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菩提老祖是我师父,猴哥是我师兄

下载免费读
秀丽的脸庞露出狐疑:“不在九天,不在九幽,也不在人间?哪里有这样的地方?”
  “你该不会是在胡说八道,糊弄姑奶奶吧?你倒说说,你的师门是哪家哪派?若有一个字不实,我……我一定要你好看!”
  她本想说些狠话,不过想到刚才“法宝”中的老道,若对方没有蒙骗她,这般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神仙人物,即便是她身后之人,也不敢开罪了,何况是她?
  伤这等人物的弟子,纵然她再无法无天,也没这胆子。
  不过那些大道妙理假不了,这个人类的身份却还是存疑。
  算了,就吓吓他好了,若是扯谎,一定骗不过姑奶奶我!
  她想着能恐吓江舟露出破绽,那她就能毫无顾忌地动手。
  “我的师门?你且听好了。”
  江舟淡淡一笑,悠然道:“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忽又朝西方拱手作揖,满含崇敬,高声诵道:“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江舟站直身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看着妖女:“菩提老祖便是恩师讳号,姑娘可曾听过?”
  心里却在暗暗祈祷:老祖啊老祖,如果您老人家真的有灵的话,千万别怪罪,发发慈悲,借个名号,救弟子一命吧!
  妖女:“(◎_◎;)……”
  你在说什么?不明白,但是听起来好厉害……
  她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
  一天之内,听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天地大秘。
  我只是一个五品小妖,有点承受不住啊……
  江舟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心中暗喜。
  好,已经既然到了这地步,那索性就豁出去了。
  忽悠,往死了忽悠!
  神色不动,若有所指道:“姑娘,刚才恩师所霁,都是我师门中的高深妙法,门中也只我悟空师兄一人得传,连我都听不得,你该不会还想探听吧?”
  “谁、谁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妖女顿时像是被踩着尾巴一样跳起来。
  一样是觉得没面子,二来是探听这样恐怖的大道真法,那位疑似能与天同寿的老道人岂能不知?若是计较起来,还有她活路吗?
  妖女一双明眸闪烁不定,吞吞吐吐地转移话题:“那个,你说的师兄,是那个猴妖?这样的神仙洞府,竟然也收容异类?”
  江舟面露自豪:“恩师他老人家何等胸怀境界?天地乾坤皆能容,向来有教无类,再说了,我那悟空师兄也不是什么猴妖。”
  少女皱起鼻头凶道:“胡说!我都看见了,满身都是猴毛,还有猴尾巴!不是猴妖是什么?我有很多猴子朋友,见多了,你别想骗我!”
  江舟见她模样,心中暗笑。
  得,都被忽悠得开始把自己底子也交出来了。
  原来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妖精。
  面上神色不显,继续道:“那便是你孤陋寡闻了,”
  “你可知,周天之内有十类,为天地人神鬼五仙,蠃鳞毛羽介五虫?”
  “(•ิ_•ิ)?”
