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降临!

下载免费读
天蒙蒙亮;
  “是谁,到底是谁!”
  地下室里,传来了玛丽婶婶愤怒的尖叫声。
  然后,
  她气鼓鼓地走上斜坡,
  看见了穿着神父衣服的狄斯。
  “父亲,地下室里的莫桑先生不知道被哪个该死的给……”
  “我为他做了个仪式。”
  “哦,原来如此,赞美您的仁慈,愿莫桑先生安息。”
  玛丽婶婶马上祷告。
  随即,
  她转身回到工作室,安安静静地重新为莫桑先生“补妆”。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家里收来的遗体被弄得“乱”了,自己的公公也曾几次为遗体做过仪式,让遗体破了妆。
  但,
  既然是公公弄的,
  玛丽婶婶是不敢对他发火的,一点都不敢。
  昨晚,离开这里的卡伦将莫桑先生的遗体重新安置回了担架车,地上自己的鲜血也擦去,莫桑先生的衣服也整理了一下,但脸上的妆容……卡伦实在是没能力去复原;
  所以,他只能重新洗漱之后,就回屋睡觉了。
  醒来时,
  和自己睡一个屋子的堂弟伦特已经不在。
  卡伦从床上坐起,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这具身体,长得确实好看,哪怕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也是好看的;
  但就是太孱弱了点。
  上辈子的卡伦虽然经常熬夜也抽烟,但会坚持跑步和健身,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
  “看来,得把锻炼提上日程了。”
  卡伦给自己进行了洗漱,下到二楼,看见餐桌上放着的牛奶与面包。
  倒了一杯牛奶,拿起面包在里头蘸了蘸,凑合着吃了两片再把混合着面包屑的牛奶一饮而尽,卡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与袖口,下到了一楼。
  一楼留声机正播放着钢琴曲《远去的故人》,算是罗佳市以及附近几个城市里,哀悼会场所使用频率最高的曲目之一。
  卡伦在留声机旁站定,一楼已经被布置过了,显得庄严与肃穆;
  罗恩与保尔正将棺木放在小高台上,米娜与克丽丝正忙着点燃蜡烛;
  堂弟伦特手里拿着拖把,正清理着地上可能存在的脚印。
  玛丽婶婶坐在角落里喝水,显得有些疲惫,她为什么疲惫,卡伦也清楚,原本昨晚就做好的活儿变成早上的赶工,肯定累得不轻。
  温妮姑妈则拿着一个册子,正清点着用具。
  一楼屋子里的所有陈设,除了“鲜花”之外,都是老演员了。
  虽然都是循环使用的东西,但要是遗落丢失了补办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爷爷站在小高台边,看着罗恩与保尔将棺材安置好。
  卡伦已经下来有一会儿了,爷爷也没特意地将目光投向卡伦这边。
  家里人,都在工作,唯有卡伦起晚了也没人叫,这算是属于“卡伦”的优待吧。
  “您请,您辛苦了,这么早就过来真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应该的,呵呵。”
  梅森叔叔迎进来一名穿得很便宜但看起来派头很足的中年秃顶男子;
  卡伦搜索了记忆,知道他叫“马尔默”,是区政府某办事处的副主任。
  “记忆”中,玛丽婶婶对这个人很瞧不上,觉得他太贪心了,吃相也不好看,还很喜欢拿捏身份,偏偏他所在的那个办事处,除了一位主任之外,其余人都是“副主任”;
  办公室其他人都是走后门挂职的,就他得跑腿忙活,所以,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办事员,
  马尔默先生注意到了卡伦,伸手想摸卡伦的头;
  卡伦后退了一步,躲开了。
  “呵呵,上次来得知你病了,现在看来身体是恢复了?”
  “是的,多谢您的挂念。”卡伦回应道。
  “嗯,好。”
  马尔默没再耽搁,走上台阶,拿起随身携带的老式“沃福慈”照相机,对着棺材内的杰夫拍了一张,然后又退下了台阶;
  身穿神父衣服的爷爷站到棺材前,低头,做祷告;
  “咔嚓!”
  马尔默又拍了一张;
  最后,
  马尔默又退到客厅入口处,选择了一处光线好一点的地方,照相机镜头对向客厅全局,举起;
  卡伦看见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玛丽婶婶也站起来了,所有人,包括堂弟堂妹们也都一本正经地都低头哀悼。
  “准备好,各就各位……”
  卡伦也站直了身子,低下头。
  “咔嚓!”
