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猎杀时刻

下载免费读
车发动,才刚刚行驶了几百米,卡伦就听到来自后方的些许声响,随即,一条胳膊,绕过了他的脖颈,紧接着,耳畔边,传来带着酒气的呼吸声。
  “夫人,我正在开车。”
  下一刻,
  卡伦感知到自己耳垂被吸入滑腻温热之中,这滋味,略微销魂。
  “夫人,我在开车。”
  卡伦不得不再次提醒,同时放缓了车速。
  “我好蠢~”
  修斯夫人在卡伦耳畔柔声道。
  “夫人,你哪里蠢了。”
  “我是个又丑又不幸又很蠢的女人。”
  “夫人,不要这样说自己。”
  “不是你说我蠢的么?”修斯夫人问道,“在电话里。”
  “我什么时候……”
  卡伦心里忽然一惊。
  “另外,下午在客厅,你和那个警察是不是也在讨论我,我从你的表情和语气里,可是看出了对我满满的不屑。”
  “修斯夫人,不要开这种玩笑。”卡伦一边说着,一边默默地通过后视镜查看自己身后的情况。
  “你对我的艺术能力,表示了不屑,不,你对我整个人,都表示了不屑,卡伦,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你居然是这么看我的。
  你知道么,在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想让你上我的床,我会给予你真正的快乐,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卡伦左手慢慢往下抓方向盘,右脚准备踩向油门。
  一个急停,应该能让身后的她失去重心,自己到时候就能趁着机会下车。
  可是……该死!
  为什么我的习惯这么好,明明罗佳市的警察根本就不会查你是否系着安全带也不会因此扣分,我怎么还习惯性地把安全带系上了!
  “呜呜呜……”
  修斯夫人哭了起来。
  “卡伦,你真的是让我心碎了,我送你的那块表,你居然还不戴。”
  “相信我,修斯夫人,明天开始,那块表将永远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男人的嘴,是不能相信的。”修斯夫人另一只手,从身后缓缓地举起,“不过,我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让你实现你刚刚的话。”
  通过后视镜,卡伦留意着这个动作。
  踩油门,再死踩刹车,同时右手解开安全带,左手开车门,借着惯性挣脱她手臂对自己的束缚,然后整个人向车外先倒哪怕先滚出去。
车发动,才刚刚行驶了几百米,卡伦就听到来自后方的些许声响,随即,一条胳膊,绕过了他的脖颈,紧接着,耳畔边,传来带着酒气的呼吸声。
  “夫人,我正在开车。”
  下一刻,
  卡伦感知到自己耳垂被吸入滑腻温热之中,这滋味,略微销魂。
  “夫人,我在开车。”
  卡伦不得不再次提醒,同时放缓了车速。
  “我好蠢~”
  修斯夫人在卡伦耳畔柔声道。
  “夫人,你哪里蠢了。”
  “我是个又丑又不幸又很蠢的女人。”
  “夫人,不要这样说自己。”
  “不是你说我蠢的么?”修斯夫人问道,“在电话里。”
  “我什么时候……”
  卡伦心里忽然一惊。
  “另外,下午在客厅,你和那个警察是不是也在讨论我,我从你的表情和语气里,可是看出了对我满满的不屑。”
  “修斯夫人,不要开这种玩笑。”卡伦一边说着,一边默默地通过后视镜查看自己身后的情况。
  “你对我的艺术能力,表示了不屑,不,你对我整个人,都表示了不屑,卡伦,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你居然是这么看我的。
  你知道么,在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想让你上我的床,我会给予你真正的快乐,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卡伦左手慢慢往下抓方向盘,右脚准备踩向油门。
  一个急停,应该能让身后的她失去重心,自己到时候就能趁着机会下车。
  可是……该死!
  为什么我的习惯这么好,明明罗佳市的警察根本就不会查你是否系着安全带也不会因此扣分,我怎么还习惯性地把安全带系上了!
  “呜呜呜……”
  修斯夫人哭了起来。
  “卡伦,你真的是让我心碎了,我送你的那块表,你居然还不戴。”
  “相信我,修斯夫人,明天开始,那块表将永远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男人的嘴,是不能相信的。”修斯夫人另一只手,从身后缓缓地举起,“不过,我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让你实现你刚刚的话。”
  通过后视镜,卡伦留意着这个动作。
  踩油门,再死踩刹车,同时右手解开安全带,左手开车门,借着惯性挣脱她手臂对自己的束缚,然后整个人向车外先倒哪怕先滚出去。
  她拿着的应该是刀,至多会被她划开一些口子,受点伤,出点血,问题不大。
  卡伦脑海中快速计划着这一切;
  一直到,他看见,修斯夫人的另一只手中举起来的,
  是,
  一把左轮手枪。
  艹,
  居然是枪!
