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三头真君、葫芦妖人与卖栗婆

下载免费读
陶潜做了回围观群众,完全没去听那捕快的宣讲。
  目光径直锁定告示板上的通缉令,被标注为江洋大盗、谋逆乱党之类的嫌犯,陶潜直接忽略。
  前者他没办法鉴别,后者的话,陶潜倒是巴不得他们成功逃离。
  陶潜之所以忽然来了灵感要选这些被通缉的凶徒作为自己的实战目标,原因自然是他有机会找到他们。
  而前提条件是,必须是修士。
  一如昨日寻仙码头上的“洪黑虎父子”,两人出场之前,陶潜其实都有所感知。
  某种程度上,陶潜的这种感知能力。
  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种“超凡雷达”,只是有着范围限制罢了。
  陶潜的打算,是先记住他们,而后满县城的溜达。
  若有残暴凶恶的左道术士之流混入,陶潜必将先一步发现他们。
  届时,陶潜将视双方强弱差距,决定要不要出手。
  这么说起来好像是有些怂,但陶潜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修行界的萌新,处于黑暗乱世到来之际,苟一些才是正常的。
  动念间,陶潜已然剔除凡人匪患。
  所视所记,皆是罪大恶极,且都表现出超凡诡异一面的旁门左道。
  “袁河,三十岁,高七尺二寸,苍梧人士,其人深目虬须,常作道士打扮,自称擅‘召天女之术’,哄骗富户给予钱财,再召来天女以偿,实则其人擅幻术,所谓天女,乃是以稻草衣物,再装填猪肉猪皮之类物事伪之。”
  “若见此人,通报消息者,赏格十块银元,将其捉拿归案者,赏格一百银元。”
  只第一个术士通缉犯,就惊到了陶潜。
  这段话,粗俗易懂。
  简要概述就是有个术士擅长幻术,能让人以为自己在和“天女”般存在交合,实则给你的是个粗糙猪肉娃娃,这术士以此来骗钱。
  陶潜先是惊,然后就被赏钱吸引去了目光。
  “一百银元,嘶,这厮居然这么值钱?”
  毫不意外,陶潜很心动。
  虽然靠着画报女郎和艳俗禁书,陶潜一上午赚了不少。
  但银元此物,谁会嫌少呢。
  他若真的成功抓捕了邪修,也不用亲身去领赏,这方面早有相关代理人,不必担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当然,真要引得陶潜出手。
  必须得是那种真正穷凶极恶的邪修术士,另外修为手段也必须比他弱小,好在这两方面,陶潜都有着验证之法,不会发生误杀好人那种狗血之事。
  定了念头,陶潜目光一凝,继续往下扫掠。
  “阮肚儿,二十岁,高约六尺一寸,南粤本地人士,其虽瘦却精壮如兽,修了一门唤作‘水兽术’的邪术,可长出腮、蹼等物,匿于水下达数日之久……此人倚仗此术,在河道、口岸、山溪等地匿藏,常拖人入水,溺杀后食之,凶残之极已非人,乃畜也。”
  “若发觉此人,切不可声张惊扰,通报消息者,赏格二十银元。”
  “若有正道修士见之捉拿,赏格两百银元。”
  “水猴子术士?”
  不由自主的,陶潜吐槽了一句道。
  赏金再度提高,不过这次,陶潜倒是很认可。
  乍看上去,这唤作“阮肚儿”的左道术士不怎么强。
  可仔细分析来,就知此人必定很难缠。
  按照《无名秘册》里的形容,这种修了与水相关邪术,还喜欢食人的修士,隐匿之法肯定很出色,滑溜且残忍。。
  若一不小心被他拖下水,那即便高他一个阶段,也很难逃脱被吃的命运。
  要抓这种术士,须得请来克制他的同等级术士,否则极难。
  “我拥有的駮龙之力,倒刚好克制这厮,若有碰上了,有机会可以出手。”
  陶潜嘀咕一句。
  继续往下看,接下来一个个为非作歹,残暴邪恶的旁门左道,纷纷映入陶潜目中。
  “汪寒水,四十岁,高约七尺一寸,自南方瘴气丛生之地而出的凶人,天生畸形,传言其在母腹中时便生吞了自家两个兄弟,致使左右肩各多一颗肉瘤,其人在瘴林中误得了邪术传承,修成后下山为匪,自号‘三头真君’,生性凶残,喜食人,好**,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其人已加入妖神乱军,但不服管教,常私自往各处劫掠,若遇险再躲回乱军,着实可恶。”
陶潜做了回围观群众,完全没去听那捕快的宣讲。
