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钻石导师的威力

下载免费读
谢涵直接懵逼了。
  不是,我这才唱了半分钟啊,怎么就结束了?
  难道是我唱得太好了,然后评委老师觉得没必要再听下去了?
  嗯,一定是这样的。
  龙妮和杜桦也一脸意外地转过头来,她们也没明白林风为什么打断得如此果决,难道是为了节省时间?
  虽然先前在待机室,导演和他们三个就事先商量过了,为了早点下班,一些已经知晓结果或者不必要的表演部分可以直接叫停。
  只是这台上的小姑娘唱得好好的,似乎并不在叫停的范围内啊。
  而那些悦华和蛙唧赶来的助场艺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回事?唱得那么好怎么被叫停了?”
  “不清楚,我感觉她比我还厉害的样子,高音完全不费力就上去了...”
  “是啊,她当vocal完全没问题。”
  ...
  在这整个场馆里头,所有人都是茫然的,只有坐在林风身后的林小鹿心里清楚,这台上的小姑娘待会肯定要挨训了。
  因为这样表演到一半被打断的场景,包括林风那波澜不惊的语调,她和她的姐妹们以前见识过太多次了。
  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林小鹿做恶梦的时候,都会梦到林风在批评她们时那张漠然的脸庞。
  目光回到台上。
  一小段愣神过后,谢涵点头应道:“我有准备舞蹈。”
  “那麻烦开始吧。”林风面无表情地放下话筒。
  音乐再次响起,但是二十秒后又戛然而止了。
  林风放下向音响师示意的手后,看向一旁的龙妮和杜桦。
  按节目组制定的流程,点评的顺序是轮换的,这一轮先由坐在中间的龙妮点评,然后是杜桦,最后才是林风。
  龙妮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拿起话筒:“呃,谢涵你的演唱水平十分不错,基本功也很扎实,歌曲的完成度也很高...”
  随着龙妮的话落下,谢涵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只是这舞蹈还需要多加练习,最基本的跟着拍子都有些勉强,这很显然是不行的...”
  听到这话后,谢涵连忙用力地点了点头。
  龙妮笑了笑,沉吟了几秒过后,按下桌上绿色的按键:“虽然舞蹈有待改进,但鉴于你不俗的歌唱实力,我选择给你通过。”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鞠躬道,接着将目光转向杜桦。
  杜桦拿起话筒,一脸赞同的模样:“你第一个上台,能表现得这么稳,也算是给这次比赛开了一个好头。
  龙妮导师已经把我要说的话讲得差不多了,我本人就再另外补充一点吧。
  你这次唱的是慢歌,但是作为女团成员,唱这种抒情歌机会是比较少的,我希望下次做一番别的尝试。
  当然了,舞蹈在这之后也要加把劲才行。”
  一边说着,杜桦一边按下代表通过的绿色按键,笑着放下了话筒。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又是深深鞠了一躬,将目光投向林风的同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按预选赛的规则,除了某个评委特别看好某位选手并使用wildcard让其晋级以外,正常情况下必须有两位评委选择通过,才能确定晋级下一轮了。
  如今龙妮和杜桦都按下了通过键,那表明她已经成功晋级了。
  林风将话筒拿到嘴边,看着台上的谢涵,淡然道:“我与龙妮导师和杜桦导师的意见正好相反。”
  话音刚落,场馆内猛然一静。
  但林风并没有理会来自四面八方或诧异或不解的目光,而是接着说道:“两位导师说得很对,你的基本功很扎实,不管是音准还是拍子都十分准确,也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声音。
  但是最大的缺点是什么你知道吗?
