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陶潜食饵,源气入体

下载免费读
陶潜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张开鱼口将这一缕駮龙源气给吞了。
  志述已言明,这等同于就是陶潜的入道之基。
  道家,与千千万旁门左道共同承认的修行等级之分,第一境唤作“引气”。
  所谓引气,指的正是引源气入体。
  只是不同流派,因修的本命经不同,所牵引入体的源气也不同。
  陶潜如今是个无名小卒,无任何师承,自然也与那些声名赫赫的大经大册毫无关系。
  能获一种上等源气,已算烧了高香。
  虽然未必就能借助这口“駮龙源气”踏入引气境,但只吞了就能获得好处,陶潜这种白嫖党岂能拒绝?
  可就在陶潜张口时,忽然鱼面上猛地传来剧痛。
  眼前,红光一闪。
  啪!
  清脆声响中,陶潜被扇飞了,再一次。
  “我凎……”
  陶潜这回是真的怒了,眼冒金光,怒瞪向罪魁祸首。
陶潜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张开鱼口将这一缕駮龙源气给吞了志述已言明这等同于就是陶潜的入道之基道家与千千万旁门左道共同承认的修行等级之分第一境唤作引气所谓引气指的正是引源气入体只是不同流派因修的本命经不同所牵引入体的源气也不同陶潜如今是个无名小卒无任何师承自然也与那些声名赫赫的大经大册毫无关系能获一种上等源气已算烧了高香虽然未必就能借助这口駮龙源气踏入引气境但只吞了就能获得好处陶潜这种白嫖党岂能拒绝可就在陶潜张口时忽然鱼面上猛地传来剧痛眼前红光一闪啪清脆声响中陶潜被扇飞了再一次我凎陶潜这回是真的怒了眼冒金光怒瞪向罪魁祸首一尾躯体玲珑浑身红鳞比陶潜大不少的鱼儿林小花陶潜刚辨认出是这位日鬼道人他所化的红鱼竟又欺身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对着陶潜所化小鱼就是一阵冲撞虽然都是光鱼但一个真身是凡人一个真身是修士后者要暴揍陶潜那简直是毫不费力狂风暴雨之中的陶潜直接懵逼了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我这是被霸凌了不对这厮不会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放弃吞食那駮龙源气甚至是放弃继续修行仙鱼诀吧他毕竟是大派出来的修士必定也知晓仙鱼诀背后的陷阱莫不是见我是个萌新觉得我还有救所以用这种方式劝退我几道念头闪烁陶潜感觉自己抓住了盲点然后陶潜有些抓狂此刻他很想抓住林小花给他发一张好人卡想对这位日鬼达人说道长你的出发点很好但我和你们不一样啊我是来白嫖的啊陶潜简直是欲哭无泪寻常时候碰上好心的前辈那是很值得开心但现在这种时刻陶潜只觉自己亏大发了就在陶潜无奈之时红鱼儿前辈大概是觉得差不多了骤然停歇霸凌然后对着陶潜吐了一口口水表现出来赫然是颗与陶潜鱼头差不多的泡泡二者刚一接触陶潜脑海倏然听见了一道陌生清朗充满着骄傲意味的声音哪来的不知死活的年轻人滚出这里日后也不许再修仙鱼诀否则你进来一次我便打你一次说完泡泡裂开红鱼儿一甩头便要转身离去姿态骄傲且潇洒瞬间吸引了不少雄鱼儿的关注而到这里时陶潜终于是忍不住了加之他也知道了这仙境内