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皇商

下载免费读
蝉鸣渐歇,暑意渐褪。
  傅大官于酉时醒来,脚下有些虚浮,脑子倒是清晰。
  他下得楼来,远远向董书兰抱拳作揖,“傅某贪杯,请小姐原谅。”
  董书兰一笑,回道:“傅家主可是折煞小女子了,小女子留于此间,倒是多有打扰。”
  三人围坐,傅小官自作主张将晚饭放在了凉亭里,他觉得这里有夜风,可听溪水,相比于饭厅,这里更为随意一些。
  对此董书兰倒是不以为意,她并不觉得傅小官不懂礼数,反而认为这样的环境更适合谈谈皇商的事情。
  酒自然没有再喝,傅大官没什么胃口,董书兰的饭量本就不大,傅小官当然没有客气,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他真的需要补充营养,所以一桌子饭菜差不多一半是被他消灭的。
  收去碗盏,傅小官煮茶,傅大官出去了一趟,没多久又回来。
  “如我所料不错,三大粮商的家主,这是给了傅家主某种信息……请恕小女子开门见山了,傅家主,皇商之利你理应知晓,那么,说说你的想法。”
  此刻的董书兰与下午时分截然不同。
  她未曾带上面纱,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言语间已经有了一些重量。
  “小姐聪慧。”傅大官也没有打迷糊眼,喝了一口茶,又道:“他们的本意是选出一位代表,就是杨记,由杨记与小姐签订合约,三家共谋此生意,如何?”
  “我这边自然没有问题,只是价格……”
  傅大官长吁了一口气,苦笑道:“价格……他们倒是干脆,委托我来处理。”
  “那傅家主给我个什么价?”
  “这事儿把我给绕进去了,我来出价,那么我给他们的价也肯定得降低,这生意,真的不划算啊。”
  董书兰抿嘴一笑,傅大官这是吃力不讨好,所以她说道:“我是理解傅家主的……下午与傅公子有些交流,你看这样如何?如若我们生意能够谈妥,待我回京禀报长公主殿下,为你傅家另开一路……比如这西山琼浆,如果傅公子后续的产品真有新意,我也能帮个手,纳入皇室采购。”
  事实上皇商就是个名号,比如粮商,皇室每年会征召巨量的粮食,这些粮食或存入国库以度荒年,或供给前线的军武。
  这些粮食的采购价格是很低的,至少比市面低一成。
蝉鸣渐歇,暑意渐褪。
  傅大官于酉时醒来,脚下有些虚浮,脑子倒是清晰。
  他下得楼来,远远向董书兰抱拳作揖,“傅某贪杯,请小姐原谅。”
  董书兰一笑,回道:“傅家主可是折煞小女子了,小女子留于此间,倒是多有打扰。”
  三人围坐,傅小官自作主张将晚饭放在了凉亭里,他觉得这里有夜风,可听溪水,相比于饭厅,这里更为随意一些。
  对此董书兰倒是不以为意,她并不觉得傅小官不懂礼数,反而认为这样的环境更适合谈谈皇商的事情。
  酒自然没有再喝,傅大官没什么胃口,董书兰的饭量本就不大,傅小官当然没有客气,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他真的需要补充营养,所以一桌子饭菜差不多一半是被他消灭的。
  收去碗盏,傅小官煮茶,傅大官出去了一趟,没多久又回来。
  “如我所料不错,三大粮商的家主,这是给了傅家主某种信息……请恕小女子开门见山了,傅家主,皇商之利你理应知晓,那么,说说你的想法。”
  此刻的董书兰与下午时分截然不同。
  她未曾带上面纱,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言语间已经有了一些重量。
  “小姐聪慧。”傅大官也没有打迷糊眼,喝了一口茶,又道:“他们的本意是选出一位代表,就是杨记,由杨记与小姐签订合约,三家共谋此生意,如何?”
  “我这边自然没有问题,只是价格……”
  傅大官长吁了一口气,苦笑道:“价格……他们倒是干脆,委托我来处理。”
  “那傅家主给我个什么价?”
