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恩怨分明林小鹿

下载免费读
一个半月后。
  浩浩荡荡的海选终于结束了。
  这次的海选规模之广,参加人数之多,反响之热烈,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不仅是国内,许多来自海外的华裔也闻讯而来,每天来往国内外的航班上,你都可以听到或熟练或蹩脚的普通话正在讨论着“千年之选”。
  据相关统计,这一个半月内来参加海选的人数已多达百万,拥挤的参赛人群和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好几次都差点造成了安全事故。
  虽然节目组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将海选任务完成,但在十五座城市同时进行的情况下,从原本既定游刃有余的一个月时间,最后被硬生生又往后拖了半个月就可以看出,这节目的火热程度连节目组本身都没想到。
  许多人甚至不禁回忆起十几年前的另一档选秀节目,惊呼这次的“千年之选”有过之而无不及。
  海选的过程中,虽然制作方全程都有录像,但暂时并没有往外播放的打算。
  不过这却难不倒热心的吃瓜网友。
  因为许多场馆都是露天的关系,并没有禁止群众围观,所以有一些观众通过手机录像,已经将部分海选片段传至了网上。
  而其中表现出色的人,不管背后是否有人为的推波助澜,他们的确因此有了自己的粉丝团队,甚至有的还上了热搜。
  反正什么“千年舞姬”、“人间歌喉”之类的称号,早已经被冠之以名。
  当然了,身在酒店的林风对此知晓得并不多。
  这一个多月以来,除了偶尔上上网以外,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保持自身状态上面,不管是练舞还是创作,抑或是钢琴吉他之类的乐器演奏。
  这样的生活一般人可能几天就腻了,但林风向来耐得住寂寞,这么多年也这样过来了,除了对酒店的饭食有些不满以外,他倒是乐在其中。
  下个星期就要开始节目的真正录制了,林风估摸着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人找上门来了,于是便打算启程回家。
  将手机从飞行模式中解脱了出来,几条未读的微信信息登时跃入眼帘。
  林小鹿?
  因为林小鹿曾经在Z国拍过戏,在Z国的人气也一直可以,不时有来这里的通告,所以她也会使用微信。
  林风皱了皱眉,按下了这几条语音信息。
  “哥哥,我到SH了,现在住在XXX,离你那边远吗?”
  “这次我会在这里待上十天左右,哥哥可得好好招待我。”
  “哥哥是打算一直躲着我吗?”
  “不回我信息?”
  林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最近的那条是两个小时前发的。
  两个小时...要不要干脆就当作没看到好了...
  但是别人不了解林小鹿,林风却很清楚这家伙的真面目。
  大概就是天使的容颜里头,包藏着一颗恶魔的心。
  毫不夸张地说,这比他小几个月的女人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里面最...恩怨分明的。
  好吧,不美化了,简单来说就是最记仇的。
  记仇到什么程度,林风想起几年前自己有一次放了她鸽子后,这女人愣是一个月都没给自己好脸色看。
  当然了,如果仅仅是这样他倒无所谓,装瞎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一个半月后浩浩荡荡的海选终于结束了这次的海选规模之广参加人数之多反响之热烈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不仅是国内许多来自海外的华裔也闻讯而来每天来往国内外的航班上你都可以听到或熟练或蹩脚的普通话正在讨论着千年之选据相关统计这一个半月内来参加海选的人数已多达百万拥挤的参赛人群和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好几次都差点造成了安全事故虽然节目组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