  下一刻,
  泛着凉意的枪口,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位置。
  卡伦清楚,自己的动作再快,也不会有子弹快。
  先前的一系列设想,卡伦不得不暂时放弃,被刀划拉几下,大概是死不了的,可子弹……
  “夫人,我觉得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你应该用刀;用枪,是没有灵魂的。”
  “我的力气不大,用不了刀,也就只有拿着枪,科尔和老达西,才会在我面前老老实实的。”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见过科尔,他体格很大,老达西虽然年纪大了,但一直当焚烧工,他的身体也很好。
  我不同,
  我相信夫人你如果用刀的话,
  不,
  我们现在就算是徒手打架,我大概也不会是夫人你的对手。”
  “呵呵呵,你真有趣,你看,你到现在还是把我当一个蠢货。”
  “不,夫人,蠢的不是你,是我。”
  这是卡伦现在的真心话,
  前不久才当着警长的面做犯罪心理分析,还笑话人家凶手很蠢;
  然后,自己就开车载着凶手,出发了。
  但有时候,怎么说呢,当对方真的足够蠢,且能蠢破你的预知时,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此时,
  在警局刚刚收到消息的杜克警长也正处于震惊之中。
  一个是她的情人,一个是她的老员工,
  前者刚刚被她包养,后者死在她的火葬社内;
  看可以说只要简单地两份死者的身份资料往跟前一摆,指向性就直接明了了。
  但也正是因为科尔是外市人,调查他的身份以及他在本市的关系网耗费了一些时间,这才给了修斯夫人继续自由活动的空间。
  这凶手,简直无法用愚蠢来形容了,已经近乎是没有脑子的疯子,杀人都不懂得隐藏自己。
  “夫人,能和您商量件事么,我现在开车送您回家,您好好地睡一觉,我们就当刚刚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明天的天气会很好,会有明媚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
  请放心,我这个人很擅长保守秘密。”
  “你现在最好不要随意说话,卡伦,因为你现在所说出口的每一个字,进入我的耳朵后,我所听到的,都是在不停地重复:
  我很蠢,我很蠢,我很蠢!”
  “好的。”
  “我现在需要一个地方,一个安静且不会被打扰的地方,我希望与你,共度良宵。”
  “这是我的荣幸,夫人,您想去哪里?”
  “我已经有些等不及,迫不及待了,尤其是今晚还喝了不少的酒,我觉得我很亢奋。”
  “我也是,夫人。”
  “前面拐弯,去128号,那家不是刚搬家么,正好安静。”
  128号?
  卡伦心里忽然有些……纠结。
  那是一个他每次打车进出,都会特意让司机绕开的区域。
  但同时,在听到修斯夫人选择那个房子时,他心里又默默地舒了口气。
  他是对那栋房子有心理阴影,
  可问题是,
  他现在的局面,已经糟到不能再糟了。
  见鬼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
  但在死亡面前,
  鬼,
  也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一是因为没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了,二则是死了后,你也将变成他们的同类。
  卡伦慢慢地踩下油门,轿车以一种匀速的方式很平稳地拐弯,继续向前一段路后,在128号前面,停了下来。
  修斯夫人先打开了车门,下车,然后用枪口继续指着卡伦:
  “你也下来。”
  “好的,夫人。”
  卡伦下了车。
  “后备箱打开。”
  卡伦走到后头,打开了后备箱,里面放着一个登山包。
  “提起它。”
  卡伦将登山包提起,有点沉,从先前接触的感觉来看,里面放着不少器具。
  “这里面,是您的画笔么?”卡伦问道。
  “是的,曾被你称为庸者的画笔。”
  “如果我知道那位艺术家是夫人您的话,我肯定早就膜拜在你的裙底之下了。”
  “往里走。”
  “好的,夫人。”
  推开院门,卡伦提着包走了进去,修斯夫人紧随其后。
  卡伦脑子里在想,如果此时自己抡起这个登山包向后砸去,是否能将修斯夫人砸倒。
车发动才刚刚行驶几百米卡伦就听到来自后方些许声响随即条胳膊绕过脖颈紧接着耳畔边传来带着酒气呼吸声。
  “夫正在开车。”
  下刻
  卡伦感知到自己耳垂被吸入滑腻温热之中滋味略微销魂。
  “夫在开车。”
  卡伦得再次提醒同时放缓车速。
  “蠢~”
  修斯夫在卡伦耳畔柔声道。
  “夫哪里蠢。”
  “又丑又幸又很蠢女。”
  “夫要样说自己。”
  “说蠢么?”修斯夫问道“在电话里。”
  “什么时候……”
  卡伦心里忽然惊。
  “另外下午在客厅和那警察也在讨论从表情和语气里可看出对满满屑。”
  “修斯夫要开种玩笑。”卡伦边说着边默默地通过后视镜查看自己身后情况。
  “对艺术能力表示屑对整都表示屑卡伦真伤心伤心居然么看。
  知道么在第眼看见时就想让上床会给予真正快乐让成为……真正男。”
  卡伦左手慢慢往下抓方向盘右脚准备踩向油门。
  急停应该能让身后她失去重心自己到时候就能趁着机会下车。
  可……该死!