的交流方式再没客气陶潜一甩鱼尾猛地蹿到红鱼前方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陶潜张口却见呸呸呸接连七八下七八颗泡泡一股脑撞上林小花的头泡泡内附带的并不是陶潜的反击辱骂正相反俱都是陶潜奉送的好人卡外加马屁陶潜可不是原身书生迂腐固执不知变通既然是萌新初来乍到能逮到个好心前辈那自然是不能放过一通好话让林小花所化红鱼愣在原地这位的确是善良之辈表面常作傲娇姿态内心却是见不得一些不忍言之事发生在眼前用霸凌的手段劝退陶潜他知晓自己做了好事但也准备好接受对方的辱骂这种操作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流程很熟悉谁料想碰上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陶潜一通马屁加上理解牌好人卡瞬间给林小花破防了我行善积德这么多年终于终于碰上一位识得好人心的后辈果然师傅之言太对了水滴石穿终有所报小花道人表面冷静心底却是真开了花般当即觉得此新人悟性极高确有前途所以之后当陶潜化身问题宝宝一个个疑问丢过来时林小花也乐得为陶潜解答陶潜从寻仙居士吴明所撰的无名秘册中得了部分关于修行界的常识如今又在日鬼道长林小花这里得了部分常识二者视角不同但结合起来已经让陶潜对修行界拥有一个虽笼统但已算完整的认知两鱼儿交谈甚欢似全然忘了所处环境其他不管是大鱼小鱼都在吞食着源气甚至有胆子大的直接去啃那駮龙珠陶潜二人倒是成了这仙境中的异类好在说到后面林小花终是想起正事鱼头一转又朝着陶潜呸了一下大号的泡泡撞了过来内里林小花那清朗声音传来陶小兄弟你初入修行界须得记住一条铁律凡修行之事必有代价我不知你是从何处得了这仙鱼诀但稍后你脱离此地必须强迫自己忘了此法不到绝望之时不可再修你别看此地宛若仙境让人通体舒泰时而还有龙珠等诸多宝物降临可这一切都是陷阱你修了此诀吃了源气宝物便会上瘾每来一次瘾头便加深一些直至某一日你再也无法挣脱你若始终弱小还好最惨下场也就是性命两失融入此地你若得了机缘日渐强大那么终有一日你将被那后续之言因位格过高入得你耳你也似听不到陶潜几乎下意识便想张开鱼口将缕駮龙源气给吞。
  志述已言明等同于就陶潜入道之基。
  道家与千千万旁门左道共同承认修行等级之分第境唤作“引气”。
  所谓引气指正引源气入体。
  只同流派因修本命经同所牵引入体源气也同。
  陶潜如今无名小卒无任何师承自然也与那些声名赫赫大经大册毫无关系。
  能获种上等源气已算烧高香。
  虽然未必就能借助口“駮龙源气”踏入引气境但只吞就能获得处陶潜种白嫖党岂能拒绝?
  可就在陶潜张口时忽然鱼面上猛地传来剧痛。
  眼前红光闪。
  啪!
  清脆声响中陶潜被扇飞再次。
  “凎……”
  陶潜回真怒眼冒金光怒瞪向罪魁祸首。
  尾躯体玲珑浑身红鳞比陶潜大少鱼儿。
  林小花!
  陶潜刚辨认出位日鬼道所化红鱼竟又欺身上来分青红皂白对着陶潜所化小鱼就阵冲撞。
  虽然都光鱼但真身凡真身修士。
  后者要暴揍陶潜那简直毫费力。
  狂风暴雨之中陶潜直接懵逼。
  但很快意识到什么。
  “被霸凌?”
  “对厮会想通过种方式让放弃吞食那駮龙源气甚至放弃继续修行《仙鱼诀》?”
  “毕竟大派出来修士必定也知晓仙鱼诀背后陷阱莫见萌新觉得还有救所以用种方式劝退?”
