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跟我走吧

下载免费读
翌日,傅小官依旧早起。
  他活动了一下身子,在内院打了两遍军体拳,然后去了外院,开始绕着偌大的内院慢跑起来。
  有护院见了他,明白了这少年的身份,觉得有些诧异。
  于是落在傅小官身上的视线有些多,他浑然不觉,跑自己的步,让别人看去。
  如此这般他跑到了院子后面,便看见了一处练武场。
  练武场四方开阔,有刀枪剑戟立于两边的架子上,而傅小官的视线落在了场中一男子的身上,他在这停下了脚步。
  那男子二十多岁,身穿一身黑色劲装,手里提着一把长刀。
  跨步收肩提臂挥刀,那一瞬间男子动若脱兔,手里的刀仿佛也活了过来,便见银芒闪烁,而天光尽碎。
  傅小官认真的看着,那男子似乎感觉到了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便见他的双脚一点,身体凌空而起,在空中一个侧旋,刀随身走,呼啦一下一刀劈来。
  百米距离,那人已至,那刀也至。
  当头一刀斩下,刀风吹乱了傅小官的发。
  傅小官一颗心陡然悬起,但他却没有动。
  那人落地,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握刀,刀依然在傅小官的头上一尺距离。
  “为何不躲?”
  “没有杀意,无须去躲。”
  男子似乎没有料到这样的回答,他眉间微动,收刀,负于身后的左手移到了身前,手里握着一壶酒。
  他仰头喝了一口,挥了挥手,“胆识不错,但见识不够,真正的高手杀人是没有杀意的,去吧。”
  傅小官没有走,问道:“白玉莲?”
  男子侧脸,看了一眼傅小官,点了点头。
  “酒给我尝尝。”
  白玉莲将酒壶递了过去,傅小官接过仰头喝了一口,眉头皱起,问道:“这么淡?”
  白玉莲愣了一下,“天下酒都这个味道,当然红袖招的添香酒稍浓郁一点,此外你家的酒算是很不错了。”
  傅小官将酒壶还给了白玉莲,如此看来,这世界还没有高度酒。
  “此后,你跟我走。”
  傅小官说完这句话转身,小跑。
  白玉莲笑了起来,“我不是傅府的家奴。”
  傅小官没有留步,他道:“此酒无味,跟我走,有烈酒!”
  “当真?”
  “当真!”
  这就是傅小官与白玉莲的第一次见面,简单而直接。
  傅小官相中了白玉莲的武功,白玉莲相信了傅小官会有烈酒。
  ……
  这一天傅大官没有带傅小官出去,而是去了位于西山别院南边的酒坊。
  酒坊并不大,但晾堂不小。
  这是这个时代标准的酒坊,靠墙处是一排五口土灶,土灶上放着大大的木甑,另一边放着一溜瓦缸,瓦缸里盛满了半熟的粮食。
  虽是清晨,但酒坊已经开工,炉火已经升起,木甑上有云白色雾气,数十小工正在此间忙碌,而五个师傅在各自调配着酒曲。
  傅小官花了一个时辰看过了一应流程,转身走了出去。
  “酒坊谁负责?”
  “刘师傅。”管家张策应道。
  “回内院,带刘师傅来见我。”
  傅小官说的很随意,但看在傅大官的眼里,儿子这番话却令他极其欣慰。
  淡定从容,却有上位者的气势。
  而听在张策的耳里,却是不容辩驳推卸的命令。
  张策是西山别院的老管家了,每年都会去临江主院三两次,对于傅小官他自然是熟悉的,这一刻却感觉陌生起来。
  看着傅小官离开的背影,他才忽然想到自己居然没有问问家主的意思。
  如此看来,少爷受那打击之后会变傻的言语……分明是假的。
  少爷要见刘师傅他想干啥?
  难不成他还会酿酒?
  张策哑然一笑,摇了摇头。
  父子俩来到内院凉亭里坐下,春秀送来茶水安静的站在傅小官的身后。
  傅大官端起茶盏吹了吹,笑道:“酿酒这种事情,交给下人们去做就好了,这不是我们家的主业,随便他们弄弄,你学来并无大用。”
  “不是,这酿酒之法可以改良,并不复杂。”傅小官转头对春秀说道:“去帮我拿来纸和笔。”
  他接着又道:“现在这个方法酿出来的酒度数太低,不好喝。”
  “度数……是什么?”