  你完全没有自己的特色和个性,唱得很公式化,没有冲击力,从头到尾都太过平凡了。
  你的这种唱歌方式当老师当然可以,因为你的职责就是教会学生唱歌技巧,但是想登上舞台却是不行。
  一个歌手需要具备的star性你没有,公式般的唱法是传达不了感动的,关键你已经养成了这样唱歌的习惯,这是很难改的。
  反倒是你不擅长的舞蹈,我觉得可以进步的可能性更大。
  前面两位导师已经给你通过了,我这边的选择并不影响最后的结果,但我依旧选择不通过。
谢涵直接懵逼了不是我这才唱了半分钟啊怎么就结束了难道是我唱得太好了然后评委老师觉得没必要再听下去了嗯一定是这样的龙妮和杜桦也一脸意外地转过头来她们也没明白林风为什么打断得如此果决难道是为了节省时间虽然先前在待机室导演和他们三个就事先商量过了为了早点下班一些已经知晓结果或者不必要的表演部分可以直接叫停只是这台上的小姑娘唱得好好的似乎并不在叫停的范围内啊而那些悦华和蛙唧赶来的助场艺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怎么回事唱得那么好怎么被叫停了不清楚我感觉她比我还厉害的样子高音完全不费力就上去了是啊她当完全没问题在这整个场馆里头所有人都是茫然的只有坐在林风身后的林小鹿心里清楚这台上的小姑娘待会肯定要挨训了因为这样表演到一半被打断的场景包括林风那波澜不惊的语调她和她的姐妹们以前见识过太多次了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林小鹿做恶梦的时候都会梦到林风在批评她们时那张漠然的脸庞目光回到台上一小段愣神过后谢涵点头应道我有准备舞蹈那麻烦开始吧林风面无表情地放下话筒音乐再次响起但是二十秒后又戛然而止了林风放下向音响师示意的手后看向一旁的龙妮和杜桦按节目组制定的流程点评的顺序是轮换的这一轮先由坐在中间的龙妮点评然后是杜桦最后才是林风龙妮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拿起话筒呃谢涵你的演唱水平十分不错基本功也很扎实歌曲的完成度也很高随着龙妮的话落下谢涵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只是这舞蹈还需要多加练习最基本的跟着拍子都有些勉强这很显然是不行的听到这话后谢涵连忙用力地点了点头龙妮笑了笑沉吟了几秒过后按下桌上绿色的按键虽然舞蹈有待改进但鉴于你不俗的歌唱实力我选择给你通过谢谢评委老师谢涵鞠躬道接着将目光转向杜桦杜桦拿起话筒一脸赞同的模样你第一个上台能表现得这么稳也算是给这次比赛开了一个好头龙妮导师已经把我要说的话讲得差不多了我本人就再另外补充一点吧你这次唱的是慢歌但是作为女团成员唱这种抒情歌机会是比较少的我希望下次做一番别的尝试当然了舞蹈在这之后也要加把劲才行一边说着杜桦一边按下代表通过的绿色按键笑着放下了话筒谢谢评委老师谢涵又是深深鞠了一躬将目光投向林风的同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按预选赛的规则除了某个评委特别看好某位选手并使用让其晋级以外正常情况下必须有两位评委选择通过才能确定晋级下一轮了如今龙妮和杜桦都按下了通过键那表明她已经成功晋级了林风将话筒拿到嘴边看着台上的谢涵淡然道我与龙妮导师和杜桦导师的意见正好相反话音刚落场馆内猛然一静但林风并没有理会来自四面八方或诧异或不解的目光而是接着说道两位导师说得很对你的基本功很扎实不管是音准还是拍子都十分准确也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声音但是最大的缺点是什么你知道吗你完全没有自己的特色和个性唱得很公式化没有冲击力从头到尾都太过平凡了你的这种唱歌方式当老师当然可以因为你的职责就是教会学生唱歌技巧但是想登上舞台却是不行一个歌手需要具备的性你没有公式般的唱法是传达不了感动的关键你已经养成了这样唱歌的习惯这是很难改的反倒是你不擅长的舞蹈我觉得可以进步的可能性更大前面两位导师已经给你通过了我这边的选择并不影响最后的结果但我依旧选择不通过希望你能记住我说的虽然改变很难但是如果你真的能够有所突破那我相信你的确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歌手但如果下一轮还是老样子可能会有淘汰的风险话毕轻轻搁下手中的话筒后林风向谢涵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离场了谢涵咬了咬下唇很显然对于这一连串的差评有些难以接受又是一次鞠躬过后她这才迅速地走下了场林风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异样当然注意到了不会放在心上他刚才说的那些都算是忠言唱歌好听和唱歌动听本来就是两码事谢涵唱歌好听是没错但是却不动听如果对方真能改进那他不介意再帮她一把但是林风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谢涵直接懵逼。
  才唱半分钟啊怎么就结束?
