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凶手!

下载免费读
“你看,就是这块表。”
  西莫尔太太拿出来一个黑色盒子,里面是一款“米菲特”金表。
  前不久,修斯夫人送给自己的那块“门罗”,价格在2千卢币,而西莫尔太太的这一块,市场价,则是它的十倍,也就是2万卢币。
  隔壁皮亚杰上次给咨询费,一给就是2万卢币,这次西莫尔太太也是直接送2万卢币的表。
  只能说,住在这条街上的人,真的是好有钱。
  普通人辛辛苦苦苦一年的收入,还不算“净”的,但在真正的富裕阶层眼里,不过是随手的一笔小花销。
  “很好看,很精致的一块表。”卡伦说道。
  “你喜欢就好。”西莫尔太太笑道。
  “不,太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卡伦不是做样子故作扭捏,他是真不打算要。
  上辈子他是从一个普通小子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逐步实现了物质上的丰富,这辈子在茵默莱斯家反正也不愁吃不愁喝的,所以,金钱观方面,还是能稳得住的。
  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不是舍不得花车费,而是不喜欢被当肥羊宰的感觉。
  钱,肯定是喜欢的,但真谈不上极限渴求。
  如果茵默莱斯家是个普通家庭,一家这么多口人住在廉租房里,那这块表,他大概就直接笑纳了。
  说白了,还是不够穷。
  西莫尔太太一开始以为卡伦是脸薄,故而几次劝说,后来才发现卡伦是真的不想要;
  “这样吧,我听说心理医生也是可以包疗程的,是么?”
  “我现在只负责给家里的客人提供服务,当然,如果太太您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提供服务。”
  “那这块表,就当是我预支给你的接下来一年的咨询费,可以么?
  一个月,你来我这里家访一次。或者,在你家里不忙的时候,我可以上门请你为我做心理疏导。”
  “就算是这样,这也太多了。”
  “我觉得物有所值,你知道我在我丈夫的葬礼上总共花了多少钱么?”
  卡伦张了张嘴,
  他知道那是一个能让玛丽婶婶激动的B套餐,
  但他无法直接说出价格。
  因为家里菜单上的价格,都是水分极大然后根据客人的反应来进行相对应折扣的。
  卡伦是知道底价的,也就是具体成本,但他并不晓得家里最后给西莫尔太太定下的价格。
  他要是说低了,岂不是让西莫尔太太直接意识到自己被“宰”了?
  做生意嘛,有利润上下浮动,你情我愿,卡伦能理解,且无论再怎么样,他也没必要去砸自家的墙角不是。
  “20万卢币。”
  西莫尔太太竖起两根手指。
  呼……
  卡伦舒了口气,叔叔婶婶们,没宰得太狠,还在合理区间范围内。
  这个价格,也够莫桑先生和杰夫来回再烧二十遍的了。
  “所以,你看,我连为那个死鬼都愿意花费20万卢币给他办葬礼了,给你送个表,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西莫尔太太的情绪已经舒缓过来了,但她对西莫尔先生的恨意,其实是一直还在的。
  “不怕你笑话,我只是害怕,害怕自己接下来,会很寂寞。”
  西莫尔太太说这话时,眼里并没有情与欲的神色,这话本身并没有带什么暗示。
  她已经习惯了做一个贤妻,但丈夫在临死前,还给了她世界观一记重击。
  “我知道了,太太,我愿意为你提供心理服务,如果你有需要,可以直接打电话过来。”卡伦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来,我亲手帮你把这块表戴上。”
  表被佩戴起,
  西莫尔太太往后退了几步,仔细端详了一下,道:
  “真是个英俊的小伙。”
  ……
  走出西莫尔家的门,与热情送别自己的西莫尔太太挥手告别,卡伦向街尾走去,那里方便打车,同时一边走一边将手腕上的那块表摘下收起。
  金毛蹦蹦跶跶的挺欢喜,这阵子住茵默莱斯家可没人愿意牵着它出来远遛。
  普洱则被卡伦放在了自己肩膀上,这只猫不会见到路上的野猫激动的瞎跑,也就不用担心它走丢。
  站在路口边,卡伦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明克街13号。”
  “好的,先生。”
  坐在车上,卡伦一直闭着眼。
  他脑海中先浮现的,是皮亚杰家里的情况。
  皮亚杰精神分裂后开始杀人取乐?