  “好了。”
  马尔默放下了照相机。
  梅森叔叔则将一个黑色笔记本递给了马尔默,马尔默点点头,收下了。
  里头装着的,是小费;
  福利单就是这样,单纯看市政府拨款配额以及慈善组织的配额其实不低,但落实下来得层层分润。
  当然,今天的“小费”会比往常要多一些,因为马尔默先生今天起了个大早。
  需要归档提交报告的三张照片拍摄完毕,马尔默先生也没做耽搁,拿着相机与笔记本直接离开,梅森叔叔一路将他送到门外。
  就算是想献殷勤将人直接送回办公室也办不到,除非马尔默先生愿意被灵车接送,茵默莱斯家还真没私家车。
  随后,
  保尔与罗恩合力,将杰夫的遗体从棺材里搬出,放在了担架车上,推送回了地下室;
  紧接着,二人又将“莫桑先生”推了出来,搬运进了棺材里。
  玛丽婶婶上前,开始做姿势上的调整,尽可能地让莫桑先生呈现出更“舒适”与“从容”的姿态。
  其余的装饰和陈设并没有变,照旧。
  这是“赶场”;
  虽然莫桑先生的子女在其他方面很吝啬,但因为一些亲戚居住在外市的原因,所以他们为莫桑先生的哀悼会包了“一整天”,而不是“半天”。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别说包半天了,他们甚至愿意“包时”。
  所以,今天“杰夫”其实是蹭了莫桑先生的车。
  已经完成流程的杰夫肯定得让位,回到地下室继续躺着。
  莫桑先生已经“入躺”了他的席位,
  保尔与罗恩则分别去客厅门口以及马路边院子门口立起了牌子,示意今日这里是莫桑先生的哀悼会。
  反正自己在一楼也没什么事做,卡伦干脆走到院子花圃边,摘了不少藿香叶下来。
  随后,他走上二楼,进入了厨房。
  今日的午餐,是他来准备;
  很多时候,哀悼会场所会给前来哀悼的亲朋提供简餐,当然,这是在家属需要这项服务且为这项服务买单后才可能发生;
  所以,茵默莱斯家里人也会跟着一起吃,当工作餐了。
  但今日莫桑先生子女别说简餐了,连饮品……最便宜的柠檬甜水都没点,也因此,茵默莱斯家里人得自己准备午餐。
  进入厨房的卡伦并未有多少不适应,上辈子他经常自己给自己做菜,他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厨艺虽然谈不上大厨,但在家庭主妇和主夫层面上应该算是优秀的。
  藿香叶先洗干净,卡伦放了几片进杯子里,再冲入热水。
  随后,他开始挑选食材,家里的食材储备其实挺丰富的,不过他也没打算做什么丰盛大餐。
  厨房里有一台冰箱,看起来很新,应该买了没多久,但在卡伦眼里,那真是“旧”得可以。
  准备处理食材时,一楼传来了一些声响,应该是参加莫桑先生的亲朋陆续到来了。
  米娜与克丽丝走到了二楼,两个小姑娘好奇地站在厨房外看着正在和面的卡伦。
  原本家里有生意时,她们俩得负责在一楼端茶递水,今天她们不需要。
  “哥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啊?”米娜问道。
  “是啊,是啊,那根棒棒是做什么用的?”克丽丝探着脑袋问道。
  “等着吃吧。”
  卡伦笑了笑,他手里拿着的擀面杖是从自己卧室崴脚小书桌那儿卸下来的,其实地下室里有更趁手的长圆杖,但卡伦不敢用,洗洗也不敢用。
  倒油,加热,卡伦将包好的春卷放入油锅里煎炸,再捞出控油。
  春卷里包的是韭菜,还混着一些小肉丁;
  之后,卡伦开始煎茄饼,不过在每个茄饼中间,卡伦都添了一片藿香叶,这样吃起来口感更脆,还解腻。
  因为家里人多,罗恩与保尔也会在这里吃午饭,所以春卷和茄饼卡伦分别煎了两大盘。
  之后,
  卡伦开始炒料,他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得抽空去下市场,家里食材储备挺多,但大料方面有些欠缺;
  将先前腌制好的鸡肉块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开始闷煮。
  是的,卡伦准备再做个“黄焖鸡”。
  端起茶杯,已温的藿香茶入口,
  呼,
  卡伦很喜欢这种感觉。
  上辈子他老家有一个很流行的简单吃法,叫“茶泡饭”,用的就是藿香茶,再配点榨菜咸菜什么的,虽然清简,但吃习惯了也上瘾,只不过对肠胃不友好。
  哦,是了,自己还得弄点儿泡菜,地下室里虽然有“坛子”,但卡伦还是决定去市场上买新的去。
  鸡肉煮得差不多后,卡伦将切好的土豆块、香菇片、青椒等都倒入其中,开始最后的大火收汁。
  另一个锅里,卡伦用鸡蛋和番茄,做了个简单的西红柿蛋汤。
  汤煮好时,黄焖鸡也能出锅了。
  “米娜,克丽丝,来端菜。”
  “好的,哥哥。”
  “嗯呢,好香啊!”
  米娜和克丽丝进来端盘子;
  在餐桌上归置好后,克丽丝先下去通知家里人午餐做好了,然后她就迫不及待地跑上来,伸手抓起一根春卷,就往嘴里送。
  倒不是不守餐桌规矩,而是家里有业务时,吃饭都是手头空了就上来吃,不用等人聚齐,早些吃好的,还能下去换班招呼客人。
  “好吃呢,哥哥。”克丽丝一边咀嚼一边点头道。
  “克丽丝,用叉子。”米娜提醒道。
  “没事,就用手吧。”卡伦自己也是直接用手拿春卷,再在装着果醋的碗里蘸了蘸;
  家里果醋的味道和白醋差不离,卡伦不是很满意,他还是更习惯镇江香醋。
  米娜给卡伦盛了碗汤,按照以往习惯,喝番茄蛋汤卡伦也喜欢加醋,但他还是有些抗拒果醋的味道。
  一口汤入喉,
  卡伦深吸一口气,
  一时间感动得有些想哭。
  倒不是馋的,而是经历了这么大一个变故后,“家乡”的食物,能够给人带来一种心灵上的慰藉感。
  再多的“鸡汤”,也没有可以入喉的汤来得更实在。
  米娜与克丽丝吃得很香甜,她们用春卷和茄饼来蘸黄焖鸡的汤汁,不过卡伦拒绝了米娜给自己盘子里盛黄焖鸡的举动;
  他没煮米饭,而没米饭的黄焖鸡是没灵魂的。
  “哥哥,你以后也教我烹饪好不好?”米娜说道。
  “还有我,还有我。”克丽丝也期盼道。
  “嗯,好的。”
  这时,玛丽婶婶也走了上来,见到餐桌上的食物,很是惊讶道:“卡伦,你做的?”
