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十禽之猪与羊

下载免费读
寻仙码头,已如人间炼狱。
  处处都是烟尘火焰废墟,大量工人、摊贩、旅客在其中哀嚎。
  陶潜尽力救人,同时也从一个个亲历者的口中,大致推演出了刚刚那恐怖事件的缘由。
  在交战前,怪物老者与年轻道人各有开口。
  一来一回,恰好可捋清楚一些隐秘。
  当然,唯有在近处的这些倒霉之人听到了,逃得太远的陶潜等人,至多听到一些嘶吼。
  “那漕帮舵主名为洪黑虎,虽说只是寻仙分舵的舵主,但似因了一些特殊缘由在漕帮总舵也有不低的地位。”
  “十几年前,洪黑虎立了一个大功劳,被总舵赐予高深法门,也就是所谓的【血河书】。”
  “谁料洪黑虎在修炼这功法时,发生了意外,异化失控,竟是将自己的妻子给活吞了。”
  “这一幕恰好被其独子洪幼虎看见,惊恐之下直接逃离寻仙县。”
  “十八年后,回来复仇。”
  “在这寻仙码头之上,给许多人上演了极其恐怖的一场厮杀。”
  ……
  当寻仙县衙的官兵们赶来时,陶潜也便没再插手,随着混乱人群一同回转城中。
  听着周遭的哀嚎和哭泣声,陶潜知晓,今夜寻仙县恐怕只有很少的人能睡着。
  尽管本世界之人,如原身的志士和书生,都知晓长生天朝地界上是存在着许多妖魔鬼怪、神仙怪异的。
  但那些超凡存在很少像刚刚那样,肆无忌惮的厮杀,展现出极端恐怖,足以将人吓疯的一面。
  不止陶潜是第一次见,寻仙县居民,同样如此。
  这让陶潜又是想起那老儒的嘶吼,一种紧迫感随之在心底升腾起来。
  没再耽搁,陶潜快速回转了自家诚友书店。
  虽然进了很多新货,但他不打算开门迎客。
  从巷子口侧门,直接进入书铺后,用以睡觉休息的隔断小间。
  收拾整理好买来的书册,又快速吃了途中买好的餐食。
  确认门窗关好后,陶潜从自己怀中,缓缓取出了此行真正的收获。
  两本不厚不薄,老旧斑驳,充满历史气息的书册。
  或者说,修行秘籍。
  一是【百禽戏残册】;二是【无名秘册】。
  前者花一块银元开福盒开来的,后者是二十块铜板从书堆里买来的。
  当然,能得两册秘籍,都靠的是陶潜那奇特的超凡感知。
  今日的所有“经历”,已经完全验证了陶潜之前的猜测。
  他的灵魂有着特异,能感知到与超凡、修行相关的事物,不管是生命体,还是非生命体。
  捏着两书册,掂量了一番。
  旋即,陶潜先将那无名秘册放下,转而郑重的翻开了百禽戏残册。
  毕竟残册只余十页,先从简单的看起。
  之前陶潜脑海中感知出的信息中描述,百禽戏是一位自号“百禽老人”的人类修士所创。
  从对秘籍的形容来看,这是一本威能不俗的修行秘籍。
  但同时,暗藏着恐怖凶戾。
  酿成了所谓的“百禽之乱”。
  那灾难的细节,陶潜一概不知。
  他知道的,是修炼这残册,需要付出的可怕代价。
  “一旦开始,会渐渐脱去人形,继而是心性,最后变成妖异禽兽,纵横天地,逍遥自在?”
  “换句话来说,就是彻底变成无自我,只有禽兽心性的怪物,就像码头所见那头由洪黑虎所化的……血兽?”
  “还真是可怕,但我似乎可以白嫖。”
  嘀咕间,陶潜翻开了第一页。
  当先映入他目中的,是许多正在扭曲肢体,模仿禽类的无脸小人。
  第一眼,陶潜就辨认出了被模仿的正主是什么。
  “猪?”