  怎么想都觉得不像。
  虽说电话里的嗓音可以去变声,比如把男声变做女声,或者把女声变做男声,这不用什么变声器,因为这个时代的电话音色本身“金属感”就很重。
  但皮亚杰并不符合自己对那位变态杀人凶手的心理侧写,他或许在人际关系方面上有点憨,但一个能主动自己给自己弄出“人格分裂”的人,绝对和“愚蠢”是不相关的。
  那么,
  也就是说在她妻子画室里看见的那几幅画,是巧合么?
  又不像是真的巧合。
  卡伦有些头疼,情不自禁伸手轻轻揉捏自己的额头;
  那种恶心与眩晕感,从看见了秩序神教审判的那第三幅画后,就一直没完全消散。
  “您是晕车了么?”司机通过后视镜观察到了卡伦,“我可以开慢一点。”
  “不,没有,还是麻烦你快一点。”
  “好的。”
  出租车在街边停了下,卡伦结了车费,下了车。
  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去考个驾照买辆车了。
  驾照不难考,车的话,买一辆二手车也不会太贵,最重要的是,在罗佳市打车不方便不说,成本还挺高。
  卡伦走进客厅,看见玛丽婶婶正和修斯夫人坐在沙发上,修斯夫人眼眶泛红,拿着纸巾不时擦着眼角,玛丽婶婶在旁边安慰着。
  昨天太晚了,修斯夫人就没进家里来,今天她来寻求自己闺蜜的安慰了。
  “放心吧,我会把老达西修饰得很好的,会给他安排一个很体面的葬礼,唉,凶手真是太可恶了,真是可怜的老达西。”
  听到玛丽婶婶正对修斯夫人说这句话,卡伦忍不住走过来提醒道:
  “是的,虽然凶手残忍地把老达西分尸成了几十块,但婶婶的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
  “该死的老达西!”
  玛丽婶婶脱口而出;
  她真的是才知道老达西竟然变成了老达西们。
  骂出来后,婶婶马上改口:
  “该死的凶手竟然这样对待老达西。”
  随即,
  婶婶顾不得安慰修斯夫人了,
  她也抽出一张纸巾,给自己抹泪。
  “你怎么了?”修斯夫人看向玛丽婶婶,不是应该你在安慰我么?
  玛丽婶婶有些哽咽道:
  “我为老达西心疼,他真的是……太惨了。”
  修斯夫人抬起头,看向站在那里的卡伦,强颜笑意,道:“卡伦,我和你婶婶打算晚上去吃烤肉,你和我们一起去吧,那可是很著名的一家烤肉馆。”
  “我就不去了吧。”卡伦推辞。
  玛丽婶婶抬起头,此时的婶婶眼眶有些泛红,道:“去,我今晚想喝酒,家里就你一个成年的男人适合陪着我们。”
  卡伦建议道:“我可以喊叔叔。”
  玛丽婶婶近乎情绪失控地咆哮道:“我才不会给他把喝醉的我们两个一起抱上床的机会!”
  “好吧,我去。”
  “你稍等我一会儿,我先下去把那几位客人收个尾。”
  “好的,玛丽。”
  玛丽婶婶站起身,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向地下室走去,等走下坡道后,还听到下面传来一声大喊:
  “***,可怜的老达西!!!”
  沙发上的修斯夫人长舒一口气,甚至还对着卡伦眨了眨眼,道:
  “要辛苦玛丽了,对了,卡伦,我送你的那块表呢,你怎么没戴?不喜欢么?”
  修斯夫人发现卡伦手腕上是空的。
  “夫人送我的那块表我很喜欢,但我还没养成戴表的习惯,早上起床时就忘了,或许以后就会习惯了。”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嫌弃我送你的那块门罗呢。”
  “怎么可能,那可是我收到的除家人以外最贵重的礼物。”
  这时,电话响起。
  卡伦走过去,接了电话。
  “喂,是茵默莱斯家么,我找卡伦。”电话那头传来了杜克警长的声音。
  “你好杜克警长,我是卡伦。”
  “皇冠舞厅舞台下那具尸体的身份我们查到了,名字叫科尔,是隔壁市的人,三个月前来到罗佳找工作。这是隔壁市警局给我们反馈来的消息。
  我已经让手下警员去他曾活动过的街区探访了,应该很快就能得到具体的消息,比如他是在哪里工作的,身边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
  “如果登上报纸的话,应该会更好找一些。”卡伦说道。
  “我提交过申请,但被否决了,给我的理由是死者的死状会引起社会恐慌,还会引起贝瑞教的抗议。
  我真想用我的皮靴狠狠地把那帮政客的屁股踢出第二个窟窿!