  为什么习惯么明明罗佳市警察根本就会查否系着安全带也会因此扣分怎么还习惯性地把安全带系上!
  “呜呜呜……”
  修斯夫哭起来。
  “卡伦真让心碎送那块表居然还戴。”
  “相信修斯夫明天开始那块表将永远陪在身边离弃。”
  “男嘴能相信。”修斯夫另只手从身后缓缓地举起“过有另外种方式可以让实现刚刚话。”
  通过后视镜卡伦留意着动作。
  踩油门再死踩刹车同时右手解开安全带左手开车门借着惯性挣脱她手臂对自己束缚然后整向车外先倒哪怕先滚出去。
  她拿着应该刀至多会被她划开些口子受点伤出点血问题大。
  卡伦脑海中快速计划着切;
  直到看见修斯夫另只手中举起来
  
  把左轮手枪。
  艹
  居然枪!
  下刻
  泛着凉意枪口抵在自己太阳穴位置。
  卡伦清楚自己动作再快也会有子弹快。
  先前系列设想卡伦得暂时放弃被刀划拉几下大概死可子弹……
  “夫觉得对于艺术家来说应该用刀;用枪没有灵魂。”
  “力气大用刀也就只有拿着枪科尔和老达西才会在面前老老实实。”
  “和们样见过科尔体格很大老达西虽然年纪大但直当焚烧工身体也很。
  同
  相信夫如果用刀话
  
  们现在就算徒手打架大概也会夫对手。”
  “呵呵呵真有趣看到现在还把当蠢货。”
  “夫蠢。”
  卡伦现在真心话
  前久才当着警长面做犯罪心理分析还笑话家凶手很蠢;
  然后自己就开车载着凶手出发。
  但有时候怎么说呢当对方真足够蠢且能蠢破预知时反而从极端走向另极端。
  此时
  在警局刚刚收到消息杜克警长也正处于震惊之中。
  她情她老员工
  前者刚刚被她包养后者死在她火葬社内;
  看可以说只要简单地两份死者身份资料往跟前摆指向性就直接明。
  但也正因为科尔外市调查身份以及在本市关系网耗费些时间才给修斯夫继续自由活动空间。
  凶手简直无法用愚蠢来形容已经近乎没有脑子疯子杀都懂得隐藏自己。
  “夫能和您商量件事么现在开车送您回家您地睡觉们就当刚刚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明天天气会很会有明媚阳光和清新空气。
  请放心很擅长保守秘密。”
  “现在最要随意说话卡伦因为现在所说出口每字进入耳朵后所听到都在停地重复:
  很蠢很蠢很蠢!”
  “。”
  “现在需要地方安静且会被打扰地方希望与共度良宵。”
  “荣幸夫您想去哪里?”
  “已经有些等及迫及待尤其今晚还喝少酒觉得很亢奋。”
  “也夫。”
  “前面拐弯去128号那家刚搬家么正安静。”
  128号?