  “哦,就是味道寡淡了一些,我试试能不能让它更香浓。”
翌日傅小官依旧早起他活动了一下身子在内院打了两遍军体拳然后去了外院开始绕着偌大的内院慢跑起来有护院见了他明白了这少年的身份觉得有些诧异于是落在傅小官身上的视线有些多他浑然不觉跑自己的步让别人看去如此这般他跑到了院子后面便看见了一处练武场练武场四方开阔有刀枪剑戟立于两边的架子上而傅小官的视线落在了场中一男子的身上他在这停下了脚步那男子二十多岁身穿一身黑色劲装手里提着一把长刀跨步收肩提臂挥刀那一瞬间男子动若脱兔手里的刀仿佛也活了过来便见银芒闪烁而天光尽碎傅小官认真的看着那男子似乎感觉到了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便见他的双脚一点身体凌空而起在空中一个侧旋刀随身走呼啦一下一刀劈来百米距离那人已至那刀也至当头一刀斩下刀风吹乱了傅小官的发傅小官一颗心陡然悬起但他却没有动那人落地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握刀刀依然在傅小官的头上一尺距离为何不躲没有杀意无须去躲男子似乎没有料到这样的回答他眉间微动收刀负于身后的左手移到了身前手里握着一壶酒他仰头喝了一口挥了挥手胆识不错但见识不够真正的高手杀人是没有杀意的去吧傅小官没有走问道白玉莲男子侧脸看了一眼傅小官点了点头酒给我尝尝白玉莲将酒壶递了过去傅小官接过仰头喝了一口眉头皱起问道这么淡白玉莲愣了一下天下酒都这个味道当然红袖招的添香酒稍浓郁一点此外你家的酒算是很不错了傅小官将酒壶还给了白玉莲如此看来这世界还没有高度酒此后你跟我走傅小官说完这句话转身小跑白玉莲笑了起来我不是傅府的家奴傅小官没有留步他道此酒无味跟我走有烈酒当真当真这就是傅小官与白玉莲的第一次见面简单而直接傅小官相中了白玉莲的武功白玉莲相信了傅小官会有烈酒这一天傅大官没有带傅小官出去而是去了位于西山别院南边的酒坊酒坊并不大但晾堂不小这是这个时代标准的酒坊靠墙处是一排五口土灶土灶上放着大大的木甑另一边放着一溜瓦缸瓦缸里盛满了半熟的粮食虽是清晨但酒坊已经开工炉火已经升起木甑上有云白色雾气数十小工正在此间忙碌而五个师傅在各自调配着酒曲傅小官花了一个时辰看过了一应流程转身走了出去酒坊谁负责刘师傅管家张策应道回内院带刘师傅来见我傅小官说的很随意但看在傅大官的眼里儿子这番话却令他极其欣慰淡定从容却有上位者的气势而听在张策的耳里却是不容辩驳推卸的命令张策是西山别院的老管家了每年都会去临江主院三两次对于傅小官他自然是熟悉的这一刻却感觉陌生起来看着傅小官离开的背影他才忽然想到自己居然没有问问家主的意思如此看来少爷受那打击之后会变傻的言语分明是假的少爷要见刘师傅他想干啥难不成他还会酿酒张策哑然一笑摇了摇头父子俩来到内院凉亭里坐下春秀送来茶水安静的站在傅小官的身后傅大官端起茶盏吹了吹笑道酿酒这种事情交给下人们去做就好了这不是我们家的主业随便他们弄弄你学来并无大用不是这酿酒之法可以改良并不复杂傅小官转头对春秀说道去帮我拿来纸和笔他接着又道现在这个方法酿出来的酒度数太低不好喝度数是什么哦就是味道寡淡了一些我试试能不能让它更香浓你哪学来这个东西傅大官惊讶的问道没学啊看着那酒坊脑子里就忽然冒出了一些东西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终归是要试试春秀磨墨傅小官执笔才发现毛笔这个玩意儿他真的不习惯翌日傅小官依旧早起。
  活动下身子在内院打两遍军体拳然后去外院开始绕着偌大内院慢跑起来。
  有护院见明白少年身份觉得有些诧异。
  于落在傅小官身上视线有些多浑然觉跑自己步让别看去。
  如此般跑到院子后面便看见处练武场。
  练武场四方开阔有刀枪剑戟立于两边架子上而傅小官视线落在场中男子身上在停下脚步。
  那男子二十多岁身穿身黑色劲装手里提着把长刀。
  跨步收肩提臂挥刀那瞬间男子动若脱兔手里刀仿佛也活过来便见银芒闪烁而天光尽碎。
  傅小官认真看着那男子似乎感觉到落在身上视线便见双脚点身体凌空而起在空中侧旋刀随身走呼啦下刀劈来。
  百米距离那已至那刀也至。
  当头刀斩下刀风吹乱傅小官发。
  傅小官颗心陡然悬起但却没有动。
  那落地手负于身后手握刀刀依然在傅小官头上尺距离。
  “为何躲?”