  目光径直锁定告示板上的通缉令,被标注为江洋大盗、谋逆乱党之类的嫌犯,陶潜直接忽略。
  前者他没办法鉴别,后者的话,陶潜倒是巴不得他们成功逃离。
  陶潜之所以忽然来了灵感要选这些被通缉的凶徒作为自己的实战目标,原因自然是他有机会找到他们。
  而前提条件是,必须是修士。
  一如昨日寻仙码头上的“洪黑虎父子”,两人出场之前,陶潜其实都有所感知。
  某种程度上,陶潜的这种感知能力。
  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种“超凡雷达”,只是有着范围限制罢了。
  陶潜的打算,是先记住他们,而后满县城的溜达。
  若有残暴凶恶的左道术士之流混入,陶潜必将先一步发现他们。
  届时,陶潜将视双方强弱差距,决定要不要出手。
  这么说起来好像是有些怂,但陶潜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修行界的萌新,处于黑暗乱世到来之际,苟一些才是正常的。
  动念间,陶潜已然剔除凡人匪患。
  所视所记,皆是罪大恶极,且都表现出超凡诡异一面的旁门左道。
  “袁河,三十岁,高七尺二寸,苍梧人士,其人深目虬须,常作道士打扮,自称擅‘召天女之术’,哄骗富户给予钱财,再召来天女以偿,实则其人擅幻术,所谓天女,乃是以稻草衣物,再装填猪肉猪皮之类物事伪之。”
  “若见此人,通报消息者,赏格十块银元,将其捉拿归案者,赏格一百银元。”
  只第一个术士通缉犯,就惊到了陶潜。
  这段话,粗俗易懂。
  简要概述就是有个术士擅长幻术,能让人以为自己在和“天女”般存在交合,实则给你的是个粗糙猪肉娃娃,这术士以此来骗钱。
  陶潜先是惊,然后就被赏钱吸引去了目光。
  “一百银元,嘶,这厮居然这么值钱?”
  毫不意外,陶潜很心动。
  虽然靠着画报女郎和艳俗禁书,陶潜一上午赚了不少。
  但银元此物,谁会嫌少呢。
  他若真的成功抓捕了邪修,也不用亲身去领赏,这方面早有相关代理人,不必担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当然,真要引得陶潜出手。
  必须得是那种真正穷凶极恶的邪修术士,另外修为手段也必须比他弱小,好在这两方面,陶潜都有着验证之法,不会发生误杀好人那种狗血之事。
  定了念头,陶潜目光一凝,继续往下扫掠。
  “阮肚儿,二十岁,高约六尺一寸,南粤本地人士,其虽瘦却精壮如兽,修了一门唤作‘水兽术’的邪术,可长出腮、蹼等物,匿于水下达数日之久……此人倚仗此术,在河道、口岸、山溪等地匿藏,常拖人入水,溺杀后食之,凶残之极已非人,乃畜也。”
  “若发觉此人,切不可声张惊扰,通报消息者,赏格二十银元。”
  “若有正道修士见之捉拿,赏格两百银元。”
  “水猴子术士?”
  不由自主的,陶潜吐槽了一句道。
  赏金再度提高,不过这次,陶潜倒是很认可。
  乍看上去,这唤作“阮肚儿”的左道术士不怎么强。
  可仔细分析来,就知此人必定很难缠。
  按照《无名秘册》里的形容,这种修了与水相关邪术,还喜欢食人的修士,隐匿之法肯定很出色,滑溜且残忍。。
  若一不小心被他拖下水,那即便高他一个阶段,也很难逃脱被吃的命运。
  要抓这种术士,须得请来克制他的同等级术士,否则极难。
  “我拥有的駮龙之力,倒刚好克制这厮,若有碰上了,有机会可以出手。”
  陶潜嘀咕一句。
  继续往下看,接下来一个个为非作歹,残暴邪恶的旁门左道,纷纷映入陶潜目中。
  “汪寒水,四十岁,高约七尺一寸,自南方瘴气丛生之地而出的凶人,天生畸形,传言其在母腹中时便生吞了自家两个兄弟,致使左右肩各多一颗肉瘤,其人在瘴林中误得了邪术传承,修成后下山为匪,自号‘三头真君’,生性凶残,喜食人,好**,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其人已加入妖神乱军,但不服管教,常私自往各处劫掠,若遇险再躲回乱军,着实可恶。”
  “若发觉此人,通报消息者,赏格八十银元。”
  “若有正道修士将其捉拿,赏格五百银元。”
  ……
  “郑大标,三十岁,高约六尺三寸,福闽省人士,幼时得一异人教授邪术,还得一异宝‘红线葫芦’,似也因此迷了心智,竟一夜之间发狂,以葫芦收了全家性命,化血水服之。”