  他们无非是在忙着选举,所以迫切地想把事情压下来么,如果我们能在第一时间登报,把死者的照片公布出来,可能都不用隔壁市警局的帮助,我们现在就已经找到他在本市的关系网了。
  现在,我只能祈祷能够再快一点。
  我这边已经把老达西的关系网给罗列清楚了,就等着那个叫科尔的倒霉蛋,你说的,两个关系网重叠的话,就能锁定凶手的范围了,是吧?”
“你看,就是这块表。”
  西莫尔太太拿出来一个黑色盒子,里面是一款“米菲特”金表。
  前不久,修斯夫人送给自己的那块“门罗”,价格在2千卢币,而西莫尔太太的这一块,市场价,则是它的十倍,也就是2万卢币。
  隔壁皮亚杰上次给咨询费,一给就是2万卢币,这次西莫尔太太也是直接送2万卢币的表。
  只能说,住在这条街上的人,真的是好有钱。
  普通人辛辛苦苦苦一年的收入,还不算“净”的,但在真正的富裕阶层眼里,不过是随手的一笔小花销。
  “很好看,很精致的一块表。”卡伦说道。
  “你喜欢就好。”西莫尔太太笑道。
  “不,太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卡伦不是做样子故作扭捏,他是真不打算要。
  上辈子他是从一个普通小子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逐步实现了物质上的丰富,这辈子在茵默莱斯家反正也不愁吃不愁喝的,所以,金钱观方面,还是能稳得住的。
  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不是舍不得花车费,而是不喜欢被当肥羊宰的感觉。
  钱,肯定是喜欢的,但真谈不上极限渴求。
  如果茵默莱斯家是个普通家庭,一家这么多口人住在廉租房里,那这块表,他大概就直接笑纳了。
  说白了,还是不够穷。
  西莫尔太太一开始以为卡伦是脸薄,故而几次劝说,后来才发现卡伦是真的不想要;
  “这样吧,我听说心理医生也是可以包疗程的,是么?”
  “我现在只负责给家里的客人提供服务,当然,如果太太您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提供服务。”
  “那这块表,就当是我预支给你的接下来一年的咨询费,可以么?
  一个月,你来我这里家访一次。或者,在你家里不忙的时候,我可以上门请你为我做心理疏导。”
  “就算是这样,这也太多了。”
  “我觉得物有所值,你知道我在我丈夫的葬礼上总共花了多少钱么?”
  卡伦张了张嘴,
  他知道那是一个能让玛丽婶婶激动的B套餐,
  但他无法直接说出价格。
  因为家里菜单上的价格,都是水分极大然后根据客人的反应来进行相对应折扣的。
  卡伦是知道底价的,也就是具体成本,但他并不晓得家里最后给西莫尔太太定下的价格。
  他要是说低了,岂不是让西莫尔太太直接意识到自己被“宰”了?