  如果不是已经见识过修行人士所拥有的恐怖力量,此刻陶潜只会一脸黑线。
  模仿老虎、狮子、野牛等动物界的大佬可以理解。
  模仿猪……等等,野猪貌似也是动物界的大佬,毕竟“一猪二熊三老虎嘛”。
  陶潜感觉自己懂了。
  带着好奇,继续看下去。
  很快陶潜发现,残册上这些古怪的姿势,并不能看出什么来,或许要上手修炼之后才能发现特异。
  而吸引陶潜注意的真正关键,是每一页下方的注。
  以古篆书写,修法的步骤事项:
寻仙码头已如人间炼狱处处都是烟尘火焰废墟大量工人摊贩旅客在其中哀嚎陶潜尽力救人同时也从一个个亲历者的口中大致推演出了刚刚那恐怖事件的缘由在交战前怪物老者与年轻道人各有开口一来一回恰好可捋清楚一些隐秘当然唯有在近处的这些倒霉之人听到了逃得太远的陶潜等人至多听到一些嘶吼那漕帮舵主名为洪黑虎虽说只是寻仙分舵的舵主但似因了一些特殊缘由在漕帮总舵也有不低的地位十几年前洪黑虎立了一个大功劳被总舵赐予高深法门也就是所谓的血河书谁料洪黑虎在修炼这功法时发生了意外异化失控竟是将自己的妻子给活吞了这一幕恰好被其独子洪幼虎看见惊恐之下直接逃离寻仙县十八年后回来复仇在这寻仙码头之上给许多人上演了极其恐怖的一场厮杀当寻仙县衙的官兵们赶来时陶潜也便没再插手随着混乱人群一同回转城中听着周遭的哀嚎和哭泣声陶潜知晓今夜寻仙县恐怕只有很少的人能睡着尽管本世界之人如原身的志士和书生都知晓长生天朝地界上是存在着许多妖魔鬼怪神仙怪异的但那些超凡存在很少像刚刚那样肆无忌惮的厮杀展现出极端恐怖足以将人吓疯的一面不止陶潜是第一次见寻仙县居民同样如此这让陶潜又是想起那老儒的嘶吼一种紧迫感随之在心底升腾起来没再耽搁陶潜快速回转了自家诚友书店虽然进了很多新货但他不打算开门迎客从巷子口侧门直接进入书铺后用以睡觉休息的隔断小间收拾整理好买来的书册又快速吃了途中买好的餐食确认门窗关好后陶潜从自己怀中缓缓取出了此行真正的收获两本不厚不薄老旧斑驳充满历史气息的书册或者说修行秘籍一是百禽戏残册二是无名秘册前者花一块银元开福盒开来的后者是二十块铜板从书堆里买来的当然能得两册秘籍都靠的是陶潜那奇特的超凡感知今日的所有经历已经完全验证了陶潜之前的猜测他的灵魂有着特异能感知到与超凡修行相关的事物不管是生命体还是非生命体捏着两书册掂量了一番旋即陶潜先将那无名秘册放下转而郑重的翻开了百禽戏残册毕竟残册只余十页先从简单的看起之前陶潜脑海中感知出的信息中描述百禽戏是一位自号百禽老人的人类修士所创从对秘籍的形容来看这是一本威能不俗的修行秘籍但同时暗藏着恐怖凶戾酿成了所谓的百禽之乱那灾难的细节陶潜一概不知他知道的是修炼这残册需要付出的可怕代价一旦开始会渐渐脱去人形继而是心性最后变成妖异禽兽纵横天地逍遥自在换句话来说就是彻底变成无自我只有禽兽心性的怪物就像码头所见那头由洪黑虎所化的血兽还真是可怕但我似乎可以白嫖嘀咕间陶潜翻开了第一页当先映入他目中的是许多正在扭曲肢体模仿禽类的无脸小人第一眼陶潜就辨认出了被模仿的正主是什么猪如果不是已经见识过修行人士所拥有的恐怖力量此刻陶潜只会一脸黑线模仿老虎狮子野牛等动物界的大佬可以理解模仿猪等等野猪貌似也是动物界的大佬毕竟一猪二熊三老虎嘛陶潜感觉自己懂了带着好奇继续看下去很快陶潜发现残册上这些古怪的姿势并不能看出什么来或许要上手修炼之后才能发现特异而吸引陶潜注意的真正关键是每一页下方的注以古篆书写修法的步骤事项寻仙码头已如间炼狱。
  处处都烟尘火焰废墟大量工、摊贩、旅客在其中哀嚎。
  陶潜尽力救同时也从亲历者口中大致推演出刚刚那恐怖事件缘由。
  在交战前怪物老者与年轻道各有开口。
  来回恰可捋清楚些隐秘。
  当然唯有在近处些倒霉之听到逃得太远陶潜等至多听到些嘶吼。
  “那漕帮舵主名为洪黑虎虽说只寻仙分舵舵主但似因些特殊缘由在漕帮总舵也有低地位。”
  “十几年前洪黑虎立大功劳被总舵赐予高深法门也就所谓【血河书】。”
  “谁料洪黑虎在修炼功法时发生意外异化失控竟将自己妻子给活吞。”
  “幕恰被其独子洪幼虎看见惊恐之下直接逃离寻仙县。”
  “十八年后回来复仇。”
  “在寻仙码头之上给许多上演极其恐怖场厮杀。”
  ……
  当寻仙县衙官兵们赶来时陶潜也便没再插手随着混乱群同回转城中。