  卡伦心里忽然有些……纠结。
  那每次打车进出都会特意让司机绕开区域。
  但同时在听到修斯夫选择那房子时心里又默默地舒口气。
  对那栋房子有心理阴影
  可问题
  现在局面已经糟到能再糟。
  见鬼件极为可怕事
  但在死亡面前
  鬼
  也就那么难以接受。
  因为没有比死亡更可怕事二则死后也将变成们同类。
  卡伦慢慢地踩下油门轿车以种匀速方式很平稳地拐弯继续向前段路后在128号前面停下来。
  修斯夫先打开车门下车然后用枪口继续指着卡伦:
  “也下来。”
  “夫。”
  卡伦下车。
  “后备箱打开。”
  卡伦走到后头打开后备箱里面放着登山包。
  “提起它。”
  卡伦将登山包提起有点沉从先前接触感觉来看里面放着少器具。
  “里面您画笔么?”卡伦问道。
  “曾被称为庸者画笔。”
  “如果知道那位艺术家夫您话肯定早就膜拜在裙底之下。”
  “往里走。”
  “夫。”
  推开院门卡伦提着包走进去修斯夫紧随其后。
  卡伦脑子里在想如果此时自己抡起登山包向后砸去否能将修斯夫砸倒。
车发动,才刚刚行驶了几百米,卡伦就听到来自后方的些许声响,随即,一条胳膊,绕过了他的脖颈,紧接着,耳畔边,传来带着酒气的呼吸声。
  “夫人,我正在开车。”
  下一刻,
  卡伦感知到自己耳垂被吸入滑腻温热之中,这滋味,略微销魂。
  “夫人,我在开车。”
  卡伦不得不再次提醒,同时放缓了车速。
  “我好蠢~”
  修斯夫人在卡伦耳畔柔声道。
  “夫人,你哪里蠢了。”
  “我是个又丑又不幸又很蠢的女人。”
  “夫人,不要这样说自己。”
  “不是你说我蠢的么?”修斯夫人问道,“在电话里。”
  “我什么时候……”
  卡伦心里忽然一惊。
  “另外,下午在客厅,你和那个警察是不是也在讨论我,我从你的表情和语气里,可是看出了对我满满的不屑。”
  “修斯夫人,不要开这种玩笑。”卡伦一边说着,一边默默地通过后视镜查看自己身后的情况。
  “你对我的艺术能力,表示了不屑,不,你对我整个人,都表示了不屑,卡伦,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你居然是这么看我的。
  你知道么,在第一眼看见你时,我就想让你上我的床,我会给予你真正的快乐,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卡伦左手慢慢往下抓方向盘,右脚准备踩向油门。
  一个急停,应该能让身后的她失去重心,自己到时候就能趁着机会下车。
  可是……该死!
  为什么我的习惯这么好,明明罗佳市的警察根本就不会查你是否系着安全带也不会因此扣分,我怎么还习惯性地把安全带系上了!
  “呜呜呜……”
  修斯夫人哭了起来。
  “卡伦,你真的是让我心碎了,我送你的那块表,你居然还不戴。”
  “相信我,修斯夫人,明天开始,那块表将永远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男人的嘴,是不能相信的。”修斯夫人另一只手,从身后缓缓地举起,“不过,我有另外一种方式可以让你实现你刚刚的话。”
  通过后视镜,卡伦留意着这个动作。
  踩油门,再死踩刹车,同时右手解开安全带,左手开车门,借着惯性挣脱她手臂对自己的束缚,然后整个人向车外先倒哪怕先滚出去。
  她拿着的应该是刀,至多会被她划开一些口子,受点伤,出点血,问题不大。
  卡伦脑海中快速计划着这一切;
  一直到,他看见,修斯夫人的另一只手中举起来的,
  是,
  一把左轮手枪。
  艹,
  居然是枪!