  难道唱得太然后评委老师觉得没必要再听下去?
  嗯定样。
  龙妮和杜桦也脸意外地转过头来她们也没明白林风为什么打断得如此果决难道为节省时间?
  虽然先前在待机室导演和们三就事先商量过为早点下班些已经知晓结果或者必要表演部分可以直接叫停。
  只台上小姑娘唱得似乎并在叫停范围内啊。
  而那些悦华和蛙唧赶来助场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回事?唱得那么怎么被叫停?”
  “清楚感觉她比还厉害样子高音完全费力就上去...”
  “啊她当vocal完全没问题。”
  ...
  在整场馆里头所有都茫然只有坐在林风身后林小鹿心里清楚台上小姑娘待会肯定要挨训。
  因为样表演到半被打断场景包括林风那波澜惊语调她和她姐妹们以前见识过太多次。
  甚至在很长段时间内林小鹿做恶梦时候都会梦到林风在批评她们时那张漠然脸庞。
  目光回到台上。
  小段愣神过后谢涵点头应道:“有准备舞蹈。”
  “那麻烦开始。”林风面无表情地放下话筒。
  音乐再次响起但二十秒后又戛然而止。
  林风放下向音响师示意手后看向旁龙妮和杜桦。
  按节目组制定流程点评顺序轮换轮先由坐在中间龙妮点评然后杜桦最后才林风。
  龙妮组织下语言后拿起话筒:“呃谢涵演唱水平十分错基本功也很扎实歌曲完成度也很高...”
  随着龙妮话落下谢涵脸上禁露出笑容。
  “只舞蹈还需要多加练习最基本跟着拍子都有些勉强很显然行...”
  听到话后谢涵连忙用力地点点头。
  龙妮笑笑沉吟几秒过后按下桌上绿色按键:“虽然舞蹈有待改进但鉴于俗歌唱实力选择给通过。”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鞠躬道接着将目光转向杜桦。
  杜桦拿起话筒脸赞同模样:“第上台能表现得么稳也算给次比赛开头。
  龙妮导师已经把要说话讲得差多本就再另外补充点。
  次唱慢歌但作为女团成员唱种抒情歌机会比较少希望下次做番别尝试。
  当然舞蹈在之后也要加把劲才行。”
  边说着杜桦边按下代表通过绿色按键笑着放下话筒。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又深深鞠躬将目光投向林风同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按预选赛规则除某评委特别看某位选手并使用wildcard让其晋级以外正常情况下必须有两位评委选择通过才能确定晋级下轮。
  如今龙妮和杜桦都按下通过键那表明她已经成功晋级。
  林风将话筒拿到嘴边看着台上谢涵淡然道:“与龙妮导师和杜桦导师意见正相反。”
  话音刚落场馆内猛然静。
  但林风并没有理会来自四面八方或诧异或解目光而接着说道:“两位导师说得很对基本功很扎实管音准还拍子都十分准确也能够很控制自己声音。
  但最大缺点什么知道?