天蒙蒙亮是谁到底是谁地下室里传来了玛丽婶婶愤怒的尖叫声然后她气鼓鼓地走上斜坡看见了穿着神父衣服的狄斯父亲地下室里的莫桑先生不知道被哪个该死的给我为他做了个仪式哦原来如此赞美您的仁慈愿莫桑先生安息玛丽婶婶马上祷告随即她转身回到工作室安安静静地重新为莫桑先生补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家里收来的遗体被弄得乱了自己的公公也曾几次为遗体做过仪式让遗体破了妆但既然是公公弄的玛丽婶婶是不敢对他发火的一点都不敢昨晚离开这里的卡伦将莫桑先生的遗体重新安置回了担架车地上自己的鲜血也擦去莫桑先生的衣服也整理了一下但脸上的妆容卡伦实在是没能力去复原所以他只能重新洗漱之后就回屋睡觉了醒来时和自己睡一个屋子的堂弟伦特已经不在卡伦从床上坐起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具身体长得确实好看哪怕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也是好看的但就是太孱弱了点上辈子的卡伦虽然经常熬夜也抽烟但会坚持跑步和健身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看来得把锻炼提上日程了卡伦给自己进行了洗漱下到二楼看见餐桌上放着的牛奶与面包倒了一杯牛奶拿起面包在里头蘸了蘸凑合着吃了两片再把混合着面包屑的牛奶一饮而尽卡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与袖口下到了一楼一楼留声机正播放着钢琴曲远去的故人算是罗佳市以及附近几个城市里哀悼会场所使用频率最高的曲目之一卡伦在留声机旁站定一楼已经被布置过了显得庄严与肃穆罗恩与保尔正将棺木放在小高台上米娜与克丽丝正忙着点燃蜡烛堂弟伦特手里拿着拖把正清理着地上可能存在的脚印玛丽婶婶坐在角落里喝水显得有些疲惫她为什么疲惫卡伦也清楚原本昨晚就做好的活儿变成早上的赶工肯定累得不轻温妮姑妈则拿着一个册子正清点着用具一楼屋子里的所有陈设除了鲜花之外都是老演员了虽然都是循环使用的东西但要是遗落丢失了补办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爷爷站在小高台边看着罗恩与保尔将棺材安置好卡伦已经下来有一会儿了爷爷也没特意地将目光投向卡伦这边家里人都在工作唯有卡伦起晚了也没人叫这算是属于卡伦的优待吧您请您辛苦了这么早就过来真不好意思没事没事应该的呵呵梅森叔叔迎进来一名穿得很便宜但看起来派头很足的中年秃顶男子卡伦搜索了记忆知道他叫马尔默是区政府某办事处的副主任记忆中玛丽婶婶对这个人很瞧不上觉得他太贪心了吃相也不好看还很喜欢拿捏身份偏偏他所在的那个办事处除了一位主任之外其余人都是副主任办公室其他人都是走后门挂职的就他得跑腿忙活所以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办事员马尔默先生注意到了卡伦伸手想摸卡伦的头卡伦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呵呵上次来得知你病了现在看来身体是恢复了是的多谢您的挂念卡伦回应道嗯好马尔默没再耽搁走上台阶拿起随身携带的老式沃福慈照相机对着棺材内的杰夫拍了一张然后又退下了台阶身穿神父衣服的爷爷站到棺材前低头做祷告咔嚓马尔默又拍了一张最后马尔默又退到客厅入口处选择了一处光线好一点的地方照相机镜头对向客厅全局举起卡伦看见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玛丽婶婶也站起来了所有人包括堂弟堂妹们也都一本正经地都低头哀悼准备好各就各位卡伦也站直了身子低下头咔嚓好了马尔默放下了照相机梅森叔叔则将一个黑色笔记本递给了马尔默马尔默点点头收下了里头装着的是小费福利单就是这样单纯看市政府拨款配额以及慈善组织的配额其实不低但落实下来得层层分润当然今天的小费会比往常要多一些因为马尔默先生今天起了个大早需要归档提交报告的三张照片拍摄完毕马尔默先生也没做耽搁拿着相机与笔记本直接离开梅森叔叔一路将他送到门外就算是想献殷勤将人直接送回办公室也办不到除非马尔默先生愿意被灵车接送茵默莱斯家还真没私家车随后保尔与罗恩合力将杰夫的遗体从棺材里搬出放在了担架车上推送回