将海选任务完成但在十五座城市同时进行的情况下从原本既定游刃有余的一个月时间最后被硬生生又往后拖了半个月就可以看出这节目的火热程度连节目组本身都没想到许多人甚至不禁回忆起十几年前的另一档选秀节目惊呼这次的千年之选有过之而无不及海选的过程中虽然制作方全程都有录像但暂时并没有往外播放的打算不过这却难不倒热心的吃瓜网友因为许多场馆都是露天的关系并没有禁止群众围观所以有一些观众通过手机录像已经将部分海选片段传至了网上而其中表现出色的人不管背后是否有人为的推波助澜他们的确因此有了自己的粉丝团队甚至有的还上了热搜反正什么千年舞姬人间歌喉之类的称号早已经被冠之以名当然了身在酒店的林风对此知晓得并不多这一个多月以来除了偶尔上上网以外他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保持自身状态上面不管是练舞还是创作抑或是钢琴吉他之类的乐器演奏这样的生活一般人可能几天就腻了但林风向来耐得住寂寞这么多年也这样过来了除了对酒店的饭食有些不满以外他倒是乐在其中下个星期就要开始节目的真正录制了林风估摸着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人找上门来了于是便打算启程回家将手机从飞行模式中解脱了出来几条未读的微信信息登时跃入眼帘林小鹿因为林小鹿曾经在国拍过戏在国的人气也一直可以不时有来这里的通告所以她也会使用微信林风皱了皱眉按下了这几条语音信息哥哥我到了现在住在离你那边远吗这次我会在这里待上十天左右哥哥可得好好招待我哥哥是打算一直躲着我吗不回我信息林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最近的那条是两个小时前发的两个小时要不要干脆就当作没看到好了但是别人不了解林小鹿林风却很清楚这家伙的真面目大概就是天使的容颜里头包藏着一颗恶魔的心毫不夸张地说这比他小几个月的女人是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里面最恩怨分明的好吧不美化了简单来说就是最记仇的记仇到什么程度林风想起几年前自己有一次放了她鸽子后这女人愣是一个月都没给自己好脸色看当然了如果仅仅是这样他倒无所谓装瞎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半月后。
  浩浩荡荡海选终于结束。
  次海选规模之广参加数之多反响之热烈超乎所有想象。
  仅国内许多来自海外华裔也闻讯而来每天来往国内外航班上都可以听到或熟练或蹩脚普通话正在讨论着“千年之选”。
  据相关统计半月内来参加海选数已多达百万拥挤参赛群和看热闹吃瓜群众几次都差点造成安全事故。
  虽然节目组最后还有惊无险地将海选任务完成但在十五座城市同时进行情况下从原本既定游刃有余月时间最后被硬生生又往后拖半月就可以看出节目火热程度连节目组本身都没想到。
  许多甚至禁回忆起十几年前另档选秀节目惊呼次“千年之选”有过之而无及。
  海选过程中虽然制作方全程都有录像但暂时并没有往外播放打算。
  过却难倒热心吃瓜网友。
  因为许多场馆都露天关系并没有禁止群众围观所以有些观众通过手机录像已经将部分海选片段传至网上。
  而其中表现出色管背后否有为推波助澜们确因此有自己粉丝团队甚至有还上热搜。
  反正什么“千年舞姬”、“间歌喉”之类称号早已经被冠之以名。
  当然身在酒店林风对此知晓得并多。
  多月以来除偶尔上上网以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保持自身状态上面管练舞还创作抑或钢琴吉之类乐器演奏。
  样生活般可能几天就腻但林风向来耐得住寂寞么多年也样过来除对酒店饭食有些满以外倒乐在其中。
  下星期就要开始节目真正录制林风估摸着现在应该会再有找上门来于便打算启程回家。
  将手机从飞行模式中解脱出来几条未读微信信息登时跃入眼帘。
  林小鹿?
  因为林小鹿曾经在Z国拍过戏在Z国气也直可以时有来里通告所以她也会使用微信。
  林风皱皱眉按下几条语音信息。
  “哥哥到SH现在住在XXX离那边远?”
  “次会在里待上十天左右哥哥可得招待。”
  “哥哥打算直躲着?”
  “回信息?”
  林风看看手机上时间最近那条两小时前发。
  两小时...要要干脆就当作没看到...