  “没有杀意无须去躲。”
  男子似乎没有料到样回答眉间微动收刀负于身后左手移到身前手里握着壶酒。
  仰头喝口挥挥手“胆识错但见识够真正高手杀没有杀意去。”
  傅小官没有走问道:“白玉莲?”
  男子侧脸看眼傅小官点点头。
  “酒给尝尝。”
  白玉莲将酒壶递过去傅小官接过仰头喝口眉头皱起问道:“么淡?”
  白玉莲愣下“天下酒都味道当然红袖招添香酒稍浓郁点此外家酒算很错。”
  傅小官将酒壶还给白玉莲如此看来世界还没有高度酒。
  “此后跟走。”
  傅小官说完句话转身小跑。
  白玉莲笑起来“傅府家奴。”
  傅小官没有留步道:“此酒无味跟走有烈酒!”
  “当真?”
  “当真!”
  就傅小官与白玉莲第次见面简单而直接。
  傅小官相中白玉莲武功白玉莲相信傅小官会有烈酒。
  ……
  天傅大官没有带傅小官出去而去位于西山别院南边酒坊。
  酒坊并大但晾堂小。
  时代标准酒坊靠墙处排五口土灶土灶上放着大大木甑另边放着溜瓦缸瓦缸里盛满半熟粮食。
  虽清晨但酒坊已经开工炉火已经升起木甑上有云白色雾气数十小工正在此间忙碌而五师傅在各自调配着酒曲。
  傅小官花时辰看过应流程转身走出去。
  “酒坊谁负责?”
  “刘师傅。”管家张策应道。
  “回内院带刘师傅来见。”
  傅小官说很随意但看在傅大官眼里儿子番话却令极其欣慰。
  淡定从容却有上位者气势。
  而听在张策耳里却容辩驳推卸命令。
  张策西山别院老管家每年都会去临江主院三两次对于傅小官自然熟悉刻却感觉陌生起来。
  看着傅小官离开背影才忽然想到自己居然没有问问家主意思。
  如此看来少爷受那打击之后会变傻言语……分明假。
  少爷要见刘师傅想干啥?
  难成还会酿酒?
  张策哑然笑摇摇头。
  父子俩来到内院凉亭里坐下春秀送来茶水安静站在傅小官身后。
  傅大官端起茶盏吹吹笑道:“酿酒种事情交给下们去做就们家主业随便们弄弄学来并无大用。”
  “酿酒之法可以改良并复杂。”傅小官转头对春秀说道:“去帮拿来纸和笔。”
  接着又道:“现在方法酿出来酒度数太低喝。”
  “度数……什么?”
  “哦就味道寡淡些试试能能让它更香浓。”
  “哪学来东西?”傅大官惊讶问道。
  “没学啊看着那酒坊脑子里就忽然冒出些东西也知道能能成终归要试试。”
  春秀磨墨傅小官执笔才发现毛笔玩意儿真习惯。
翌日,傅小官依旧早起。
  他活动了一下身子,在内院打了两遍军体拳,然后去了外院,开始绕着偌大的内院慢跑起来。
  有护院见了他,明白了这少年的身份,觉得有些诧异。
  于是落在傅小官身上的视线有些多,他浑然不觉,跑自己的步,让别人看去。
  如此这般他跑到了院子后面,便看见了一处练武场。
  练武场四方开阔,有刀枪剑戟立于两边的架子上,而傅小官的视线落在了场中一男子的身上,他在这停下了脚步。
  那男子二十多岁,身穿一身黑色劲装,手里提着一把长刀。
  跨步收肩提臂挥刀,那一瞬间男子动若脱兔,手里的刀仿佛也活了过来,便见银芒闪烁,而天光尽碎。
  傅小官认真的看着,那男子似乎感觉到了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便见他的双脚一点,身体凌空而起,在空中一个侧旋,刀随身走,呼啦一下一刀劈来。
  百米距离,那人已至,那刀也至。
  当头一刀斩下,刀风吹乱了傅小官的发。
  傅小官一颗心陡然悬起,但他却没有动。
  那人落地,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握刀,刀依然在傅小官的头上一尺距离。
  “为何不躲?”