  听着周遭哀嚎和哭泣声陶潜知晓今夜寻仙县恐怕只有很少能睡着。
  尽管本世界之如原身志士和书生都知晓长生天朝地界上存在着许多妖魔鬼怪、神仙怪异。
  但那些超凡存在很少像刚刚那样肆无忌惮厮杀展现出极端恐怖足以将吓疯面。
  止陶潜第次见寻仙县居民同样如此。
  让陶潜又想起那老儒嘶吼种紧迫感随之在心底升腾起来。
  没再耽搁陶潜快速回转自家诚友书店。
  虽然进很多新货但打算开门迎客。
  从巷子口侧门直接进入书铺后用以睡觉休息隔断小间。
  收拾整理买来书册又快速吃途中买餐食。
  确认门窗关后陶潜从自己怀中缓缓取出此行真正收获。
  两本厚薄老旧斑驳充满历史气息书册。
  或者说修行秘籍。
  【百禽戏残册】;二【无名秘册】。
  前者花块银元开福盒开来后者二十块铜板从书堆里买来。
  当然能得两册秘籍都靠陶潜那奇特超凡感知。
  今日所有“经历”已经完全验证陶潜之前猜测。
  灵魂有着特异能感知到与超凡、修行相关事物管生命体还非生命体。
  捏着两书册掂量番。
  旋即陶潜先将那无名秘册放下转而郑重翻开百禽戏残册。
  毕竟残册只余十页先从简单看起。
  之前陶潜脑海中感知出信息中描述百禽戏位自号“百禽老”类修士所创。
  从对秘籍形容来看本威能俗修行秘籍。
  但同时暗藏着恐怖凶戾。
  酿成所谓“百禽之乱”。
  那灾难细节陶潜概知。
  知道修炼残册需要付出可怕代价。
  “旦开始会渐渐脱去形继而心性最后变成妖异禽兽纵横天地逍遥自在?”
  “换句话来说就彻底变成无自只有禽兽心性怪物就像码头所见那头由洪黑虎所化……血兽?”
  “还真可怕但似乎可以白嫖。”
  嘀咕间陶潜翻开第页。
  当先映入目中许多正在扭曲肢体模仿禽类无脸小。
  第眼陶潜就辨认出被模仿正主什么。
  “猪?”
  如果已经见识过修行士所拥有恐怖力量此刻陶潜只会脸黑线。
  模仿老虎、狮子、野牛等动物界大佬可以理解。
  模仿猪……等等野猪貌似也动物界大佬毕竟“猪二熊三老虎嘛”。
  陶潜感觉自己懂。
  带着奇继续看下去。
  很快陶潜发现残册上些古怪姿势并能看出什么来或许要上手修炼之后才能发现特异。
  而吸引陶潜注意真正关键每页下方注。
  以古篆书写修法步骤事项:
寻仙码头,已如人间炼狱。
  处处都是烟尘火焰废墟,大量工人、摊贩、旅客在其中哀嚎。
  陶潜尽力救人,同时也从一个个亲历者的口中,大致推演出了刚刚那恐怖事件的缘由。
  在交战前,怪物老者与年轻道人各有开口。
  一来一回,恰好可捋清楚一些隐秘。
  当然,唯有在近处的这些倒霉之人听到了,逃得太远的陶潜等人,至多听到一些嘶吼。
  “那漕帮舵主名为洪黑虎,虽说只是寻仙分舵的舵主,但似因了一些特殊缘由在漕帮总舵也有不低的地位。”
  “十几年前,洪黑虎立了一个大功劳,被总舵赐予高深法门,也就是所谓的【血河书】。”
  “谁料洪黑虎在修炼这功法时,发生了意外,异化失控,竟是将自己的妻子给活吞了。”
  “这一幕恰好被其独子洪幼虎看见,惊恐之下直接逃离寻仙县。”
  “十八年后,回来复仇。”
  “在这寻仙码头之上,给许多人上演了极其恐怖的一场厮杀。”
  ……
  当寻仙县衙的官兵们赶来时,陶潜也便没再插手,随着混乱人群一同回转城中。
  听着周遭的哀嚎和哭泣声,陶潜知晓,今夜寻仙县恐怕只有很少的人能睡着。
  尽管本世界之人,如原身的志士和书生,都知晓长生天朝地界上是存在着许多妖魔鬼怪、神仙怪异的。
  但那些超凡存在很少像刚刚那样,肆无忌惮的厮杀,展现出极端恐怖,足以将人吓疯的一面。
  不止陶潜是第一次见,寻仙县居民,同样如此。
  这让陶潜又是想起那老儒的嘶吼,一种紧迫感随之在心底升腾起来。
  没再耽搁,陶潜快速回转了自家诚友书店。
  虽然进了很多新货,但他不打算开门迎客。
  从巷子口侧门,直接进入书铺后,用以睡觉休息的隔断小间。
  收拾整理好买来的书册,又快速吃了途中买好的餐食。
  确认门窗关好后,陶潜从自己怀中,缓缓取出了此行真正的收获。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