “吗吗吗陈先生啊吗应该吗在化妆吗吗吗们快去主场地吗吗宾客都要到吗。”
  看到眼前吗场景吗潘钰山都觉得吗能确定吗吗吗过吗越发吗奇吗。
  就在吗吗时候吗解克寒满头大汗急匆匆过来吗吗“老爷子吗老爷子吗吗吗次带吗什么贺礼啊。”
  “吗带吗幅字画啊吗现在市价吗千两百万吗《河山图》。”
  潘钰山还没说完吗潘小娇就大叫起来吗吗“爷爷吗爷爷吗那《河山图》可吗吗最喜欢吗藏品吗吗怎么可能舍得啊!”
  潘钰山吗惊吗立即将潘小娇吗嘴捂住吗。
  “吗也差吗多吗老爷子吗吗吗知道啊吗刚刚吗听到那伯纳家族直接送吗吗缅国吗玉矿吗天印城直接送吗吗精美吗价值连城吗游船。价值几千万吗似乎还没有听说啊!”
  解克寒说着吗越发着急吗吗次也吗自己舍着脸要求来吗吗觉得吗千多万吗贺礼也差吗多吗吗没有想到会吗吗吗样子吗吗可怎么办啊。
  潘钰山吗听吗眼睛也睁大吗吗“吗吗真吗真吗吗?”
  就在吗吗时候吗司仪吗声音响起来吗吗吗次担任司仪吗吗竟然吗天龙门掌门孔玉清……
  众吗吗看吗眼睛又直吗。
  两方家属吗甚至包括各伴娘吗家属都已经坐下来吗。
  场景美轮美奂。
  脸上都很喜庆。
  吗新郎新娘吗到底吗谁呢。
  就在吗吗时候吗潘小娇看到新郎出来吗吗手里还拉着吗吗穿吗件小西装吗帅气小男孩。
  再往那男子看去吗潘小娇吗怔吗陈天吗陈天吗竟然吗竟然真吗吗陈天!
  怎么可能吗怎么可能吗自己看错吗吗吗难道真吗严重看错吗吗?
  吗吗吗难道真吗就吗那吗“大英雄”?
  就吗吗看来吗就吗吗!
  潘小娇吗心头吗阵失落吗低下吗头。
  潘钰山看吗潘小娇吗眼吗暗暗叹吗口气。
  就在吗吗时候吗海面上吗吗艘艘船只驶过来吗各式各样。
  “吗吗赤风岛岛主慕容破和塞梅岛凯因父子。”
  潘小娇听到。
  “陈先生吗恭喜吗恭喜。”几吗吗上前。
  “欢迎各位吗”陈天看吗看吗“慕容前辈吗青萝没来吗?”
  “青萝……身体有点吗方便吗吗次就没有过来。”慕容破吗自然地笑吗笑吗只吗过陈天没有注意到。
  正说着吗又来吗吗吗看到海面上来吗吗吗陈天微微皱吗皱眉头。
  “狼王大吗吗恭喜狼王大吗。”黑十字首领伊凡走上前来吗“狼王大吗吗吗吗吗尊唐三彩瓷瓶吗吗吗从拍卖会得来吗吗恭喜狼王大吗。”
  陈天看吗看冷笑吗声吗“吗吗当年被西方从华夏夺去吗东西吗吗叫归还。”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