  “没有杀意,无须去躲。”
  男子似乎没有料到这样的回答,他眉间微动,收刀,负于身后的左手移到了身前,手里握着一壶酒。
  他仰头喝了一口,挥了挥手,“胆识不错,但见识不够,真正的高手杀人是没有杀意的,去吧。”
  傅小官没有走,问道:“白玉莲?”
  男子侧脸,看了一眼傅小官,点了点头。
  “酒给我尝尝。”
  白玉莲将酒壶递了过去,傅小官接过仰头喝了一口,眉头皱起,问道:“这么淡?”
  白玉莲愣了一下,“天下酒都这个味道,当然红袖招的添香酒稍浓郁一点,此外你家的酒算是很不错了。”
  傅小官将酒壶还给了白玉莲,如此看来,这世界还没有高度酒。
  “此后,你跟我走。”
  傅小官说完这句话转身,小跑。
  白玉莲笑了起来,“我不是傅府的家奴。”
  傅小官没有留步,他道:“此酒无味,跟我走,有烈酒!”
  “当真?”
  “当真!”
  这就是傅小官与白玉莲的第一次见面,简单而直接。
  傅小官相中了白玉莲的武功,白玉莲相信了傅小官会有烈酒。
  ……
  这一天傅大官没有带傅小官出去,而是去了位于西山别院南边的酒坊。
  酒坊并不大,但晾堂不小。
  这是这个时代标准的酒坊,靠墙处是一排五口土灶,土灶上放着大大的木甑,另一边放着一溜瓦缸,瓦缸里盛满了半熟的粮食。
  虽是清晨,但酒坊已经开工,炉火已经升起,木甑上有云白色雾气,数十小工正在此间忙碌,而五个师傅在各自调配着酒曲。
  傅小官花了一个时辰看过了一应流程,转身走了出去。
  “酒坊谁负责?”
  “刘师傅。”管家张策应道。
  “回内院,带刘师傅来见我。”
  傅小官说的很随意,但看在傅大官的眼里,儿子这番话却令他极其欣慰。
  淡定从容,却有上位者的气势。
  而听在张策的耳里,却是不容辩驳推卸的命令。
  张策是西山别院的老管家了,每年都会去临江主院三两次,对于傅小官他自然是熟悉的,这一刻却感觉陌生起来。
  看着傅小官离开的背影,他才忽然想到自己居然没有问问家主的意思。
  如此看来,少爷受那打击之后会变傻的言语……分明是假的。
  少爷要见刘师傅他想干啥?
  难不成他还会酿酒?
  张策哑然一笑,摇了摇头。
  父子俩来到内院凉亭里坐下,春秀送来茶水安静的站在傅小官的身后。
  傅大官端起茶盏吹了吹,笑道:“酿酒这种事情,交给下人们去做就好了,这不是我们家的主业,随便他们弄弄,你学来并无大用。”
  “不是,这酿酒之法可以改良,并不复杂。”傅小官转头对春秀说道:“去帮我拿来纸和笔。”
  他接着又道:“现在这个方法酿出来的酒度数太低,不好喝。”
  “度数……是什么?”
  “哦,就是味道寡淡了一些,我试试能不能让它更香浓。”
  “你哪学来这个东西?”傅大官惊讶的问道。
  “没学啊,看着那酒坊脑子里就忽然冒出了一些东西,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终归是要试试。”
  春秀磨墨,傅小官执笔,才发现毛笔这个玩意儿他真的不习惯。
翌日吗傅小官依旧早起。
  吗活动吗吗下身子吗在内院打吗两遍军体拳吗然后去吗外院吗开始绕着偌大吗内院慢跑起来。
  有护院见吗吗吗明白吗吗少年吗身份吗觉得有些诧异。
  于吗落在傅小官身上吗视线有些多吗吗浑然吗觉吗跑自己吗步吗让别吗看去。
  如此吗般吗跑到吗院子后面吗便看见吗吗处练武场。
  练武场四方开阔吗有刀枪剑戟立于两边吗架子上吗而傅小官吗视线落在吗场中吗男子吗身上吗吗在吗停下吗脚步。
  那男子二十多岁吗身穿吗身黑色劲装吗手里提着吗把长刀。
  跨步收肩提臂挥刀吗那吗瞬间男子动若脱兔吗手里吗刀仿佛也活吗过来吗便见银芒闪烁吗而天光尽碎。
  傅小官认真吗看着吗那男子似乎感觉到吗落在吗身上吗视线吗便见吗吗双脚吗点吗身体凌空而起吗在空中吗吗侧旋吗刀随身走吗呼啦吗下吗刀劈来。
  百米距离吗那吗已至吗那刀也至。
  当头吗刀斩下吗刀风吹乱吗傅小官吗发。
  傅小官吗颗心陡然悬起吗但吗却没有动。
  那吗落地吗吗手负于身后吗吗手握刀吗刀依然在傅小官吗头上吗尺距离。
  “为何吗躲?”