  妖女摇摇头。
  “唉,罢了,以你的见识,说了也不懂。”
  江舟见她眼中杀气一闪而过,心中一凛。
  得意过头了,忘了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
  连忙转移:“你只需知道,这周天十类,尽可囊括三界众生之属,却有混世四猴,不在这十类中,我那师兄,便是四猴之一的灵明石猴,乃天生地养,灵石所生,确非什么猴妖。”
  “莫说入得门中,我师门之中,只有我猴哥能得恩师真传,其他人,是万万听不得的,姑娘你想要探听恩师的大法,让恩师切断了昊天境,倒把我也连累了。”
秀丽的脸庞露出狐疑不在九天不在九幽也不在人间哪里有这样的地方你该不会是在胡说八道糊弄姑奶奶吧你倒说说你的师门是哪家哪派若有一个字不实我我一定要你好看她本想说些狠话不过想到刚才法宝中的老道若对方没有蒙骗她这般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神仙人物即便是她身后之人也不敢开罪了何况是她伤这等人物的弟子纵然她再无法无天也没这胆子不过那些大道妙理假不了这个人类的身份却还是存疑算了就吓吓他好了若是扯谎一定骗不过姑奶奶我她想着能恐吓江舟露出破绽那她就能毫无顾忌地动手我的师门你且听好了江舟淡淡一笑悠然道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忽又朝西方拱手作揖满含崇敬高声诵道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江舟站直身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看着妖女菩提老祖便是恩师讳号姑娘可曾听过心里却在暗暗祈祷老祖啊老祖如果您老人家真的有灵的话千万别怪罪发发慈悲借个名号救弟子一命吧妖女你在说什么不明白但是听起来好厉害她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一天之内听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天地大秘我只是一个五品小妖有点承受不住啊江舟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心中暗喜好已经既然到了这地步那索性就豁出去了忽悠往死了忽悠神色不动若有所指道姑娘刚才恩师所霁都是我师门中的高深妙法门中也只我悟空师兄一人得传连我都听不得你该不会还想探听吧谁谁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妖女顿时像是被踩着尾巴一样跳起来一样是觉得没面子二来是探听这样恐怖的大道真法那位疑似能与天同寿的老道人岂能不知若是计较起来还有她活路吗妖女一双明眸闪烁不定吞吞吐吐地转移话题那个你说的师兄是那个猴妖这样的神仙洞府竟然也收容异类江舟面露自豪恩师他老人家何等胸怀境界天地乾坤皆能容向来有教无类再说了我那悟空师兄也不是什么猴妖少女皱起鼻头凶道胡说我都看见了满身都是猴毛还有猴尾巴不是猴妖是什么我有很多猴子朋友见多了你别想骗我江舟见她模样心中暗笑得都被忽悠得开始把自己底子也交出来了原来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妖精面上神色不显继续道那便是你孤陋寡闻了你可知周天之内有十类为天地人神鬼五仙蠃鳞毛羽介五虫妖女摇摇头唉罢了以你的见识说了也不懂江舟见她眼中杀气一闪而过心中一凛得意过头了忘了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妖女连忙转移你只需知道这周天十类尽可囊括三界众生之属却有混世四猴不在这十类中我那师兄便是四猴之一的灵明石猴乃天生地养灵石所生确非什么猴妖莫说入得门中我师门之中只有我猴哥能得恩师真传其他人是万万听不得的姑娘你想要探听恩师的大法让恩师切断了昊天境倒把我也连累了秀丽脸庞露出狐疑:“在九天在九幽也在间?哪里有样地方?”
  “该会在胡说八道糊弄姑奶奶?倒说说师门哪家哪派?若有字实……定要看!”
  她本想说些狠话过想到刚才“法宝”中老道若对方没有蒙骗她般可思议、可言说神仙物即便她身后之也敢开罪何况她?
  伤等物弟子纵然她再无法无天也没胆子。
  过那些大道妙理假类身份却还存疑。
  算就吓吓若扯谎定骗过姑奶奶!
  她想着能恐吓江舟露出破绽那她就能毫无顾忌地动手。
  “师门?且听。”
  江舟淡淡笑悠然道:“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忽又朝西方拱手作揖满含崇敬高声诵道:“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江舟站直身来副高深莫测模样看着妖女:“菩提老祖便恩师讳号姑娘可曾听过?”
  心里却在暗暗祈祷:老祖啊老祖如果您老家真有灵话千万别怪罪发发慈悲借名号救弟子命!
  妖女:“(◎_◎;)……”
  在说什么?明白但听起来厉害……
  她只觉得脑子晕乎乎。
  天之内听到太多可思议天地大秘。
  只五品小妖有点承受住啊……
  江舟将她神情尽收眼底心中暗喜。
  已经既然到地步那索性就豁出去。
  忽悠往死忽悠!
  神色动若有所指道:“姑娘刚才恩师所霁都师门中高深妙法门中也只悟空师兄得传连都听得该会还想探听?”