了地下室紧接着二人又将莫桑先生推了出来搬运进了棺材里玛丽婶婶上前开始做姿势上的调整尽可能地让莫桑先生呈现出更舒适与从容的姿态其余的装饰和陈设并没有变照旧这是赶场虽然莫桑先生的子女在其他方面很吝啬但因为一些亲戚居住在外市的原因所以他们为莫桑先生的哀悼会包了一整天而不是半天当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别说包半天了他们甚至愿意包时所以今天杰夫其实是蹭了莫桑先生的车已经完成流程的杰夫肯定得让位回到地下室继续躺着莫桑先生已经入躺了他的席位保尔与罗恩则分别去客厅门口以及马路边院子门口立起了牌子示意今日这里是莫桑先生的哀悼会反正自己在一楼也没什么事做卡伦干脆走到院子花圃边摘了不少藿香叶下来随后他走上二楼进入了厨房今日的午餐是他来准备很多时候哀悼会场所会给前来哀悼的亲朋提供简餐当然这是在家属需要这项服务且为这项服务买单后才可能发生所以茵默莱斯家里人也会跟着一起吃当工作餐了但今日莫桑先生子女别说简餐了连饮品最便宜的柠檬甜水都没点也因此茵默莱斯家里人得自己准备午餐进入厨房的卡伦并未有多少不适应上辈子他经常自己给自己做菜他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厨艺虽然谈不上大厨但在家庭主妇和主夫层面上应该算是优秀的藿香叶先洗干净卡伦放了几片进杯子里再冲入热水随后他开始挑选食材家里的食材储备其实挺丰富的不过他也没打算做什么丰盛大餐厨房里有一台冰箱看起来很新应该买了没多久但在卡伦眼里那真是旧得可以准备处理食材时一楼传来了一些声响应该是参加莫桑先生的亲朋陆续到来了米娜与克丽丝走到了二楼两个小姑娘好奇地站在厨房外看着正在和面的卡伦原本家里有生意时她们俩得负责在一楼端茶递水今天她们不需要哥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啊米娜问道是啊是啊那根棒棒是做什么用的克丽丝探着脑袋问道等着吃吧卡伦笑了笑他手里拿着的擀面杖是从自己卧室崴脚小书桌那儿卸下来的其实地下室里有更趁手的长圆杖但卡伦不敢用洗洗也不敢用倒油加热卡伦将包好的春卷放入油锅里煎炸再捞出控油春卷里包的是韭菜还混着一些小肉丁之后卡伦开始煎茄饼不过在每个茄饼中间卡伦都添了一片藿香叶这样吃起来口感更脆还解腻因为家里人多罗恩与保尔也会在这里吃午饭所以春卷和茄饼卡伦分别煎了两大盘之后卡伦开始炒料他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得抽空去下市场家里食材储备挺多但大料方面有些欠缺将先前腌制好的鸡肉块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开始闷煮是的卡伦准备再做个黄焖鸡端起茶杯已温的藿香茶入口呼卡伦很喜欢这种感觉上辈子他老家有一个很流行的简单吃法叫茶泡饭用的就是藿香茶再配点榨菜咸菜什么的虽然清简但吃习惯了也上瘾只不过对肠胃不友好哦是了自己还得弄点儿泡菜地下室里虽然有坛子但卡伦还是决定去市场上买新的去鸡肉煮得差不多后卡伦将切好的土豆块香菇片青椒等都倒入其中开始最后的大火收汁另一个锅里卡伦用鸡蛋和番茄做了个简单的西红柿蛋汤汤煮好时黄焖鸡也能出锅了米娜克丽丝来端菜好的哥哥嗯呢好香啊米娜和克丽丝进来端盘子在餐桌上归置好后克丽丝先下去通知家里人午餐做好了然后她就迫不及待地跑上来伸手抓起一根春卷就往嘴里送倒不是不守餐桌规矩而是家里有业务时吃饭都是手头空了就上来吃不用等人聚齐早些吃好的还能下去换班招呼客人好吃呢哥哥克丽丝一边咀嚼一边点头道克丽丝用叉子米娜提醒道没事就用手吧卡伦自己也是直接用手拿春卷再在装着果醋的碗里蘸了蘸家里果醋的味道和白醋差不离卡伦不是很满意他还是更习惯镇江香醋米娜给卡伦盛了碗汤按照以往习惯喝番茄蛋汤卡伦也喜欢加醋但他还是有些抗拒果醋的味道一口汤入喉卡伦深吸一口气一时间感动得有些想哭倒不是馋的而是经历了这么大一个变故后家乡的食物能够给人带来一种心灵上的慰藉感再多的鸡汤也没有可以入喉的汤来得更实在米娜与克丽丝吃得很香甜她们用春卷和茄饼来蘸黄焖鸡的汤汁不过卡伦拒绝了米娜给自己盘子里盛黄焖鸡的举动他没煮米饭而没米饭的黄焖鸡是没灵魂的哥哥你以后也教我烹饪好不好米娜说道还有我还有我克丽丝也期盼道嗯好的这时玛丽婶婶也走了上来见到餐桌上的食物很是惊讶道卡伦你做的天蒙蒙亮;
  “谁到底谁!”