  “这事儿把我给绕进去了,我来出价,那么我给他们的价也肯定得降低,这生意,真的不划算啊。”
  董书兰抿嘴一笑,傅大官这是吃力不讨好,所以她说道:“我是理解傅家主的……下午与傅公子有些交流,你看这样如何?如若我们生意能够谈妥,待我回京禀报长公主殿下,为你傅家另开一路……比如这西山琼浆,如果傅公子后续的产品真有新意,我也能帮个手,纳入皇室采购。”
  事实上皇商就是个名号,比如粮商,皇室每年会征召巨量的粮食,这些粮食或存入国库以度荒年,或供给前线的军武。
  这些粮食的采购价格是很低的,至少比市面低一成。
  但皇商有个特权,如果有拿的出手的好东西,皇室是愿意平价甚至高价收购的,而且有皇室采购的背书,对于商家而言,这便是一面金字招牌,也是家族之荣耀。
  所以傅大官一听董书兰的这番话,心里就打起了小算盘。
  “你看……我家就临江一地主,家里除了粮食也没别的,至于我儿所酿之西山琼浆,不瞒小姐,这玩意儿出酒率极低,成功率也极低。所以就算供给皇室,量也起不来,不过此酒能进皇家,我傅家也与有荣焉……小姐你就直说,临江之皇粮,意欲几何?”
  董书兰伸出了三个手指头,“低于市价三成!”
  傅大官正要说话,董书兰却又道:“且慢,你听我讲来。”
  “江北之地之粮价比之江南高出了一成,比之中原腹地高出了两成,江南乃富庶之地,粮价反而比江北便宜,中原之粮,稻米与江南江北不可比这我了解,故皇室于中原之地主征小麦。”
  “而江北之地自齐州而上至密州,这临江之粮价又贵了一成,所以……傅家主,我说降三成,并不为过。”
  傅小官并不了解此中行情,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这小妞挺厉害的。
  如此看来,她此行临江倒是做足了功夫,且看老爹如何应对。
  傅大官频频点头,“你说的确实没错,但是,董小姐恐怕有两点不太了解。”
  “其一,临江粮食产量比之其余州县略低。”
  “其二,临江的地价却比其余州县略高。”
  “原因颇多,临江地势多丘陵,山地多而良田少,不易耕种。但偏偏临江所居人口却多……据去岁临江州府统计,临江州共有人口六十七万四千八百五十二,临江城所居者三十三万六千七百一十一。我们再看看密州,密州占有广阔的沃野,但密州人口却只有五十八万余。再算各州所有田地,临江有田十三万亩,每一亩田要养活至少六人。而密州有田二十万亩,每亩田仅需养活不过三人。”
  “所以临江粮食会略贵,其实小姐不知道,我临江所产之粮并不足以供给本州,尚且要去其余各州买粮。”
  “如果临江出现粮食皇商,那么临江的粮食缺口会更大,就必须从各地买更多的粮,而临江的粮价便还要上涨……临江,是不是少一些配额?”
蝉鸣渐歇暑意渐褪。
  傅大官于酉时醒来脚下有些虚浮脑子倒清晰。
  下得楼来远远向董书兰抱拳作揖“傅某贪杯请小姐原谅。”
  董书兰笑回道:“傅家主可折煞小女子小女子留于此间倒多有打扰。”
  三围坐傅小官自作主张将晚饭放在凉亭里觉得里有夜风可听溪水相比于饭厅里更为随意些。
  对此董书兰倒以为意她并觉得傅小官懂礼数反而认为样环境更适合谈谈皇商事情。
  酒自然没有再喝傅大官没什么胃口董书兰饭量本就大傅小官当然没有客气年纪正长身体时候再加上真需要补充营养所以桌子饭菜差多半被消灭。
  收去碗盏傅小官煮茶傅大官出去趟没多久又回来。
  “如所料错三大粮商家主给傅家主某种信息……请恕小女子开门见山傅家主皇商之利理应知晓那么说说想法。”
  此刻董书兰与下午时分截然同。
  她未曾带上面纱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言语间已经有些重量。
  “小姐聪慧。”傅大官也没有打迷糊眼喝口茶又道:“们本意选出位代表就杨记由杨记与小姐签订合约三家共谋此生意如何?”
  “边自然没有问题只价格……”
  傅大官长吁口气苦笑道:“价格……们倒干脆委托来处理。”
  “那傅家主给什么价?”
  “事儿把给绕进去来出价那么给们价也肯定得降低生意真划算啊。”
  董书兰抿嘴笑傅大官吃力讨所以她说道:“理解傅家主……下午与傅公子有些交流看样如何?如若们生意能够谈妥待回京禀报长公主殿下为傅家另开路……比如西山琼浆如果傅公子后续产品真有新意也能帮手纳入皇室采购。”
  事实上皇商就名号比如粮商皇室每年会征召巨量粮食些粮食或存入国库以度荒年或供给前线军武。
  些粮食采购价格很低至少比市面低成。
  但皇商有特权如果有拿出手东西皇室愿意平价甚至高价收购而且有皇室采购背书对于商家而言便面金字招牌也家族之荣耀。
  所以傅大官听董书兰番话心里就打起小算盘。
  “看……家就临江地主家里除粮食也没别至于儿所酿之西山琼浆瞒小姐玩意儿出酒率极低成功率也极低。所以就算供给皇室量也起来过此酒能进皇家傅家也与有荣焉……小姐就直说临江之皇粮意欲几何?”