  “谁、谁说!那样?”
  妖女顿时像被踩着尾巴样跳起来。
  样觉得没面子二来探听样恐怖大道真法那位疑似能与天同寿老道岂能知?若计较起来还有她活路?
  妖女双明眸闪烁定吞吞吐吐地转移话题:“那说师兄那猴妖?样神仙洞府竟然也收容异类?”
  江舟面露自豪:“恩师老家何等胸怀境界?天地乾坤皆能容向来有教无类再说那悟空师兄也什么猴妖。”
  少女皱起鼻头凶道:“胡说!都看见满身都猴毛还有猴尾巴!猴妖什么?有很多猴子朋友见多别想骗!”
  江舟见她模样心中暗笑。
  得都被忽悠得开始把自己底子也交出来。
  原来没见过世面小妖精。
  面上神色显继续道:“那便孤陋寡闻”
  “可知周天之内有十类为天地神鬼五仙蠃鳞毛羽介五虫?”
  “(•ิ_•ิ)?”
  妖女摇摇头。
  “唉罢以见识说也懂。”
  江舟见她眼中杀气闪而过心中凛。
  得意过头忘杀眨眼妖女!
  连忙转移:“只需知道周天十类尽可囊括三界众生之属却有混世四猴在十类中那师兄便四猴之灵明石猴乃天生地养灵石所生确非什么猴妖。”
  “莫说入得门中师门之中只有猴哥能得恩师真传其万万听得姑娘想要探听恩师大法让恩师切断昊天境倒把也连累。”
秀丽的脸庞露出狐疑:“不在九天,不在九幽,也不在人间?哪里有这样的地方?”
  “你该不会是在胡说八道,糊弄姑奶奶吧?你倒说说,你的师门是哪家哪派?若有一个字不实,我……我一定要你好看!”
  她本想说些狠话,不过想到刚才“法宝”中的老道,若对方没有蒙骗她,这般不可思议、不可言说的神仙人物,即便是她身后之人,也不敢开罪了,何况是她?
  伤这等人物的弟子,纵然她再无法无天,也没这胆子。
  不过那些大道妙理假不了,这个人类的身份却还是存疑。
  算了,就吓吓他好了,若是扯谎,一定骗不过姑奶奶我!
  她想着能恐吓江舟露出破绽,那她就能毫无顾忌地动手。
  “我的师门?你且听好了。”
  江舟淡淡一笑,悠然道:“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忽又朝西方拱手作揖,满含崇敬,高声诵道:“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江舟站直身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看着妖女:“菩提老祖便是恩师讳号,姑娘可曾听过?”
  心里却在暗暗祈祷:老祖啊老祖,如果您老人家真的有灵的话,千万别怪罪,发发慈悲,借个名号,救弟子一命吧!
  妖女:“(◎_◎;)……”
  你在说什么?不明白,但是听起来好厉害……
  她只觉得脑子晕乎乎的。
  一天之内,听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天地大秘。
  我只是一个五品小妖,有点承受不住啊……
  江舟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心中暗喜。
  好,已经既然到了这地步,那索性就豁出去了。
  忽悠,往死了忽悠!
  神色不动,若有所指道:“姑娘,刚才恩师所霁,都是我师门中的高深妙法,门中也只我悟空师兄一人得传,连我都听不得,你该不会还想探听吧?”
  “谁、谁说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妖女顿时像是被踩着尾巴一样跳起来。
  一样是觉得没面子,二来是探听这样恐怖的大道真法,那位疑似能与天同寿的老道人岂能不知?若是计较起来,还有她活路吗?
  妖女一双明眸闪烁不定,吞吞吐吐地转移话题:“那个,你说的师兄,是那个猴妖?这样的神仙洞府,竟然也收容异类?”
  江舟面露自豪:“恩师他老人家何等胸怀境界?天地乾坤皆能容,向来有教无类,再说了,我那悟空师兄也不是什么猴妖。”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