  几道念头闪烁陶潜感觉自己抓住盲点。
  然后陶潜有些抓狂。
  此刻很想抓住林小花给发张卡。
  想对位日鬼达说:道长出发点很但和们样啊来白嫖啊。
  陶潜简直欲哭无泪寻常时候碰上心前辈那很值得开心。
  但现在种时刻陶潜只觉自己亏大发。
  就在陶潜无奈之时红鱼儿前辈大概觉得差多骤然停歇霸凌然后对着陶潜吐口口水。
  表现出来赫然颗与陶潜鱼头差多“泡泡”。
  二者刚接触陶潜脑海倏然听见道陌生清朗充满着骄傲意味声音。
  “哪来知死活年轻滚出里。”
  “日后也许再修《仙鱼诀》否则进来次便打次。”
  说完泡泡裂开。
  红鱼儿甩头便要转身离去。
  姿态骄傲且潇洒瞬间吸引少雄鱼儿关注。
  而到里时陶潜终于忍住。
  加之也知道仙境内交流方式再没客气。
  陶潜甩鱼尾猛地蹿到红鱼前方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
  陶潜张口却见“呸呸呸”接连七八下七八颗泡泡股脑撞上林小花头。
  泡泡内附带并陶潜反击辱骂。
  正相反俱都陶潜奉送卡外加马屁。
  陶潜可原身书生迂腐固执知变通既然萌新初来乍到能逮到心前辈那自然能放过。
  通话让林小花所化红鱼愣在原地。
  位确善良之辈表面常作傲娇姿态内心却见得些忍言之事发生在眼前。
  用霸凌手段劝退陶潜知晓自己做事但也准备接受对方辱骂种操作也第次干流程很熟悉。
  谁料想碰上按常理出牌。
  陶潜通马屁加上“理解牌”卡瞬间给林小花破防。
  “行善积德么多年终于终于碰上位识得心后辈。”
  “果然师傅之言太对水滴石穿终有所报。”
  小花道表面冷静心底却真开花般。
  当即觉得此新悟性极高确有前途。
  所以之后当陶潜化身问题宝宝疑问丢过来时林小花也乐得为陶潜解答。
  陶潜从寻仙居士吴明所撰《无名秘册》中得部分关于修行界常识。
  如今又在日鬼道长林小花里得部分常识。
  二者视角同但结合起来已经让陶潜对修行界拥有虽笼统但已算完整认知。
  两鱼儿交谈甚欢似全然忘所处环境。
  其管大鱼小鱼都在吞食着源气甚至有胆子大直接去啃那“駮龙珠”陶潜二倒成仙境中异类。
  在说到后面林小花终想起正事。
  鱼头转又朝着陶潜“呸”下大号泡泡撞过来。
  内里林小花那清朗声音传来:
  “陶小兄弟初入修行界须得记住条铁律:凡修行之事必有代价。”
  “知从何处得《仙鱼诀》但稍后脱离此地必须强迫自己忘此法到绝望之时可再修。”
  “别看此地宛若仙境让通体舒泰时而还有龙珠等诸多宝物降临可切……都陷阱。”
  “修此诀吃源气宝物便会上瘾每来次瘾头便加深些直至某日再也无法挣脱。”
  “若始终弱小还最惨下场也就性命两失融入此地。”
  “若得机缘日渐强大那么终有日将被那……”
  “后续之言因位格过高入得耳也似听到。”
陶潜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张开鱼口将这一缕駮龙源气给吞了。
  志述已言明,这等同于就是陶潜的入道之基。
  道家,与千千万旁门左道共同承认的修行等级之分,第一境唤作“引气”。
  所谓引气,指的正是引源气入体。
  只是不同流派,因修的本命经不同,所牵引入体的源气也不同。
  陶潜如今是个无名小卒,无任何师承,自然也与那些声名赫赫的大经大册毫无关系。
  能获一种上等源气,已算烧了高香。
  虽然未必就能借助这口“駮龙源气”踏入引气境,但只吞了就能获得好处,陶潜这种白嫖党岂能拒绝?
  可就在陶潜张口时,忽然鱼面上猛地传来剧痛。
  眼前,红光一闪。
  啪!
  清脆声响中,陶潜被扇飞了,再一次。
  “我凎……”
  陶潜这回是真的怒了,眼冒金光,怒瞪向罪魁祸首。
  一尾躯体玲珑,浑身红鳞,比陶潜大不少的鱼儿。
  林小花!
  陶潜刚辨认出是这位日鬼道人,他所化的红鱼竟又欺身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对着陶潜所化小鱼就是一阵冲撞。
  虽然都是光鱼,但一个真身是凡人,一个真身是修士。
  后者要暴揍陶潜,那简直是毫不费力。
  狂风暴雨之中的陶潜,直接懵逼了。
  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
  “我这是被霸凌了?”
  “不对,这厮不会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放弃吞食那駮龙源气,甚至是放弃继续修行《仙鱼诀》吧?”
  “他毕竟是大派出来的修士,必定也知晓仙鱼诀背后的陷阱,莫不是见我是个萌新,觉得我还有救,所以用这种方式劝退我?”