  “其人自号葫芦仙人,实则为一妖人,已加入妖神乱军。”
  “若发觉此人,通报消息者,赏格一百银元。”
  “将其捉拿者,赏格八百银元。”
  ……
  “董尚,四十岁,高约六尺四寸,不知何方人士,其人獐头鼠目,嘴角生一大黑痣,擅迷魂、隐匿、庖丁三异术,惯常于白日挑选孕妇作为目标,深夜潜入,以邪术迷惑孕妇及其家人,令他们甘愿听从,无感无觉,此人再以刀剖腹取婴,供其修炼邪术。”
陶潜做回围观群众完全没去听那捕快宣讲。
  目光径直锁定告示板上通缉令被标注为江洋大盗、谋逆乱党之类嫌犯陶潜直接忽略。
  前者没办法鉴别后者话陶潜倒巴得们成功逃离。
  陶潜之所以忽然来灵感要选些被通缉凶徒作为自己实战目标原因自然有机会找到们。
  而前提条件必须修士。
  如昨日寻仙码头上“洪黑虎父子”两出场之前陶潜其实都有所感知。
  某种程度上陶潜种感知能力。
  完全可以称得上种“超凡雷达”只有着范围限制罢。
  陶潜打算先记住们而后满县城溜达。
  若有残暴凶恶左道术士之流混入陶潜必将先步发现们。
  届时陶潜将视双方强弱差距决定要要出手。
  么说起来像有些怂但陶潜觉得自己作为修行界萌新处于黑暗乱世到来之际苟些才正常。
  动念间陶潜已然剔除凡匪患。
  所视所记皆罪大恶极且都表现出超凡诡异面旁门左道。
  “袁河三十岁高七尺二寸苍梧士其深目虬须常作道士打扮自称擅‘召天女之术’哄骗富户给予钱财再召来天女以偿实则其擅幻术所谓天女乃以稻草衣物再装填猪肉猪皮之类物事伪之。”
  “若见此通报消息者赏格十块银元将其捉拿归案者赏格百银元。”
  只第术士通缉犯就惊到陶潜。
  段话粗俗易懂。
  简要概述就有术士擅长幻术能让以为自己在和“天女”般存在交合实则给粗糙猪肉娃娃术士以此来骗钱。
  陶潜先惊然后就被赏钱吸引去目光。
  “百银元嘶厮居然么值钱?”
  毫意外陶潜很心动。
  虽然靠着画报女郎和艳俗禁书陶潜上午赚少。
  但银元此物谁会嫌少呢。
  若真成功抓捕邪修也用亲身去领赏方面早有相关代理必担心暴露自己身份。
  当然真要引得陶潜出手。
  必须得那种真正穷凶极恶邪修术士另外修为手段也必须比弱小在两方面陶潜都有着验证之法会发生误杀那种狗血之事。
  定念头陶潜目光凝继续往下扫掠。
  “阮肚儿二十岁高约六尺寸南粤本地士其虽瘦却精壮如兽修门唤作‘水兽术’邪术可长出腮、蹼等物匿于水下达数日之久……此倚仗此术在河道、口岸、山溪等地匿藏常拖入水溺杀后食之凶残之极已非乃畜也。”
  “若发觉此切可声张惊扰通报消息者赏格二十银元。”
  “若有正道修士见之捉拿赏格两百银元。”
  “水猴子术士?”
  由自主陶潜吐槽句道。
  赏金再度提高过次陶潜倒很认可。
  乍看上去唤作“阮肚儿”左道术士怎么强。
  可仔细分析来就知此必定很难缠。
  按照《无名秘册》里形容种修与水相关邪术还喜欢食修士隐匿之法肯定很出色滑溜且残忍。。
  若小心被拖下水那即便高阶段也很难逃脱被吃命运。
  要抓种术士须得请来克制同等级术士否则极难。
  “拥有駮龙之力倒刚克制厮若有碰上有机会可以出手。”
  陶潜嘀咕句。
  继续往下看接下来为非作歹残暴邪恶旁门左道纷纷映入陶潜目中。
  “汪寒水四十岁高约七尺寸自南方瘴气丛生之地而出凶天生畸形传言其在母腹中时便生吞自家两兄弟致使左右肩各多颗肉瘤其在瘴林中误得邪术传承修成后下山为匪自号‘三头真君’生性凶残喜食**奸淫掳掠无恶作。”
  “其已加入妖神乱军但服管教常私自往各处劫掠若遇险再躲回乱军着实可恶。”
  “若发觉此通报消息者赏格八十银元。”
  “若有正道修士将其捉拿赏格五百银元。”
  ……
  “郑大标三十岁高约六尺三寸福闽省士幼时得异教授邪术还得异宝‘红线葫芦’似也因此迷心智竟夜之间发狂以葫芦收全家性命化血水服之。”
  “其自号葫芦仙实则为妖已加入妖神乱军。”
  “若发觉此通报消息者赏格百银元。”
  “将其捉拿者赏格八百银元。”
  ……
  “董尚四十岁高约六尺四寸知何方士其獐头鼠目嘴角生大黑痣擅迷魂、隐匿、庖丁三异术惯常于白日挑选孕妇作为目标深夜潜入以邪术迷惑孕妇及其家令们甘愿听从无感无觉此再以刀剖腹取婴供其修炼邪术。”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