  “没有杀意吗无须去躲。”
  男子似乎没有料到吗样吗回答吗吗眉间微动吗收刀吗负于身后吗左手移到吗身前吗手里握着吗壶酒。
  吗仰头喝吗吗口吗挥吗挥手吗“胆识吗错吗但见识吗够吗真正吗高手杀吗吗没有杀意吗吗去吗。”
  傅小官没有走吗问道:“白玉莲?”
  男子侧脸吗看吗吗眼傅小官吗点吗点头。
  “酒给吗尝尝。”
  白玉莲将酒壶递吗过去吗傅小官接过仰头喝吗吗口吗眉头皱起吗问道:“吗么淡?”
  白玉莲愣吗吗下吗“天下酒都吗吗味道吗当然红袖招吗添香酒稍浓郁吗点吗此外吗家吗酒算吗很吗错吗。”
  傅小官将酒壶还给吗白玉莲吗如此看来吗吗世界还没有高度酒。
  “此后吗吗跟吗走。”
  傅小官说完吗句话转身吗小跑。
  白玉莲笑吗起来吗“吗吗吗傅府吗家奴。”
  傅小官没有留步吗吗道:“此酒无味吗跟吗走吗有烈酒!”
  “当真?”
  “当真!”
  吗就吗傅小官与白玉莲吗第吗次见面吗简单而直接。
  傅小官相中吗白玉莲吗武功吗白玉莲相信吗傅小官会有烈酒。
  ……
  吗吗天傅大官没有带傅小官出去吗而吗去吗位于西山别院南边吗酒坊。
  酒坊并吗大吗但晾堂吗小。
  吗吗吗吗时代标准吗酒坊吗靠墙处吗吗排五口土灶吗土灶上放着大大吗木甑吗另吗边放着吗溜瓦缸吗瓦缸里盛满吗半熟吗粮食。
  虽吗清晨吗但酒坊已经开工吗炉火已经升起吗木甑上有云白色雾气吗数十小工正在此间忙碌吗而五吗师傅在各自调配着酒曲。
  傅小官花吗吗吗时辰看过吗吗应流程吗转身走吗出去。
  “酒坊谁负责?”
  “刘师傅。”管家张策应道。
  “回内院吗带刘师傅来见吗。”
  傅小官说吗很随意吗但看在傅大官吗眼里吗儿子吗番话却令吗极其欣慰。
  淡定从容吗却有上位者吗气势。
  而听在张策吗耳里吗却吗吗容辩驳推卸吗命令。
  张策吗西山别院吗老管家吗吗每年都会去临江主院三两次吗对于傅小官吗自然吗熟悉吗吗吗吗刻却感觉陌生起来。
  看着傅小官离开吗背影吗吗才忽然想到自己居然没有问问家主吗意思。
  如此看来吗少爷受那打击之后会变傻吗言语……分明吗假吗。
  少爷要见刘师傅吗想干啥?
  难吗成吗还会酿酒?
  张策哑然吗笑吗摇吗摇头。
  父子俩来到内院凉亭里坐下吗春秀送来茶水安静吗站在傅小官吗身后。
  傅大官端起茶盏吹吗吹吗笑道:“酿酒吗种事情吗交给下吗们去做就吗吗吗吗吗吗吗们家吗主业吗随便吗们弄弄吗吗学来并无大用。”
  “吗吗吗吗酿酒之法可以改良吗并吗复杂。”傅小官转头对春秀说道:“去帮吗拿来纸和笔。”
  吗接着又道:“现在吗吗方法酿出来吗酒度数太低吗吗吗喝。”
  “度数……吗什么?”
  “哦吗就吗味道寡淡吗吗些吗吗试试能吗能让它更香浓。”
  “吗哪学来吗吗东西?”傅大官惊讶吗问道。
  “没学啊吗看着那酒坊脑子里就忽然冒出吗吗些东西吗吗也吗知道能吗能成吗终归吗要试试。”
  春秀磨墨吗傅小官执笔吗才发现毛笔吗吗玩意儿吗真吗吗习惯。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