  做生意嘛,有利润上下浮动,你情我愿,卡伦能理解,且无论再怎么样,他也没必要去砸自家的墙角不是。
  “20万卢币。”
  西莫尔太太竖起两根手指。
  呼……
  卡伦舒了口气,叔叔婶婶们,没宰得太狠,还在合理区间范围内。
  这个价格,也够莫桑先生和杰夫来回再烧二十遍的了。
  “所以,你看,我连为那个死鬼都愿意花费20万卢币给他办葬礼了,给你送个表,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西莫尔太太的情绪已经舒缓过来了,但她对西莫尔先生的恨意,其实是一直还在的。
  “不怕你笑话,我只是害怕,害怕自己接下来,会很寂寞。”
  西莫尔太太说这话时,眼里并没有情与欲的神色,这话本身并没有带什么暗示。
  她已经习惯了做一个贤妻,但丈夫在临死前,还给了她世界观一记重击。
  “我知道了,太太,我愿意为你提供心理服务,如果你有需要,可以直接打电话过来。”卡伦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来,我亲手帮你把这块表戴上。”
  表被佩戴起,
  西莫尔太太往后退了几步,仔细端详了一下,道:
  “真是个英俊的小伙。”
  ……
  走出西莫尔家的门,与热情送别自己的西莫尔太太挥手告别,卡伦向街尾走去,那里方便打车,同时一边走一边将手腕上的那块表摘下收起。
  金毛蹦蹦跶跶的挺欢喜,这阵子住茵默莱斯家可没人愿意牵着它出来远遛。
  普洱则被卡伦放在了自己肩膀上,这只猫不会见到路上的野猫激动的瞎跑,也就不用担心它走丢。
  站在路口边,卡伦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明克街13号。”
  “好的,先生。”
  坐在车上,卡伦一直闭着眼。
  他脑海中先浮现的,是皮亚杰家里的情况。
  皮亚杰精神分裂后开始杀人取乐?
  怎么想都觉得不像。
  虽说电话里的嗓音可以去变声,比如把男声变做女声,或者把女声变做男声,这不用什么变声器,因为这个时代的电话音色本身“金属感”就很重。
  但皮亚杰并不符合自己对那位变态杀人凶手的心理侧写,他或许在人际关系方面上有点憨,但一个能主动自己给自己弄出“人格分裂”的人,绝对和“愚蠢”是不相关的。
  那么,
  也就是说在她妻子画室里看见的那几幅画,是巧合么?
  又不像是真的巧合。
  卡伦有些头疼,情不自禁伸手轻轻揉捏自己的额头;
  那种恶心与眩晕感,从看见了秩序神教审判的那第三幅画后,就一直没完全消散。
  “您是晕车了么?”司机通过后视镜观察到了卡伦,“我可以开慢一点。”
  “不,没有,还是麻烦你快一点。”
  “好的。”
  出租车在街边停了下,卡伦结了车费,下了车。
  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去考个驾照买辆车了。
  驾照不难考,车的话,买一辆二手车也不会太贵,最重要的是,在罗佳市打车不方便不说,成本还挺高。
  卡伦走进客厅,看见玛丽婶婶正和修斯夫人坐在沙发上,修斯夫人眼眶泛红,拿着纸巾不时擦着眼角,玛丽婶婶在旁边安慰着。
  昨天太晚了,修斯夫人就没进家里来,今天她来寻求自己闺蜜的安慰了。
  “放心吧,我会把老达西修饰得很好的,会给他安排一个很体面的葬礼,唉,凶手真是太可恶了,真是可怜的老达西。”
  听到玛丽婶婶正对修斯夫人说这句话,卡伦忍不住走过来提醒道:
  “是的,虽然凶手残忍地把老达西分尸成了几十块,但婶婶的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
  “该死的老达西!”
  玛丽婶婶脱口而出;
  她真的是才知道老达西竟然变成了老达西们。
  骂出来后,婶婶马上改口:
  “该死的凶手竟然这样对待老达西。”
  随即,
  婶婶顾不得安慰修斯夫人了,
  她也抽出一张纸巾,给自己抹泪。
  “你怎么了?”修斯夫人看向玛丽婶婶,不是应该你在安慰我么?
  玛丽婶婶有些哽咽道:
  “我为老达西心疼,他真的是……太惨了。”
  修斯夫人抬起头,看向站在那里的卡伦,强颜笑意,道:“卡伦,我和你婶婶打算晚上去吃烤肉,你和我们一起去吧,那可是很著名的一家烤肉馆。”
  “我就不去了吧。”卡伦推辞。
  玛丽婶婶抬起头,此时的婶婶眼眶有些泛红,道:“去,我今晚想喝酒,家里就你一个成年的男人适合陪着我们。”
  卡伦建议道:“我可以喊叔叔。”
  玛丽婶婶近乎情绪失控地咆哮道:“我才不会给他把喝醉的我们两个一起抱上床的机会!”
  “好吧,我去。”
  “你稍等我一会儿,我先下去把那几位客人收个尾。”
  “好的,玛丽。”
  玛丽婶婶站起身,一边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向地下室走去,等走下坡道后,还听到下面传来一声大喊:
  “***,可怜的老达西!!!”