  董书兰伸出三手指头“低于市价三成!”
  傅大官正要说话董书兰却又道:“且慢听讲来。”
  “江北之地之粮价比之江南高出成比之中原腹地高出两成江南乃富庶之地粮价反而比江北便宜中原之粮稻米与江南江北可比解故皇室于中原之地主征小麦。”
  “而江北之地自齐州而上至密州临江之粮价又贵成所以……傅家主说降三成并为过。”
  傅小官并解此中行情但却得承认小妞挺厉害。
  如此看来她此行临江倒做足功夫且看老爹如何应对。
  傅大官频频点头“说确实没错但董小姐恐怕有两点太解。”
  “其临江粮食产量比之其余州县略低。”
  “其二临江地价却比其余州县略高。”
  “原因颇多临江地势多丘陵山地多而良田少易耕种。但偏偏临江所居口却多……据去岁临江州府统计临江州共有口六十七万四千八百五十二临江城所居者三十三万六千七百十。们再看看密州密州占有广阔沃野但密州口却只有五十八万余。再算各州所有田地临江有田十三万亩每亩田要养活至少六。而密州有田二十万亩每亩田仅需养活过三。”
  “所以临江粮食会略贵其实小姐知道临江所产之粮并足以供给本州尚且要去其余各州买粮。”
  “如果临江出现粮食皇商那么临江粮食缺口会更大就必须从各地买更多粮而临江粮价便还要上涨……临江少些配额?”
蝉鸣渐歇,暑意渐褪。
  傅大官于酉时醒来,脚下有些虚浮,脑子倒是清晰。
  他下得楼来,远远向董书兰抱拳作揖,“傅某贪杯,请小姐原谅。”
  董书兰一笑,回道:“傅家主可是折煞小女子了,小女子留于此间,倒是多有打扰。”
  三人围坐,傅小官自作主张将晚饭放在了凉亭里,他觉得这里有夜风,可听溪水,相比于饭厅,这里更为随意一些。
  对此董书兰倒是不以为意,她并不觉得傅小官不懂礼数,反而认为这样的环境更适合谈谈皇商的事情。
  酒自然没有再喝,傅大官没什么胃口,董书兰的饭量本就不大,傅小官当然没有客气,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他真的需要补充营养,所以一桌子饭菜差不多一半是被他消灭的。
  收去碗盏,傅小官煮茶,傅大官出去了一趟,没多久又回来。
  “如我所料不错,三大粮商的家主,这是给了傅家主某种信息……请恕小女子开门见山了,傅家主,皇商之利你理应知晓,那么,说说你的想法。”
  此刻的董书兰与下午时分截然不同。
  她未曾带上面纱,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言语间已经有了一些重量。
  “小姐聪慧。”傅大官也没有打迷糊眼,喝了一口茶,又道:“他们的本意是选出一位代表,就是杨记,由杨记与小姐签订合约,三家共谋此生意,如何?”
  “我这边自然没有问题,只是价格……”
  傅大官长吁了一口气,苦笑道:“价格……他们倒是干脆,委托我来处理。”
  “那傅家主给我个什么价?”
  “这事儿把我给绕进去了,我来出价,那么我给他们的价也肯定得降低,这生意,真的不划算啊。”
  董书兰抿嘴一笑,傅大官这是吃力不讨好,所以她说道:“我是理解傅家主的……下午与傅公子有些交流,你看这样如何?如若我们生意能够谈妥,待我回京禀报长公主殿下,为你傅家另开一路……比如这西山琼浆,如果傅公子后续的产品真有新意,我也能帮个手,纳入皇室采购。”
  事实上皇商就是个名号,比如粮商,皇室每年会征召巨量的粮食,这些粮食或存入国库以度荒年,或供给前线的军武。
  这些粮食的采购价格是很低的,至少比市面低一成。
  但皇商有个特权,如果有拿的出手的好东西,皇室是愿意平价甚至高价收购的,而且有皇室采购的背书,对于商家而言,这便是一面金字招牌,也是家族之荣耀。
  所以傅大官一听董书兰的这番话,心里就打起了小算盘。
  “你看……我家就临江一地主,家里除了粮食也没别的,至于我儿所酿之西山琼浆,不瞒小姐,这玩意儿出酒率极低,成功率也极低。所以就算供给皇室,量也起不来,不过此酒能进皇家,我傅家也与有荣焉……小姐你就直说,临江之皇粮,意欲几何?”
  董书兰伸出了三个手指头,“低于市价三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