  几道念头闪烁,陶潜感觉自己抓住了盲点。
  然后,陶潜有些抓狂。
  此刻他很想抓住林小花,给他发一张好人卡。
  想对这位日鬼达人说:道长你的出发点很好,但我和你们不一样啊,我是来白嫖的啊。
  陶潜简直是欲哭无泪,寻常时候碰上好心的前辈,那是很值得开心。
  但现在这种时刻,陶潜只觉自己亏大发了。
  就在陶潜无奈之时,红鱼儿前辈大概是觉得差不多了,骤然停歇霸凌,然后对着陶潜吐了一口口水。
  表现出来,赫然是颗与陶潜鱼头差不多的“泡泡”。
  二者刚一接触,陶潜脑海倏然听见了一道陌生,清朗,充满着骄傲意味的声音。
  “哪来的不知死活的年轻人,滚出这里。”
  “日后也不许再修《仙鱼诀》,否则你进来一次,我便打你一次。”
  说完,泡泡裂开。
  红鱼儿一甩头,便要转身离去。
  姿态骄傲且潇洒,瞬间吸引了不少雄鱼儿的关注。
  而到这里时,陶潜终于是忍不住了。
  加之他也知道了这仙境内的交流方式,再没客气。
  陶潜一甩鱼尾,猛地蹿到红鱼前方,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
  陶潜张口,却见“呸呸呸”接连七八下,七八颗泡泡一股脑撞上林小花的头。
  泡泡内附带的,并不是陶潜的反击辱骂。
  正相反,俱都是陶潜奉送的好人卡外加马屁。
  陶潜可不是原身书生,迂腐固执不知变通,既然是萌新初来乍到,能逮到个好心前辈,那自然是不能放过。
  一通好话,让林小花所化红鱼愣在原地。
  这位的确是善良之辈,表面常作傲娇姿态,内心却是见不得一些不忍言之事发生在眼前。
  用霸凌的手段劝退陶潜,他知晓自己做了好事,但也准备好接受对方的辱骂,这种操作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流程很熟悉。
  谁料想,碰上个不按常理出牌的。
  陶潜一通马屁加上“理解牌”好人卡,瞬间给林小花破防了。
  “我行善积德这么多年,终于,终于碰上一位识得好人心的后辈。”
  “果然,师傅之言太对了,水滴石穿,终有所报。”
  小花道人表面冷静,心底却是真开了花般。
  当即觉得此新人悟性极高,确有前途。
陶潜几乎是下意识的,便想张开鱼口将这一缕駮龙源气给吞了。
  志述已言明,这等同于就是陶潜的入道之基。
  道家,与千千万旁门左道共同承认的修行等级之分,第一境唤作“引气”。
  所谓引气,指的正是引源气入体。
  只是不同流派,因修的本命经不同,所牵引入体的源气也不同。
  陶潜如今是个无名小卒,无任何师承,自然也与那些声名赫赫的大经大册毫无关系。
  能获一种上等源气,已算烧了高香。
  虽然未必就能借助这口“駮龙源气”踏入引气境,但只吞了就能获得好处,陶潜这种白嫖党岂能拒绝?
  可就在陶潜张口时,忽然鱼面上猛地传来剧痛。
  眼前,红光一闪。
  啪!
  清脆声响中,陶潜被扇飞了,再一次。
  “我凎……”
  陶潜这回是真的怒了,眼冒金光,怒瞪向罪魁祸首。
  一尾躯体玲珑,浑身红鳞,比陶潜大不少的鱼儿。
  林小花!
  陶潜刚辨认出是这位日鬼道人,他所化的红鱼竟又欺身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对着陶潜所化小鱼就是一阵冲撞。
  虽然都是光鱼,但一个真身是凡人,一个真身是修士。
  后者要暴揍陶潜,那简直是毫不费力。
  狂风暴雨之中的陶潜,直接懵逼了。
  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什么。
  “我这是被霸凌了?”
  “不对,这厮不会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放弃吞食那駮龙源气,甚至是放弃继续修行《仙鱼诀》吧?”