  沙发上的修斯夫人长舒一口气,甚至还对着卡伦眨了眨眼,道:
  “要辛苦玛丽了,对了,卡伦,我送你的那块表呢,你怎么没戴?不喜欢么?”
  修斯夫人发现卡伦手腕上是空的。
  “夫人送我的那块表我很喜欢,但我还没养成戴表的习惯,早上起床时就忘了,或许以后就会习惯了。”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嫌弃我送你的那块门罗呢。”
  “怎么可能,那可是我收到的除家人以外最贵重的礼物。”
  这时,电话响起。
  卡伦走过去,接了电话。
  “喂,是茵默莱斯家么,我找卡伦。”电话那头传来了杜克警长的声音。
  “你好杜克警长,我是卡伦。”
  “皇冠舞厅舞台下那具尸体的身份我们查到了,名字叫科尔,是隔壁市的人,三个月前来到罗佳找工作。这是隔壁市警局给我们反馈来的消息。
  我已经让手下警员去他曾活动过的街区探访了,应该很快就能得到具体的消息,比如他是在哪里工作的,身边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
  “如果登上报纸的话,应该会更好找一些。”卡伦说道。
  “我提交过申请,但被否决了,给我的理由是死者的死状会引起社会恐慌,还会引起贝瑞教的抗议。
  我真想用我的皮靴狠狠地把那帮政客的屁股踢出第二个窟窿!
  他们无非是在忙着选举,所以迫切地想把事情压下来么,如果我们能在第一时间登报,把死者的照片公布出来,可能都不用隔壁市警局的帮助,我们现在就已经找到他在本市的关系网了。
  现在,我只能祈祷能够再快一点。
  我这边已经把老达西的关系网给罗列清楚了,就等着那个叫科尔的倒霉蛋,你说的,两个关系网重叠的话,就能锁定凶手的范围了,是吧?”
  “是的。”
  “我还是想再问你一句,卡伦,凶手真的就这么蠢么,专门找身边人下手,这岂不是很快就会被发现?”
  “我的感觉和经验告诉我,是这样子的。而且现实是,你们现在还没发现他。”
  “呵呵,你的意思是是因为我们警方太愚蠢了所以才反衬出凶手的聪明?”
“看就块表。”
  西莫尔太太拿出来黑色盒子里面款“米菲特”金表。
  前久修斯夫送给自己那块“门罗”价格在2千卢币而西莫尔太太块市场价则它十倍也就2万卢币。
  隔壁皮亚杰上次给咨询费给就2万卢币次西莫尔太太也直接送2万卢币表。
  只能说住在条街上真有钱。
  普通辛辛苦苦苦年收入还算“净”但在真正富裕阶层眼里过随手笔小花销。
  “很看很精致块表。”卡伦说道。
  “喜欢就。”西莫尔太太笑道。
  “太太太贵重能收。”
  卡伦做样子故作扭捏真打算要。
  上辈子从普通小子靠着自己努力奋斗逐步实现物质上丰富辈子在茵默莱斯家反正也愁吃愁喝所以金钱观方面还能稳得住。
  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舍得花车费而喜欢被当肥羊宰感觉。
  钱肯定喜欢但真谈上极限渴求。
  如果茵默莱斯家普通家庭家么多口住在廉租房里那块表大概就直接笑纳。
  说白还够穷。
  西莫尔太太开始以为卡伦脸薄故而几次劝说后来才发现卡伦真想要;
  “样听说心理医生也可以包疗程么?”
  “现在只负责给家里客提供服务当然如果太太您需要话可以为您提供服务。”
  “那块表就当预支给接下来年咨询费可以么?
  月来里家访次。或者在家里忙时候可以上门请为做心理疏导。”
  “就算样也太多。”
  “觉得物有所值知道在丈夫葬礼上总共花多少钱么?”
  卡伦张张嘴
  知道那能让玛丽婶婶激动B套餐
  但无法直接说出价格。
  因为家里菜单上价格都水分极大然后根据客反应来进行相对应折扣。
  卡伦知道底价也就具体成本但并晓得家里最后给西莫尔太太定下价格。
  要说低岂让西莫尔太太直接意识到自己被“宰”?