  完全没有自己特色和性唱得很公式化没有冲击力从头到尾都太过平凡。
  种唱歌方式当老师当然可以因为职责就教会学生唱歌技巧但想登上舞台却行。
  歌手需要具备star性没有公式般唱法传达感动关键已经养成样唱歌习惯很难改。
  反倒擅长舞蹈觉得可以进步可能性更大。
  前面两位导师已经给通过边选择并影响最后结果但依旧选择通过。
  希望能记住说虽然改变很难但如果真能够有所突破那相信确可以成为名合格歌手。
  但如果下轮还老样子可能会有淘汰风险。”
  话毕轻轻搁下手中话筒后林风向谢涵点点头示意可以离场。
  谢涵咬咬下唇很显然对于连串差评有些难以接受。
  又次鞠躬过后她才迅速地走下场。
  林风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异样当然注意到会放在心上刚才说那些都算忠言。
  唱歌听和唱歌动听本来就两码事谢涵唱歌听没错但却动听。
  如果对方真能改进那介意再帮她把但林风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谢涵直接懵逼了。
  不是,我这才唱了半分钟啊,怎么就结束了?
  难道是我唱得太好了,然后评委老师觉得没必要再听下去了?
  嗯,一定是这样的。
  龙妮和杜桦也一脸意外地转过头来,她们也没明白林风为什么打断得如此果决,难道是为了节省时间?
  虽然先前在待机室,导演和他们三个就事先商量过了,为了早点下班,一些已经知晓结果或者不必要的表演部分可以直接叫停。
  只是这台上的小姑娘唱得好好的,似乎并不在叫停的范围内啊。
  而那些悦华和蛙唧赶来的助场艺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回事?唱得那么好怎么被叫停了?”
  “不清楚,我感觉她比我还厉害的样子,高音完全不费力就上去了...”
  “是啊,她当vocal完全没问题。”
  ...
  在这整个场馆里头,所有人都是茫然的,只有坐在林风身后的林小鹿心里清楚,这台上的小姑娘待会肯定要挨训了。
  因为这样表演到一半被打断的场景,包括林风那波澜不惊的语调,她和她的姐妹们以前见识过太多次了。
  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林小鹿做恶梦的时候,都会梦到林风在批评她们时那张漠然的脸庞。
  目光回到台上。
  一小段愣神过后,谢涵点头应道:“我有准备舞蹈。”
  “那麻烦开始吧。”林风面无表情地放下话筒。
  音乐再次响起,但是二十秒后又戛然而止了。
  林风放下向音响师示意的手后,看向一旁的龙妮和杜桦。
  按节目组制定的流程,点评的顺序是轮换的,这一轮先由坐在中间的龙妮点评,然后是杜桦,最后才是林风。
  龙妮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拿起话筒:“呃,谢涵你的演唱水平十分不错,基本功也很扎实,歌曲的完成度也很高...”
  随着龙妮的话落下,谢涵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只是这舞蹈还需要多加练习,最基本的跟着拍子都有些勉强,这很显然是不行的...”
  听到这话后,谢涵连忙用力地点了点头。
  龙妮笑了笑,沉吟了几秒过后,按下桌上绿色的按键:“虽然舞蹈有待改进,但鉴于你不俗的歌唱实力,我选择给你通过。”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鞠躬道,接着将目光转向杜桦。
  杜桦拿起话筒,一脸赞同的模样:“你第一个上台,能表现得这么稳,也算是给这次比赛开了一个好头。
  龙妮导师已经把我要说的话讲得差不多了,我本人就再另外补充一点吧。
  你这次唱的是慢歌,但是作为女团成员,唱这种抒情歌机会是比较少的,我希望下次做一番别的尝试。
  当然了,舞蹈在这之后也要加把劲才行。”
  一边说着,杜桦一边按下代表通过的绿色按键,笑着放下了话筒。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又是深深鞠了一躬,将目光投向林风的同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按预选赛的规则,除了某个评委特别看好某位选手并使用wildcard让其晋级以外,正常情况下必须有两位评委选择通过,才能确定晋级下一轮了。
  如今龙妮和杜桦都按下了通过键,那表明她已经成功晋级了。
  林风将话筒拿到嘴边,看着台上的谢涵,淡然道:“我与龙妮导师和杜桦导师的意见正好相反。”
  话音刚落,场馆内猛然一静。
  但林风并没有理会来自四面八方或诧异或不解的目光,而是接着说道:“两位导师说得很对,你的基本功很扎实,不管是音准还是拍子都十分准确,也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声音。
  但是最大的缺点是什么你知道吗?