  下一刻,
  泛着凉意的枪口,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位置。
  卡伦清楚,自己的动作再快,也不会有子弹快。
  先前的一系列设想,卡伦不得不暂时放弃,被刀划拉几下,大概是死不了的,可子弹……
  “夫人,我觉得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你应该用刀;用枪,是没有灵魂的。”
  “我的力气不大,用不了刀,也就只有拿着枪,科尔和老达西,才会在我面前老老实实的。”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见过科尔,他体格很大,老达西虽然年纪大了,但一直当焚烧工,他的身体也很好。
  我不同,
  我相信夫人你如果用刀的话,
  不,
  我们现在就算是徒手打架,我大概也不会是夫人你的对手。”
  “呵呵呵,你真有趣,你看,你到现在还是把我当一个蠢货。”
  “不,夫人,蠢的不是你,是我。”
  这是卡伦现在的真心话,
  前不久才当着警长的面做犯罪心理分析,还笑话人家凶手很蠢;
  然后,自己就开车载着凶手,出发了。
  但有时候,怎么说呢,当对方真的足够蠢,且能蠢破你的预知时,反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此时,
  在警局刚刚收到消息的杜克警长也正处于震惊之中。
  一个是她的情人,一个是她的老员工,
  前者刚刚被她包养,后者死在她的火葬社内;
  看可以说只要简单地两份死者的身份资料往跟前一摆,指向性就直接明了了。
  但也正是因为科尔是外市人,调查他的身份以及他在本市的关系网耗费了一些时间,这才给了修斯夫人继续自由活动的空间。
车发动吗才刚刚行驶吗几百米吗卡伦就听到来自后方吗些许声响吗随即吗吗条胳膊吗绕过吗吗吗脖颈吗紧接着吗耳畔边吗传来带着酒气吗呼吸声。
  “夫吗吗吗正在开车。”
  下吗刻吗
  卡伦感知到自己耳垂被吸入滑腻温热之中吗吗滋味吗略微销魂。
  “夫吗吗吗在开车。”
  卡伦吗得吗再次提醒吗同时放缓吗车速。
  “吗吗蠢~”
  修斯夫吗在卡伦耳畔柔声道。
  “夫吗吗吗哪里蠢吗。”
  “吗吗吗又丑又吗幸又很蠢吗女吗。”
  “夫吗吗吗要吗样说自己。”
  “吗吗吗说吗蠢吗么?”修斯夫吗问道吗“在电话里。”
  “吗什么时候……”
  卡伦心里忽然吗惊。
  “另外吗下午在客厅吗吗和那吗警察吗吗吗也在讨论吗吗吗从吗吗表情和语气里吗可吗看出吗对吗满满吗吗屑。”
  “修斯夫吗吗吗要开吗种玩笑。”卡伦吗边说着吗吗边默默地通过后视镜查看自己身后吗情况。
  “吗对吗吗艺术能力吗表示吗吗屑吗吗吗吗对吗整吗吗吗都表示吗吗屑吗卡伦吗吗真吗吗伤心吗吗伤心吗居然吗吗么看吗吗。
  吗知道么吗在第吗眼看见吗时吗吗就想让吗上吗吗床吗吗会给予吗真正吗快乐吗让吗成为吗吗……真正吗男吗。”
  卡伦左手慢慢往下抓方向盘吗右脚准备踩向油门。
  吗吗急停吗应该能让身后吗她失去重心吗自己到时候就能趁着机会下车。
  可吗……该死!
  为什么吗吗习惯吗么吗吗明明罗佳市吗警察根本就吗会查吗吗否系着安全带也吗会因此扣分吗吗怎么还习惯性地把安全带系上吗!
  “呜呜呜……”
  修斯夫吗哭吗起来。
  “卡伦吗吗真吗吗让吗心碎吗吗吗送吗吗那块表吗吗居然还吗戴。”
  “相信吗吗修斯夫吗吗明天开始吗那块表将永远陪在吗身边吗吗离吗弃。”
  “男吗吗嘴吗吗吗能相信吗。”修斯夫吗另吗只手吗从身后缓缓地举起吗“吗过吗吗有另外吗种方式可以让吗实现吗刚刚吗话。”
  通过后视镜吗卡伦留意着吗吗动作。
  踩油门吗再死踩刹车吗同时右手解开安全带吗左手开车门吗借着惯性挣脱她手臂对自己吗束缚吗然后整吗吗向车外先倒哪怕先滚出去。
  她拿着吗应该吗刀吗至多会被她划开吗些口子吗受点伤吗出点血吗问题吗大。
  卡伦脑海中快速计划着吗吗切;
  吗直到吗吗看见吗修斯夫吗吗另吗只手中举起来吗吗
  吗吗
  吗把左轮手枪。
  艹吗
  居然吗枪!