  做生意嘛有利润上下浮动情愿卡伦能理解且无论再怎么样也没必要去砸自家墙角。
  “20万卢币。”
  西莫尔太太竖起两根手指。
  呼……
  卡伦舒口气叔叔婶婶们没宰得太狠还在合理区间范围内。
  价格也够莫桑先生和杰夫来回再烧二十遍。
  “所以看连为那死鬼都愿意花费20万卢币给办葬礼给送表又算得什么?”
  虽然西莫尔太太情绪已经舒缓过来但她对西莫尔先生恨意其实直还在。
  “怕笑话只害怕害怕自己接下来会很寂寞。”
  西莫尔太太说话时眼里并没有情与欲神色话本身并没有带什么暗示。
  她已经习惯做贤妻但丈夫在临死前还给她世界观记重击。
  “知道太太愿意为提供心理服务如果有需要可以直接打电话过来。”卡伦说道。
  “那真太来亲手帮把块表戴上。”
  表被佩戴起
  西莫尔太太往后退几步仔细端详下道:
  “真英俊小伙。”
  ……
  走出西莫尔家门与热情送别自己西莫尔太太挥手告别卡伦向街尾走去那里方便打车同时边走边将手腕上那块表摘下收起。
  金毛蹦蹦跶跶挺欢喜阵子住茵默莱斯家可没愿意牵着它出来远遛。
  普洱则被卡伦放在自己肩膀上只猫会见到路上野猫激动瞎跑也就用担心它走丢。
  站在路口边卡伦挥手招辆出租车。
  “明克街13号。”
  “先生。”
  坐在车上卡伦直闭着眼。
  脑海中先浮现皮亚杰家里情况。
  皮亚杰精神分裂后开始杀取乐?
  怎么想都觉得像。
  虽说电话里嗓音可以去变声比如把男声变做女声或者把女声变做男声用什么变声器因为时代电话音色本身“金属感”就很重。
  但皮亚杰并符合自己对那位变态杀凶手心理侧写或许在际关系方面上有点憨但能主动自己给自己弄出“格分裂”绝对和“愚蠢”相关。
  那么
  也就说在她妻子画室里看见那几幅画巧合么?
  又像真巧合。
  卡伦有些头疼情自禁伸手轻轻揉捏自己额头;
  那种恶心与眩晕感从看见秩序神教审判那第三幅画后就直没完全消散。
  “您晕车么?”司机通过后视镜观察到卡伦“可以开慢点。”
  “没有还麻烦快点。”
  “。”
  出租车在街边停下卡伦结车费下车。
  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去考驾照买辆车。
  驾照难考车话买辆二手车也会太贵最重要在罗佳市打车方便说成本还挺高。
  卡伦走进客厅看见玛丽婶婶正和修斯夫坐在沙发上修斯夫眼眶泛红拿着纸巾时擦着眼角玛丽婶婶在旁边安慰着。
  昨天太晚修斯夫就没进家里来今天她来寻求自己闺蜜安慰。
  “放心会把老达西修饰得很会给安排很体面葬礼唉凶手真太可恶真可怜老达西。”
  听到玛丽婶婶正对修斯夫说句话卡伦忍住走过来提醒道:
  “虽然凶手残忍地把老达西分尸成几十块但婶婶能力肯定没问题。”
  “该死老达西!”
  玛丽婶婶脱口而出;
  她真才知道老达西竟然变成老达西们。
  骂出来后婶婶马上改口:
  “该死凶手竟然样对待老达西。”
  随即
  婶婶顾得安慰修斯夫
  她也抽出张纸巾给自己抹泪。
  “怎么?”修斯夫看向玛丽婶婶应该在安慰么?
  玛丽婶婶有些哽咽道:
  “为老达西心疼真……太惨。”
  修斯夫抬起头看向站在那里卡伦强颜笑意道:“卡伦和婶婶打算晚上去吃烤肉和们起去那可很著名家烤肉馆。”
  “就去。”卡伦推辞。
  玛丽婶婶抬起头此时婶婶眼眶有些泛红道:“去今晚想喝酒家里就成年男适合陪着们。”
  卡伦建议道:“可以喊叔叔。”
  玛丽婶婶近乎情绪失控地咆哮道:“才会给把喝醉们两起抱上床机会!”