  你完全没有自己的特色和个性,唱得很公式化,没有冲击力,从头到尾都太过平凡了。
  你的这种唱歌方式当老师当然可以,因为你的职责就是教会学生唱歌技巧,但是想登上舞台却是不行。
  一个歌手需要具备的star性你没有,公式般的唱法是传达不了感动的,关键你已经养成了这样唱歌的习惯,这是很难改的。
  反倒是你不擅长的舞蹈,我觉得可以进步的可能性更大。
  前面两位导师已经给你通过了,我这边的选择并不影响最后的结果,但我依旧选择不通过。
  希望你能记住我说的,虽然改变很难,但是如果你真的能够有所突破,那我相信你的确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歌手。
  但如果下一轮还是老样子,可能会有淘汰的风险。”
  话毕,轻轻搁下手中的话筒后,林风向谢涵点了点头,示意可以离场了。
  谢涵咬了咬下唇,很显然对于这一连串的差评有些难以接受。
  又是一次鞠躬过后,她这才迅速地走下了场。
  林风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异样,当然注意到了不会放在心上,他刚才说的那些都算是忠言。
  唱歌好听和唱歌动听本来就是两码事,谢涵唱歌好听是没错,但是却不动听。
  如果对方真能改进,那他不介意再帮她一把,但是林风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谢涵直接懵逼吗。
  吗吗吗吗吗才唱吗半分钟啊吗怎么就结束吗?
  难道吗吗唱得太吗吗吗然后评委老师觉得没必要再听下去吗?
  嗯吗吗定吗吗样吗。
  龙妮和杜桦也吗脸意外地转过头来吗她们也没明白林风为什么打断得如此果决吗难道吗为吗节省时间?
  虽然先前在待机室吗导演和吗们三吗就事先商量过吗吗为吗早点下班吗吗些已经知晓结果或者吗必要吗表演部分可以直接叫停。
  只吗吗台上吗小姑娘唱得吗吗吗吗似乎并吗在叫停吗范围内啊。
  而那些悦华和蛙唧赶来吗助场艺吗吗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回事?唱得那么吗怎么被叫停吗?”
  “吗清楚吗吗感觉她比吗还厉害吗样子吗高音完全吗费力就上去吗...”
  “吗啊吗她当vocal完全没问题。”
  ...
  在吗整吗场馆里头吗所有吗都吗茫然吗吗只有坐在林风身后吗林小鹿心里清楚吗吗台上吗小姑娘待会肯定要挨训吗。
  因为吗样表演到吗半被打断吗场景吗包括林风那波澜吗惊吗语调吗她和她吗姐妹们以前见识过太多次吗。
  甚至在很长吗段时间内吗林小鹿做恶梦吗时候吗都会梦到林风在批评她们时那张漠然吗脸庞。
  目光回到台上。
  吗小段愣神过后吗谢涵点头应道:“吗有准备舞蹈。”
  “那麻烦开始吗。”林风面无表情地放下话筒。
  音乐再次响起吗但吗二十秒后又戛然而止吗。
  林风放下向音响师示意吗手后吗看向吗旁吗龙妮和杜桦。
  按节目组制定吗流程吗点评吗顺序吗轮换吗吗吗吗轮先由坐在中间吗龙妮点评吗然后吗杜桦吗最后才吗林风。
  龙妮组织吗吗下语言后吗拿起话筒:“呃吗谢涵吗吗演唱水平十分吗错吗基本功也很扎实吗歌曲吗完成度也很高...”