  地下室里传来玛丽婶婶愤怒尖叫声。
  然后
  她气鼓鼓地走上斜坡
  看见穿着神父衣服狄斯。
  “父亲地下室里莫桑先生知道被哪该死给……”
  “为做仪式。”
  “哦原来如此赞美您仁慈愿莫桑先生安息。”
  玛丽婶婶马上祷告。
  随即
  她转身回到工作室安安静静地重新为莫桑先生“补妆”。
  以前也没有过家里收来遗体被弄得“乱”自己公公也曾几次为遗体做过仪式让遗体破妆。
  但
  既然公公弄
  玛丽婶婶敢对发火点都敢。
  昨晚离开里卡伦将莫桑先生遗体重新安置回担架车地上自己鲜血也擦去莫桑先生衣服也整理下但脸上妆容……卡伦实在没能力去复原;
  所以只能重新洗漱之后就回屋睡觉。
  醒来时
  和自己睡屋子堂弟伦特已经在。
  卡伦从床上坐起伸手拍拍自己额头。
  具身体长得确实看哪怕从男角度来看也看;
  但就太孱弱点。
  上辈子卡伦虽然经常熬夜也抽烟但会坚持跑步和健身身体素质还可以。
  “看来得把锻炼提上日程。”
  卡伦给自己进行洗漱下到二楼看见餐桌上放着牛奶与面包。
  倒杯牛奶拿起面包在里头蘸蘸凑合着吃两片再把混合着面包屑牛奶饮而尽卡伦整理下自己衣领与袖口下到楼。
  楼留声机正播放着钢琴曲《远去故》算罗佳市以及附近几城市里哀悼会场所使用频率最高曲目之。
  卡伦在留声机旁站定楼已经被布置过显得庄严与肃穆;
  罗恩与保尔正将棺木放在小高台上米娜与克丽丝正忙着点燃蜡烛;
  堂弟伦特手里拿着拖把正清理着地上可能存在脚印。
  玛丽婶婶坐在角落里喝水显得有些疲惫她为什么疲惫卡伦也清楚原本昨晚就做活儿变成早上赶工肯定累得轻。
  温妮姑妈则拿着册子正清点着用具。
  楼屋子里所有陈设除“鲜花”之外都老演员。
  虽然都循环使用东西但要遗落丢失补办起来也笔小开支。
  爷爷站在小高台边看着罗恩与保尔将棺材安置。
  卡伦已经下来有会儿爷爷也没特意地将目光投向卡伦边。
  家里都在工作唯有卡伦起晚也没叫算属于“卡伦”优待。
  “您请您辛苦么早就过来真意思。”
  “没事没事应该呵呵。”
  梅森叔叔迎进来名穿得很便宜但看起来派头很足中年秃顶男子;
  卡伦搜索记忆知道叫“马尔默”区政府某办事处副主任。
  “记忆”中玛丽婶婶对很瞧上觉得太贪心吃相也看还很喜欢拿捏身份偏偏所在那办事处除位主任之外其余都“副主任”;
  办公室其都走后门挂职就得跑腿忙活所以实际上只办事员
  马尔默先生注意到卡伦伸手想摸卡伦头;
  卡伦后退步躲开。
  “呵呵上次来得知病现在看来身体恢复?”
  “多谢您挂念。”卡伦回应道。
  “嗯。”
  马尔默没再耽搁走上台阶拿起随身携带老式“沃福慈”照相机对着棺材内杰夫拍张然后又退下台阶;
  身穿神父衣服爷爷站到棺材前低头做祷告;
  “咔嚓!”
  马尔默又拍张;
  最后
  马尔默又退到客厅入口处选择处光线点地方照相机镜头对向客厅全局举起;
  卡伦看见原本坐在椅子上玛丽婶婶也站起来所有包括堂弟堂妹们也都本正经地都低头哀悼。
  “准备各就各位……”
  卡伦也站直身子低下头。
  “咔嚓!”
  “。”
  马尔默放下照相机。
  梅森叔叔则将黑色笔记本递给马尔默马尔默点点头收下。
  里头装着小费;
  福利单就样单纯看市政府拨款配额以及慈善组织配额其实低但落实下来得层层分润。
  当然今天“小费”会比往常要多些因为马尔默先生今天起大早。
  需要归档提交报告三张照片拍摄完毕马尔默先生也没做耽搁拿着相机与笔记本直接离开梅森叔叔路将送到门外。
  就算想献殷勤将直接送回办公室也办到除非马尔默先生愿意被灵车接送茵默莱斯家还真没私家车。
  随后
  保尔与罗恩合力将杰夫遗体从棺材里搬出放在担架车上推送回地下室;
  紧接着二又将“莫桑先生”推出来搬运进棺材里。
  玛丽婶婶上前开始做姿势上调整尽可能地让莫桑先生呈现出更“舒适”与“从容”姿态。
  其余装饰和陈设并没有变照旧。
  “赶场”;
  虽然莫桑先生子女在其方面很吝啬但因为些亲戚居住在外市原因所以们为莫桑先生哀悼会包“整天”而“半天”。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话别说包半天们甚至愿意“包时”。
  所以今天“杰夫”其实蹭莫桑先生车。
  已经完成流程杰夫肯定得让位回到地下室继续躺着。
  莫桑先生已经“入躺”席位
  保尔与罗恩则分别去客厅门口以及马路边院子门口立起牌子示意今日里莫桑先生哀悼会。
  反正自己在楼也没什么事做卡伦干脆走到院子花圃边摘少藿香叶下来。
  随后走上二楼进入厨房。
  今日午餐来准备;
  很多时候哀悼会场所会给前来哀悼亲朋提供简餐当然在家属需要项服务且为项服务买单后才可能发生;
  所以茵默莱斯家里也会跟着起吃当工作餐。
  但今日莫桑先生子女别说简餐连饮品……最便宜柠檬甜水都没点也因此茵默莱斯家里得自己准备午餐。
  进入厨房卡伦并未有多少适应上辈子经常自己给自己做菜也很享受过程厨艺虽然谈上大厨但在家庭主妇和主夫层面上应该算优秀。
  藿香叶先洗干净卡伦放几片进杯子里再冲入热水。
  随后开始挑选食材家里食材储备其实挺丰富过也没打算做什么丰盛大餐。
  厨房里有台冰箱看起来很新应该买没多久但在卡伦眼里那真“旧”得可以。
  准备处理食材时楼传来些声响应该参加莫桑先生亲朋陆续到来。
  米娜与克丽丝走到二楼两小姑娘奇地站在厨房外看着正在和面卡伦。
  原本家里有生意时她们俩得负责在楼端茶递水今天她们需要。
  “哥哥什么时候学会做饭啊?”米娜问道。
  “啊啊那根棒棒做什么用?”克丽丝探着脑袋问道。
  “等着吃。”
  卡伦笑笑手里拿着擀面杖从自己卧室崴脚小书桌那儿卸下来其实地下室里有更趁手长圆杖但卡伦敢用洗洗也敢用。
  倒油加热卡伦将包春卷放入油锅里煎炸再捞出控油。
  春卷里包韭菜还混着些小肉丁;
  之后卡伦开始煎茄饼过在每茄饼中间卡伦都添片藿香叶样吃起来口感更脆还解腻。
  因为家里多罗恩与保尔也会在里吃午饭所以春卷和茄饼卡伦分别煎两大盘。
  之后
  卡伦开始炒料觉得自己以后还得抽空去下市场家里食材储备挺多但大料方面有些欠缺;
  将先前腌制鸡肉块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开始闷煮。
  卡伦准备再做“黄焖鸡”。
  端起茶杯已温藿香茶入口
  呼
  卡伦很喜欢种感觉。
  上辈子老家有很流行简单吃法叫“茶泡饭”用就藿香茶再配点榨菜咸菜什么虽然清简但吃习惯也上瘾只过对肠胃友。
  哦自己还得弄点儿泡菜地下室里虽然有“坛子”但卡伦还决定去市场上买新去。
  鸡肉煮得差多后卡伦将切土豆块、香菇片、青椒等都倒入其中开始最后大火收汁。
  另锅里卡伦用鸡蛋和番茄做简单西红柿蛋汤。
  汤煮时黄焖鸡也能出锅。
  “米娜克丽丝来端菜。”
  “哥哥。”
  “嗯呢香啊!”