  “去。”
  “稍等会儿先下去把那几位客收尾。”
  “玛丽。”
  玛丽婶婶站起身边用纸巾擦着眼泪边向地下室走去等走下坡道后还听到下面传来声大喊:
  “***可怜老达西!!!”
  沙发上修斯夫长舒口气甚至还对着卡伦眨眨眼道:
  “要辛苦玛丽对卡伦送那块表呢怎么没戴?喜欢么?”
  修斯夫发现卡伦手腕上空。
  “夫送那块表很喜欢但还没养成戴表习惯早上起床时就忘或许以后就会习惯。”
  “那就还以为嫌弃送那块门罗呢。”
  “怎么可能那可收到除家以外最贵重礼物。”
  时电话响起。
  卡伦走过去接电话。
  “喂茵默莱斯家么找卡伦。”电话那头传来杜克警长声音。
  “杜克警长卡伦。”
  “皇冠舞厅舞台下那具尸体身份们查到名字叫科尔隔壁市三月前来到罗佳找工作。隔壁市警局给们反馈来消息。
  已经让手下警员去曾活动过街区探访应该很快就能得到具体消息比如在哪里工作身边接触都些什么。”
  “如果登上报纸话应该会更找些。”卡伦说道。
  “提交过申请但被否决给理由死者死状会引起社会恐慌还会引起贝瑞教抗议。
  真想用皮靴狠狠地把那帮政客屁股踢出第二窟窿!
  们无非在忙着选举所以迫切地想把事情压下来么如果们能在第时间登报把死者照片公布出来可能都用隔壁市警局帮助们现在就已经找到在本市关系网。
  现在只能祈祷能够再快点。
  边已经把老达西关系网给罗列清楚就等着那叫科尔倒霉蛋说两关系网重叠话就能锁定凶手范围?”
  “。”
  “还想再问句卡伦凶手真就么蠢么专门找身边下手岂很快就会被发现?”
  “感觉和经验告诉样子。而且现实们现在还没发现。”
  “呵呵意思因为们警方太愚蠢所以才反衬出凶手聪明?”
“你看,就是这块表。”
  西莫尔太太拿出来一个黑色盒子,里面是一款“米菲特”金表。
  前不久,修斯夫人送给自己的那块“门罗”,价格在2千卢币,而西莫尔太太的这一块,市场价,则是它的十倍,也就是2万卢币。
  隔壁皮亚杰上次给咨询费,一给就是2万卢币,这次西莫尔太太也是直接送2万卢币的表。
  只能说,住在这条街上的人,真的是好有钱。
  普通人辛辛苦苦苦一年的收入,还不算“净”的,但在真正的富裕阶层眼里,不过是随手的一笔小花销。
  “很好看,很精致的一块表。”卡伦说道。
  “你喜欢就好。”西莫尔太太笑道。
  “不,太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卡伦不是做样子故作扭捏,他是真不打算要。
  上辈子他是从一个普通小子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逐步实现了物质上的丰富,这辈子在茵默莱斯家反正也不愁吃不愁喝的,所以,金钱观方面,还是能稳得住的。
  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不是舍不得花车费,而是不喜欢被当肥羊宰的感觉。
  钱,肯定是喜欢的,但真谈不上极限渴求。
  如果茵默莱斯家是个普通家庭,一家这么多口人住在廉租房里,那这块表,他大概就直接笑纳了。
  说白了,还是不够穷。
  西莫尔太太一开始以为卡伦是脸薄,故而几次劝说,后来才发现卡伦是真的不想要;
  “这样吧,我听说心理医生也是可以包疗程的,是么?”
  “我现在只负责给家里的客人提供服务,当然,如果太太您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提供服务。”
  “那这块表,就当是我预支给你的接下来一年的咨询费,可以么?
  一个月,你来我这里家访一次。或者,在你家里不忙的时候,我可以上门请你为我做心理疏导。”
  “就算是这样,这也太多了。”
  “我觉得物有所值,你知道我在我丈夫的葬礼上总共花了多少钱么?”
  卡伦张了张嘴,
  他知道那是一个能让玛丽婶婶激动的B套餐,
  但他无法直接说出价格。
  因为家里菜单上的价格,都是水分极大然后根据客人的反应来进行相对应折扣的。
  卡伦是知道底价的,也就是具体成本,但他并不晓得家里最后给西莫尔太太定下的价格。
  他要是说低了,岂不是让西莫尔太太直接意识到自己被“宰”了?