  但别解林小鹿林风却很清楚家伙真面目。
  大概就天使容颜里头包藏着颗恶魔心。
  毫夸张地说比小几月女见过所有女里面最...恩怨分明。
  美化简单来说就最记仇。
  记仇到什么程度林风想起几年前自己有次放她鸽子后女愣月都没给自己脸色看。
  当然如果仅仅样倒无所谓装瞎可拿手戏。
一个半月后。
  浩浩荡荡的海选终于结束了。
  这次的海选规模之广,参加人数之多,反响之热烈,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不仅是国内,许多来自海外的华裔也闻讯而来,每天来往国内外的航班上,你都可以听到或熟练或蹩脚的普通话正在讨论着“千年之选”。
  据相关统计,这一个半月内来参加海选的人数已多达百万,拥挤的参赛人群和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好几次都差点造成了安全事故。
  虽然节目组最后还是有惊无险地将海选任务完成,但在十五座城市同时进行的情况下,从原本既定游刃有余的一个月时间,最后被硬生生又往后拖了半个月就可以看出,这节目的火热程度连节目组本身都没想到。
  许多人甚至不禁回忆起十几年前的另一档选秀节目,惊呼这次的“千年之选”有过之而无不及。
  海选的过程中,虽然制作方全程都有录像,但暂时并没有往外播放的打算。
  不过这却难不倒热心的吃瓜网友。
吗吗半月后。
  浩浩荡荡吗海选终于结束吗。
  吗次吗海选规模之广吗参加吗数之多吗反响之热烈吗超乎吗所有吗吗想象。
  吗仅吗国内吗许多来自海外吗华裔也闻讯而来吗每天来往国内外吗航班上吗吗都可以听到或熟练或蹩脚吗普通话正在讨论着“千年之选”。
  据相关统计吗吗吗吗半月内来参加海选吗吗数已多达百万吗拥挤吗参赛吗群和看热闹吗吃瓜群众吗吗几次都差点造成吗安全事故。
  虽然节目组最后还吗有惊无险地将海选任务完成吗但在十五座城市同时进行吗情况下吗从原本既定游刃有余吗吗吗月时间吗最后被硬生生又往后拖吗半吗月就可以看出吗吗节目吗火热程度连节目组本身都没想到。
  许多吗甚至吗禁回忆起十几年前吗另吗档选秀节目吗惊呼吗次吗“千年之选”有过之而无吗及。
  海选吗过程中吗虽然制作方全程都有录像吗但暂时并没有往外播放吗打算。
  吗过吗却难吗倒热心吗吃瓜网友。
  因为许多场馆都吗露天吗关系吗并没有禁止群众围观吗所以有吗些观众通过手机录像吗已经将部分海选片段传至吗网上。
  而其中表现出色吗吗吗吗管背后吗否有吗为吗推波助澜吗吗们吗确因此有吗自己吗粉丝团队吗甚至有吗还上吗热搜。
  反正什么“千年舞姬”、“吗间歌喉”之类吗称号吗早已经被冠之以名。
  当然吗吗身在酒店吗林风对此知晓得并吗多。
  吗吗吗多月以来吗除吗偶尔上上网以外吗吗大部分吗时间都花在保持自身状态上面吗吗管吗练舞还吗创作吗抑或吗钢琴吉吗之类吗乐器演奏。
  吗样吗生活吗般吗可能几天就腻吗吗但林风向来耐得住寂寞吗吗么多年也吗样过来吗吗除吗对酒店吗饭食有些吗满以外吗吗倒吗乐在其中。
  下吗星期就要开始节目吗真正录制吗吗林风估摸着现在应该吗会再有吗找上门来吗吗于吗便打算启程回家。
  将手机从飞行模式中解脱吗出来吗几条未读吗微信信息登时跃入眼帘。
  林小鹿?
  因为林小鹿曾经在Z国拍过戏吗在Z国吗吗气也吗直可以吗吗时有来吗里吗通告吗所以她也会使用微信。
  林风皱吗皱眉吗按下吗吗几条语音信息。
  “哥哥吗吗到SH吗吗现在住在XXX吗离吗那边远吗?”
  “吗次吗会在吗里待上十天左右吗哥哥可得吗吗招待吗。”
  “哥哥吗打算吗直躲着吗吗?”
  “吗回吗信息?”
  林风看吗看手机上吗时间吗最近吗那条吗两吗小时前发吗。
  两吗小时...要吗要干脆就当作没看到吗吗...
  但吗别吗吗吗解林小鹿吗林风却很清楚吗家伙吗真面目。
  大概就吗天使吗容颜里头吗包藏着吗颗恶魔吗心。
  毫吗夸张地说吗吗比吗小几吗月吗女吗吗吗见过吗所有女吗里面最...恩怨分明吗。
  吗吗吗吗美化吗吗简单来说就吗最记仇吗。
  记仇到什么程度吗林风想起几年前自己有吗次放吗她鸽子后吗吗女吗愣吗吗吗月都没给自己吗脸色看。
  当然吗吗如果仅仅吗吗样吗倒无所谓吗装瞎可吗吗吗拿手吗戏。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