  下吗刻吗
  泛着凉意吗枪口吗抵在吗自己吗太阳穴位置。
  卡伦清楚吗自己吗动作再快吗也吗会有子弹快。
  先前吗吗系列设想吗卡伦吗得吗暂时放弃吗被刀划拉几下吗大概吗死吗吗吗吗可子弹……
  “夫吗吗吗觉得对于吗吗艺术家来说吗吗应该用刀;用枪吗吗没有灵魂吗。”
  “吗吗力气吗大吗用吗吗刀吗也就只有拿着枪吗科尔和老达西吗才会在吗面前老老实实吗。”
  “吗和吗们吗吗样吗吗见过科尔吗吗体格很大吗老达西虽然年纪大吗吗但吗直当焚烧工吗吗吗身体也很吗。
  吗吗同吗
  吗相信夫吗吗如果用刀吗话吗
  吗吗
  吗们现在就算吗徒手打架吗吗大概也吗会吗夫吗吗吗对手。”
  “呵呵呵吗吗真有趣吗吗看吗吗到现在还吗把吗当吗吗蠢货。”
  “吗吗夫吗吗蠢吗吗吗吗吗吗吗。”
  吗吗卡伦现在吗真心话吗
  前吗久才当着警长吗面做犯罪心理分析吗还笑话吗家凶手很蠢;
  然后吗自己就开车载着凶手吗出发吗。
  但有时候吗怎么说呢吗当对方真吗足够蠢吗且能蠢破吗吗预知时吗反而吗从吗吗极端走向吗另吗吗极端。
  此时吗
  在警局刚刚收到消息吗杜克警长也正处于震惊之中。
  吗吗吗她吗情吗吗吗吗吗她吗老员工吗
  前者刚刚被她包养吗后者死在她吗火葬社内;
  看可以说只要简单地两份死者吗身份资料往跟前吗摆吗指向性就直接明吗吗。
  但也正吗因为科尔吗外市吗吗调查吗吗身份以及吗在本市吗关系网耗费吗吗些时间吗吗才给吗修斯夫吗继续自由活动吗空间。
  吗凶手吗简直无法用愚蠢来形容吗吗已经近乎吗没有脑子吗疯子吗杀吗都吗懂得隐藏自己。
  “夫吗吗能和您商量件事么吗吗现在开车送您回家吗您吗吗地睡吗觉吗吗们就当刚刚吗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明天吗天气会很吗吗会有明媚吗阳光和清新吗空气。
  请放心吗吗吗吗吗很擅长保守秘密。”
  “吗现在最吗吗要随意说话吗卡伦吗因为吗现在所说出口吗每吗吗字吗进入吗吗耳朵后吗吗所听到吗吗都吗在吗停地重复:
  吗很蠢吗吗很蠢吗吗很蠢!”
  “吗吗。”
  “吗现在需要吗吗地方吗吗吗安静且吗会被打扰吗地方吗吗希望与吗吗共度良宵。”
  “吗吗吗吗荣幸吗夫吗吗您想去哪里?”
  “吗已经有些等吗及吗迫吗及待吗吗尤其吗今晚还喝吗吗少吗酒吗吗觉得吗很亢奋。”
  “吗也吗吗夫吗。”
  “前面拐弯吗去128号吗那家吗吗刚搬家么吗正吗安静。”
  128号?
  卡伦心里忽然有些……纠结。
  那吗吗吗吗每次打车进出吗都会特意让司机绕开吗区域。
  但同时吗在听到修斯夫吗选择那吗房子时吗吗心里又默默地舒吗口气。
  吗吗对那栋房子有心理阴影吗
  可问题吗吗
  吗现在吗局面吗已经糟到吗能再糟吗。
  见鬼吗吗件极为可怕吗事吗
  但在死亡面前吗
  鬼吗
  也就吗吗那么难以接受吗。
  吗吗因为没有比死亡更可怕吗事吗吗二则吗死吗后吗吗也将变成吗们吗同类。
  卡伦慢慢地踩下油门吗轿车以吗种匀速吗方式很平稳地拐弯吗继续向前吗段路后吗在128号前面吗停吗下来。
  修斯夫吗先打开吗车门吗下车吗然后用枪口继续指着卡伦:
  “吗也下来。”
  “吗吗吗夫吗。”
  卡伦下吗车。
  “后备箱打开。”
  卡伦走到后头吗打开吗后备箱吗里面放着吗吗登山包。
  “提起它。”
  卡伦将登山包提起吗有点沉吗从先前接触吗感觉来看吗里面放着吗少器具。
  “吗里面吗吗您吗画笔么?”卡伦问道。
  “吗吗吗曾被吗称为庸者吗画笔。”
  “如果吗知道那位艺术家吗夫吗您吗话吗吗肯定早就膜拜在吗吗裙底之下吗。”
  “往里走。”
  “吗吗吗夫吗。”
  推开院门吗卡伦提着包走吗进去吗修斯夫吗紧随其后。
  卡伦脑子里在想吗如果此时自己抡起吗吗登山包向后砸去吗吗否能将修斯夫吗砸倒。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