  做生意嘛,有利润上下浮动,你情我愿,卡伦能理解,且无论再怎么样,他也没必要去砸自家的墙角不是。
  “20万卢币。”
  西莫尔太太竖起两根手指。
  呼……
  卡伦舒了口气,叔叔婶婶们,没宰得太狠,还在合理区间范围内。
  这个价格,也够莫桑先生和杰夫来回再烧二十遍的了。
  “所以,你看,我连为那个死鬼都愿意花费20万卢币给他办葬礼了,给你送个表,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西莫尔太太的情绪已经舒缓过来了,但她对西莫尔先生的恨意,其实是一直还在的。
  “不怕你笑话,我只是害怕,害怕自己接下来,会很寂寞。”
  西莫尔太太说这话时,眼里并没有情与欲的神色,这话本身并没有带什么暗示。
  她已经习惯了做一个贤妻,但丈夫在临死前,还给了她世界观一记重击。
  “我知道了,太太,我愿意为你提供心理服务,如果你有需要,可以直接打电话过来。”卡伦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来,我亲手帮你把这块表戴上。”
  表被佩戴起,
  西莫尔太太往后退了几步,仔细端详了一下,道:
  “真是个英俊的小伙。”
  ……
  走出西莫尔家的门,与热情送别自己的西莫尔太太挥手告别,卡伦向街尾走去,那里方便打车,同时一边走一边将手腕上的那块表摘下收起。
  金毛蹦蹦跶跶的挺欢喜,这阵子住茵默莱斯家可没人愿意牵着它出来远遛。
  普洱则被卡伦放在了自己肩膀上,这只猫不会见到路上的野猫激动的瞎跑,也就不用担心它走丢。
  站在路口边,卡伦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明克街13号。”
  “好的,先生。”
  坐在车上,卡伦一直闭着眼。
  他脑海中先浮现的,是皮亚杰家里的情况。
  皮亚杰精神分裂后开始杀人取乐?
  怎么想都觉得不像。
  虽说电话里的嗓音可以去变声,比如把男声变做女声,或者把女声变做男声,这不用什么变声器,因为这个时代的电话音色本身“金属感”就很重。
  但皮亚杰并不符合自己对那位变态杀人凶手的心理侧写,他或许在人际关系方面上有点憨,但一个能主动自己给自己弄出“人格分裂”的人,绝对和“愚蠢”是不相关的。
  那么,
  也就是说在她妻子画室里看见的那几幅画,是巧合么?
  又不像是真的巧合。
  卡伦有些头疼,情不自禁伸手轻轻揉捏自己的额头;
  那种恶心与眩晕感,从看见了秩序神教审判的那第三幅画后,就一直没完全消散。
  “您是晕车了么?”司机通过后视镜观察到了卡伦,“我可以开慢一点。”
  “不,没有,还是麻烦你快一点。”
  “好的。”
  出租车在街边停了下,卡伦结了车费,下了车。
  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去考个驾照买辆车了。
  驾照不难考,车的话,买一辆二手车也不会太贵,最重要的是,在罗佳市打车不方便不说,成本还挺高。
  卡伦走进客厅,看见玛丽婶婶正和修斯夫人坐在沙发上,修斯夫人眼眶泛红,拿着纸巾不时擦着眼角,玛丽婶婶在旁边安慰着。
  昨天太晚了,修斯夫人就没进家里来,今天她来寻求自己闺蜜的安慰了。
  “放心吧,我会把老达西修饰得很好的,会给他安排一个很体面的葬礼,唉,凶手真是太可恶了,真是可怜的老达西。”
  听到玛丽婶婶正对修斯夫人说这句话,卡伦忍不住走过来提醒道:
  “是的,虽然凶手残忍地把老达西分尸成了几十块,但婶婶的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
  “该死的老达西!”
  玛丽婶婶脱口而出;
  她真的是才知道老达西竟然变成了老达西们。
  骂出来后,婶婶马上改口:
  “该死的凶手竟然这样对待老达西。”
  随即,
  婶婶顾不得安慰修斯夫人了,
  她也抽出一张纸巾,给自己抹泪。
  “你怎么了?”修斯夫人看向玛丽婶婶,不是应该你在安慰我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