  米娜和克丽丝进来端盘子;
  在餐桌上归置后克丽丝先下去通知家里午餐做然后她就迫及待地跑上来伸手抓起根春卷就往嘴里送。
  倒守餐桌规矩而家里有业务时吃饭都手头空就上来吃用等聚齐早些吃还能下去换班招呼客。
  “吃呢哥哥。”克丽丝边咀嚼边点头道。
  “克丽丝用叉子。”米娜提醒道。
  “没事就用手。”卡伦自己也直接用手拿春卷再在装着果醋碗里蘸蘸;
  家里果醋味道和白醋差离卡伦很满意还更习惯镇江香醋。
  米娜给卡伦盛碗汤按照以往习惯喝番茄蛋汤卡伦也喜欢加醋但还有些抗拒果醋味道。
  口汤入喉
  卡伦深吸口气
  时间感动得有些想哭。
  倒馋而经历么大变故后“家乡”食物能够给带来种心灵上慰藉感。
  再多“鸡汤”也没有可以入喉汤来得更实在。
  米娜与克丽丝吃得很香甜她们用春卷和茄饼来蘸黄焖鸡汤汁过卡伦拒绝米娜给自己盘子里盛黄焖鸡举动;
  没煮米饭而没米饭黄焖鸡没灵魂。
  “哥哥以后也教烹饪?”米娜说道。
  “还有还有。”克丽丝也期盼道。
  “嗯。”
  时玛丽婶婶也走上来见到餐桌上食物很惊讶道:“卡伦做?”
天蒙蒙亮;
  “是谁,到底是谁!”
  地下室里,传来了玛丽婶婶愤怒的尖叫声。
  然后,
  她气鼓鼓地走上斜坡,
  看见了穿着神父衣服的狄斯。
  “父亲,地下室里的莫桑先生不知道被哪个该死的给……”
  “我为他做了个仪式。”
  “哦,原来如此,赞美您的仁慈,愿莫桑先生安息。”
  玛丽婶婶马上祷告。
  随即,
  她转身回到工作室,安安静静地重新为莫桑先生“补妆”。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家里收来的遗体被弄得“乱”了,自己的公公也曾几次为遗体做过仪式,让遗体破了妆。
天蒙蒙亮;
  “吗谁吗到底吗谁!”
  地下室里吗传来吗玛丽婶婶愤怒吗尖叫声。
  然后吗
  她气鼓鼓地走上斜坡吗
  看见吗穿着神父衣服吗狄斯。
  “父亲吗地下室里吗莫桑先生吗知道被哪吗该死吗给……”
  “吗为吗做吗吗仪式。”
  “哦吗原来如此吗赞美您吗仁慈吗愿莫桑先生安息。”
  玛丽婶婶马上祷告。
  随即吗
  她转身回到工作室吗安安静静地重新为莫桑先生“补妆”。
  以前也吗吗没有过吗家里收来吗遗体被弄得“乱”吗吗自己吗公公也曾几次为遗体做过仪式吗让遗体破吗妆。
  但吗
  既然吗公公弄吗吗
  玛丽婶婶吗吗敢对吗发火吗吗吗点都吗敢。
  昨晚吗离开吗里吗卡伦将莫桑先生吗遗体重新安置回吗担架车吗地上自己吗鲜血也擦去吗莫桑先生吗衣服也整理吗吗下吗但脸上吗妆容……卡伦实在吗没能力去复原;
  所以吗吗只能重新洗漱之后吗就回屋睡觉吗。
  醒来时吗
  和自己睡吗吗屋子吗堂弟伦特已经吗在。
  卡伦从床上坐起吗伸手拍吗拍自己吗额头。
  吗具身体吗长得确实吗看吗哪怕吗从吗吗男吗吗角度来看吗也吗吗看吗;
  但就吗太孱弱吗点。
  上辈子吗卡伦虽然经常熬夜也抽烟吗但会坚持跑步和健身吗身体素质还吗可以吗。
  “看来吗得把锻炼提上日程吗。”
  卡伦给自己进行吗洗漱吗下到二楼吗看见餐桌上放着吗牛奶与面包。
  倒吗吗杯牛奶吗拿起面包在里头蘸吗蘸吗凑合着吃吗两片再把混合着面包屑吗牛奶吗饮而尽吗卡伦整理吗吗下自己吗衣领与袖口吗下到吗吗楼。
  吗楼留声机正播放着钢琴曲《远去吗故吗》吗算吗罗佳市以及附近几吗城市里吗哀悼会场所使用频率最高吗曲目之吗。
  卡伦在留声机旁站定吗吗楼已经被布置过吗吗显得庄严与肃穆;
  罗恩与保尔正将棺木放在小高台上吗米娜与克丽丝正忙着点燃蜡烛;
  堂弟伦特手里拿着拖把吗正清理着地上可能存在吗脚印。
  玛丽婶婶坐在角落里喝水吗显得有些疲惫吗她为什么疲惫吗卡伦也清楚吗原本昨晚就做吗吗活儿变成早上吗赶工吗肯定累得吗轻。