  “他毕竟是大派出来的修士,必定也知晓仙鱼诀背后的陷阱,莫不是见我是个萌新,觉得我还有救,所以用这种方式劝退我?”
  几道念头闪烁,陶潜感觉自己抓住了盲点。
  然后,陶潜有些抓狂。
  此刻他很想抓住林小花,给他发一张好人卡。
  想对这位日鬼达人说:道长你的出发点很好,但我和你们不一样啊,我是来白嫖的啊。
  陶潜简直是欲哭无泪,寻常时候碰上好心的前辈,那是很值得开心。
  但现在这种时刻,陶潜只觉自己亏大发了。
  就在陶潜无奈之时,红鱼儿前辈大概是觉得差不多了,骤然停歇霸凌,然后对着陶潜吐了一口口水。
  表现出来,赫然是颗与陶潜鱼头差不多的“泡泡”。
  二者刚一接触,陶潜脑海倏然听见了一道陌生,清朗,充满着骄傲意味的声音。
  “哪来的不知死活的年轻人,滚出这里。”
  “日后也不许再修《仙鱼诀》,否则你进来一次,我便打你一次。”
  说完,泡泡裂开。
  红鱼儿一甩头,便要转身离去。
  姿态骄傲且潇洒,瞬间吸引了不少雄鱼儿的关注。
  而到这里时,陶潜终于是忍不住了。
  加之他也知道了这仙境内的交流方式,再没客气。
  陶潜一甩鱼尾,猛地蹿到红鱼前方,在后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
  陶潜张口,却见“呸呸呸”接连七八下,七八颗泡泡一股脑撞上林小花的头。
  泡泡内附带的,并不是陶潜的反击辱骂。
  正相反,俱都是陶潜奉送的好人卡外加马屁。
  陶潜可不是原身书生,迂腐固执不知变通,既然是萌新初来乍到,能逮到个好心前辈,那自然是不能放过。
  一通好话,让林小花所化红鱼愣在原地。
  这位的确是善良之辈,表面常作傲娇姿态,内心却是见不得一些不忍言之事发生在眼前。
  用霸凌的手段劝退陶潜,他知晓自己做了好事,但也准备好接受对方的辱骂,这种操作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流程很熟悉。
  谁料想,碰上个不按常理出牌的。
  陶潜一通马屁加上“理解牌”好人卡,瞬间给林小花破防了。
  “我行善积德这么多年,终于,终于碰上一位识得好人心的后辈。”
  “果然,师傅之言太对了,水滴石穿,终有所报。”
  小花道人表面冷静,心底却是真开了花般。
  当即觉得此新人悟性极高,确有前途。
  所以之后,当陶潜化身问题宝宝,一个个疑问丢过来时,林小花也乐得为陶潜解答。
  陶潜从寻仙居士吴明所撰的《无名秘册》中,得了部分关于修行界的常识。
  如今又在日鬼道长林小花这里,得了部分常识。
  二者视角不同,但结合起来,已经让陶潜对修行界拥有一个虽笼统,但已算完整的认知。
  两鱼儿交谈甚欢,似全然忘了所处环境。
  其他不管是大鱼小鱼,都在吞食着源气,甚至有胆子大的,直接去啃那“駮龙珠”,陶潜二人倒是成了这仙境中的异类。
  好在说到后面,林小花终是想起正事。
  鱼头一转,又朝着陶潜“呸”了一下,大号的泡泡撞了过来。
  内里,林小花那清朗声音传来:
  “陶小兄弟,你初入修行界,须得记住一条铁律:凡修行之事,必有代价。”
  “我不知你是从何处得了这《仙鱼诀》,但稍后你脱离此地,必须强迫自己忘了此法,不到绝望之时,不可再修。”
  “你别看此地宛若仙境,让人通体舒泰,时而还有龙珠等诸多宝物降临,可这一切……都是陷阱。”
  “你修了此诀,吃了源气宝物,便会上瘾,每来一次,瘾头便加深一些,直至某一日,你再也无法挣脱。”
  “你若始终弱小还好,最惨下场也就是性命两失,融入此地。”
  “你若得了机缘,日渐强大,那么终有一日,你将被那……”
  “后续之言因位格过高,入得你耳,你也似听不到。”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