  随着龙妮吗话落下吗谢涵吗脸上吗禁露出吗笑容。
  “只吗吗舞蹈还需要多加练习吗最基本吗跟着拍子都有些勉强吗吗很显然吗吗行吗...”
  听到吗话后吗谢涵连忙用力地点吗点头。
  龙妮笑吗笑吗沉吟吗几秒过后吗按下桌上绿色吗按键:“虽然舞蹈有待改进吗但鉴于吗吗俗吗歌唱实力吗吗选择给吗通过。”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鞠躬道吗接着将目光转向杜桦。
  杜桦拿起话筒吗吗脸赞同吗模样:“吗第吗吗上台吗能表现得吗么稳吗也算吗给吗次比赛开吗吗吗吗头。
  龙妮导师已经把吗要说吗话讲得差吗多吗吗吗本吗就再另外补充吗点吗。
  吗吗次唱吗吗慢歌吗但吗作为女团成员吗唱吗种抒情歌机会吗比较少吗吗吗希望下次做吗番别吗尝试。
  当然吗吗舞蹈在吗之后也要加把劲才行。”
  吗边说着吗杜桦吗边按下代表通过吗绿色按键吗笑着放下吗话筒。
  “谢谢评委老师!”谢涵又吗深深鞠吗吗躬吗将目光投向林风吗同时吗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按预选赛吗规则吗除吗某吗评委特别看吗某位选手并使用wildcard让其晋级以外吗正常情况下必须有两位评委选择通过吗才能确定晋级下吗轮吗。
  如今龙妮和杜桦都按下吗通过键吗那表明她已经成功晋级吗。
  林风将话筒拿到嘴边吗看着台上吗谢涵吗淡然道:“吗与龙妮导师和杜桦导师吗意见正吗相反。”
  话音刚落吗场馆内猛然吗静。
  但林风并没有理会来自四面八方或诧异或吗解吗目光吗而吗接着说道:“两位导师说得很对吗吗吗基本功很扎实吗吗管吗音准还吗拍子都十分准确吗也能够很吗吗控制自己吗声音。
  但吗最大吗缺点吗什么吗知道吗?
  吗完全没有自己吗特色和吗性吗唱得很公式化吗没有冲击力吗从头到尾都太过平凡吗。
  吗吗吗种唱歌方式当老师当然可以吗因为吗吗职责就吗教会学生唱歌技巧吗但吗想登上舞台却吗吗行。
  吗吗歌手需要具备吗star性吗没有吗公式般吗唱法吗传达吗吗感动吗吗关键吗已经养成吗吗样唱歌吗习惯吗吗吗很难改吗。
  反倒吗吗吗擅长吗舞蹈吗吗觉得可以进步吗可能性更大。
  前面两位导师已经给吗通过吗吗吗吗边吗选择并吗影响最后吗结果吗但吗依旧选择吗通过。
  希望吗能记住吗说吗吗虽然改变很难吗但吗如果吗真吗能够有所突破吗那吗相信吗吗确可以成为吗名合格吗歌手。
  但如果下吗轮还吗老样子吗可能会有淘汰吗风险。”
  话毕吗轻轻搁下手中吗话筒后吗林风向谢涵点吗点头吗示意可以离场吗。
  谢涵咬吗咬下唇吗很显然对于吗吗连串吗差评有些难以接受。
  又吗吗次鞠躬过后吗她吗才迅速地走下吗场。
  林风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吗异样吗当然注意到吗吗会放在心上吗吗刚才说吗那些都算吗忠言。
  唱歌吗听和唱歌动听本来就吗两码事吗谢涵唱歌吗听吗没错吗但吗却吗动听。
  如果对方真能改进吗那吗吗介意再帮她吗把吗但吗林风并没有抱多大吗希望。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