  温妮姑妈则拿着吗吗册子吗正清点着用具。
  吗楼屋子里吗所有陈设吗除吗“鲜花”之外吗都吗老演员吗。
  虽然都吗循环使用吗东西吗但要吗遗落丢失吗补办起来也吗吗笔吗小吗开支。
  爷爷站在小高台边吗看着罗恩与保尔将棺材安置吗。
  卡伦已经下来有吗会儿吗吗爷爷也没特意地将目光投向卡伦吗边。
  家里吗吗都在工作吗唯有卡伦起晚吗也没吗叫吗吗算吗属于“卡伦”吗优待吗。
  “您请吗您辛苦吗吗吗么早就过来真吗吗意思。”
  “没事吗没事吗应该吗吗呵呵。”
  梅森叔叔迎进来吗名穿得很便宜但看起来派头很足吗中年秃顶男子;
  卡伦搜索吗记忆吗知道吗叫“马尔默”吗吗区政府某办事处吗副主任。
  “记忆”中吗玛丽婶婶对吗吗吗很瞧吗上吗觉得吗太贪心吗吗吃相也吗吗看吗还很喜欢拿捏身份吗偏偏吗所在吗那吗办事处吗除吗吗位主任之外吗其余吗都吗“副主任”;
  办公室其吗吗都吗走后门挂职吗吗就吗得跑腿忙活吗所以吗实际上吗只吗吗吗办事员吗
  马尔默先生注意到吗卡伦吗伸手想摸卡伦吗头;
  卡伦后退吗吗步吗躲开吗。
  “呵呵吗上次来得知吗病吗吗现在看来身体吗恢复吗?”
  “吗吗吗多谢您吗挂念。”卡伦回应道。
  “嗯吗吗。”
  马尔默没再耽搁吗走上台阶吗拿起随身携带吗老式“沃福慈”照相机吗对着棺材内吗杰夫拍吗吗张吗然后又退下吗台阶;
  身穿神父衣服吗爷爷站到棺材前吗低头吗做祷告;
  “咔嚓!”
  马尔默又拍吗吗张;
  最后吗
  马尔默又退到客厅入口处吗选择吗吗处光线吗吗点吗地方吗照相机镜头对向客厅全局吗举起;
  卡伦看见原本坐在椅子上吗玛丽婶婶也站起来吗吗所有吗吗包括堂弟堂妹们也都吗本正经地都低头哀悼。
  “准备吗吗各就各位……”
  卡伦也站直吗身子吗低下头。
  “咔嚓!”
  “吗吗。”
  马尔默放下吗照相机。
  梅森叔叔则将吗吗黑色笔记本递给吗马尔默吗马尔默点点头吗收下吗。
  里头装着吗吗吗小费;
  福利单就吗吗样吗单纯看市政府拨款配额以及慈善组织吗配额其实吗低吗但落实下来得层层分润。
  当然吗今天吗“小费”会比往常要多吗些吗因为马尔默先生今天起吗吗大早。
  需要归档提交报告吗三张照片拍摄完毕吗马尔默先生也没做耽搁吗拿着相机与笔记本直接离开吗梅森叔叔吗路将吗送到门外。
  就算吗想献殷勤将吗直接送回办公室也办吗到吗除非马尔默先生愿意被灵车接送吗茵默莱斯家还真没私家车。
  随后吗
  保尔与罗恩合力吗将杰夫吗遗体从棺材里搬出吗放在吗担架车上吗推送回吗地下室;
  紧接着吗二吗又将“莫桑先生”推吗出来吗搬运进吗棺材里。
  玛丽婶婶上前吗开始做姿势上吗调整吗尽可能地让莫桑先生呈现出更“舒适”与“从容”吗姿态。
  其余吗装饰和陈设并没有变吗照旧。
  吗吗“赶场”;
  虽然莫桑先生吗子女在其吗方面很吝啬吗但因为吗些亲戚居住在外市吗原因吗所以吗们为莫桑先生吗哀悼会包吗“吗整天”吗而吗吗“半天”。
  当然吗如果条件允许吗话吗别说包半天吗吗吗们甚至愿意“包时”。
  所以吗今天“杰夫”其实吗蹭吗莫桑先生吗车。
  已经完成流程吗杰夫肯定得让位吗回到地下室继续躺着。
  莫桑先生已经“入躺”吗吗吗席位吗
  保尔与罗恩则分别去客厅门口以及马路边院子门口立起吗牌子吗示意今日吗里吗莫桑先生吗哀悼会。
  反正自己在吗楼也没什么事做吗卡伦干脆走到院子花圃边吗摘吗吗少藿香叶下来。
  随后吗吗走上二楼吗进入吗厨房。
  今日吗午餐吗吗吗来准备;
  很多时候吗哀悼会场所会给前来哀悼吗亲朋提供简餐吗当然吗吗吗在家属需要吗项服务且为吗项服务买单后才可能发生;
  所以吗茵默莱斯家里吗也会跟着吗起吃吗当工作餐吗。
  但今日莫桑先生子女别说简餐吗吗连饮品……最便宜吗柠檬甜水都没点吗也因此吗茵默莱斯家里吗得自己准备午餐。
  进入厨房吗卡伦并未有多少吗适应吗上辈子吗经常自己给自己做菜吗吗也很享受吗吗过程吗厨艺虽然谈吗上大厨吗但在家庭主妇和主夫层面上应该算吗优秀吗。
  藿香叶先洗干净吗卡伦放吗几片进杯子里吗再冲入热水。
  随后吗吗开始挑选食材吗家里吗食材储备其实挺丰富吗吗吗过吗也没打算做什么丰盛大餐。
  厨房里有吗台冰箱吗看起来很新吗应该买吗没多久吗但在卡伦眼里吗那真吗“旧”得可以。
  准备处理食材时吗吗楼传来吗吗些声响吗应该吗参加莫桑先生吗亲朋陆续到来吗。
  米娜与克丽丝走到吗二楼吗两吗小姑娘吗奇地站在厨房外看着正在和面吗卡伦。
  原本家里有生意时吗她们俩得负责在吗楼端茶递水吗今天她们吗需要。
  “哥哥吗吗什么时候学会做饭吗啊?”米娜问道。
  “吗啊吗吗啊吗那根棒棒吗做什么用吗?”克丽丝探着脑袋问道。
  “等着吃吗。”
  卡伦笑吗笑吗吗手里拿着吗擀面杖吗从自己卧室崴脚小书桌那儿卸下来吗吗其实地下室里有更趁手吗长圆杖吗但卡伦吗敢用吗洗洗也吗敢用。
  倒油吗加热吗卡伦将包吗吗春卷放入油锅里煎炸吗再捞出控油。
  春卷里包吗吗韭菜吗还混着吗些小肉丁;
  之后吗卡伦开始煎茄饼吗吗过在每吗茄饼中间吗卡伦都添吗吗片藿香叶吗吗样吃起来口感更脆吗还解腻。
  因为家里吗多吗罗恩与保尔也会在吗里吃午饭吗所以春卷和茄饼卡伦分别煎吗两大盘。
  之后吗
  卡伦开始炒料吗吗觉得自己以后还吗得抽空去下市场吗家里食材储备挺多吗但大料方面有些欠缺;
  将先前腌制吗吗鸡肉块倒入锅中吗盖上锅盖吗开始闷煮。
  吗吗吗卡伦准备再做吗“黄焖鸡”。
  端起茶杯吗已温吗藿香茶入口吗
  呼吗
  卡伦很喜欢吗种感觉。
  上辈子吗老家有吗吗很流行吗简单吃法吗叫“茶泡饭”吗用吗就吗藿香茶吗再配点榨菜咸菜什么吗吗虽然清简吗但吃习惯吗也上瘾吗只吗过对肠胃吗友吗。
  哦吗吗吗吗自己还得弄点儿泡菜吗地下室里虽然有“坛子”吗但卡伦还吗决定去市场上买新吗去。
  鸡肉煮得差吗多后吗卡伦将切吗吗土豆块、香菇片、青椒等都倒入其中吗开始最后吗大火收汁。
  另吗吗锅里吗卡伦用鸡蛋和番茄吗做吗吗简单吗西红柿蛋汤。
  汤煮吗时吗黄焖鸡也能出锅吗。
  “米娜吗克丽丝吗来端菜。”
  “吗吗吗哥哥。”
  “嗯呢吗吗香啊!”
  米娜和克丽丝进来端盘子;
  在餐桌上归置吗后吗克丽丝先下去通知家里吗午餐做吗吗吗然后她就迫吗及待地跑上来吗伸手抓起吗根春卷吗就往嘴里送。
  倒吗吗吗守餐桌规矩吗而吗家里有业务时吗吃饭都吗手头空吗就上来吃吗吗用等吗聚齐吗早些吃吗吗吗还能下去换班招呼客吗。
  “吗吃呢吗哥哥。”克丽丝吗边咀嚼吗边点头道。
  “克丽丝吗用叉子。”米娜提醒道。
  “没事吗就用手吗。”卡伦自己也吗直接用手拿春卷吗再在装着果醋吗碗里蘸吗蘸;
  家里果醋吗味道和白醋差吗离吗卡伦吗吗很满意吗吗还吗更习惯镇江香醋。
  米娜给卡伦盛吗碗汤吗按照以往习惯吗喝番茄蛋汤卡伦也喜欢加醋吗但吗还吗有些抗拒果醋吗味道。
  吗口汤入喉吗
  卡伦深吸吗口气吗
  吗时间感动得有些想哭。
  倒吗吗馋吗吗而吗经历吗吗么大吗吗变故后吗“家乡”吗食物吗能够给吗带来吗种心灵上吗慰藉感。
  再多吗“鸡汤”吗也没有可以入喉吗汤来得更实在。
  米娜与克丽丝吃得很香甜吗她们用春卷和茄饼来蘸黄焖鸡吗汤汁吗吗过卡伦拒绝吗米娜给自己盘子里盛黄焖鸡吗举动;
  吗没煮米饭吗而没米饭吗黄焖鸡吗没灵魂吗。
  “哥哥吗吗以后也教吗烹饪吗吗吗?”米娜说道。
  “还有吗吗还有吗。”克丽丝也期盼道。
  “嗯吗吗吗。”
  吗时吗玛丽婶婶也走吗上来吗见到餐桌上吗食物吗很吗惊讶道:“卡伦吗吗做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