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恐怖老人

下载免费读
陶潜仓促下了个结论,但他其实也不敢笃定。
  毕竟截至目前,他虽然在暗中触及超凡相关的物事,但仍未与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士交流过。
  尽管陶潜从那志士,以及书生的脑海记忆中知道,这世界上绝对存在着不少的修行中人。
  如果他大张旗鼓的去找,大概率很快会有收获。
  但那样,恐怕也是取死之道。
  大把穿越者前辈的经验告诉陶潜,苟道,才是王道。
  “未知残诀涉及尸体、腐烂等气息,像极旁门左道之物事,有些代价很正常,那百禽戏也是类似的逻辑。”
  “可这【仙鱼诀】,看描述,很像是道家仙家的法决,竟然有着更可怕的修行代价……”
  陶潜脑海,意念翻涌。
  虽然不确定,但陶潜自我感觉,他所猜测的那定律恐怕是真实的。
  心底有万千疑惑想解,同时也想认真观摩下到手的两本秘册,可这里显然不是合适之地。
  陶潜收敛思绪,神色如常又在书堆中挑拣了几本字帖,然后一起向那实习书童展示了下。
  旋即,递过几十枚铜板。
  那书童欢喜收了,陶潜想了想,一事不烦二主,又从袖子里抽出雪松号的书目单,将早已心仪的几套画报、书册尽数买了下来。
  虽然依旧只是几块银元的交易,但对那实习书童而言,陶潜也算是个大主顾了。
  没多久,这书童便艰难背着一个大包裹从舱里出来。
  一手交书,一手接过陶潜不舍递过去的八枚银元。
  来时钱袋子还算鼓,离时叮叮当当只剩下几个银毫子了。
  陶潜背着一个装满书的包裹,下了雪松号,循着来路就要回转自家诚友书店。
  临走前,恰巧又是看到那“浣溪号”上,几个肌肤欺霜赛雪的姑娘,正靠在窗前闲聊,气氛看上去非常不错,让人很想加入进去。
  有个稍大胆的,穿着红肚兜的姑娘,远远也瞧见了陶潜。
  许是见他刚下了书船,又或是觉得这厮长得还行,轻抬藕臂,看那姿势显然是在招呼陶潜过去。
  陶潜给人比了个剪刀手,然后一脸可惜的往前走,边走边自我笃定道:
  “我不能上花船,原因有二。”
  “第一是穷,第二是此事有辱斯文。”
陶潜仓促下了个结论,但他其实也不敢笃定。
  毕竟截至目前,他虽然在暗中触及超凡相关的物事,但仍未与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士交流过。
  尽管陶潜从那志士,以及书生的脑海记忆中知道,这世界上绝对存在着不少的修行中人。
  如果他大张旗鼓的去找,大概率很快会有收获。
  但那样,恐怕也是取死之道。
  大把穿越者前辈的经验告诉陶潜,苟道,才是王道。
  “未知残诀涉及尸体、腐烂等气息,像极旁门左道之物事,有些代价很正常,那百禽戏也是类似的逻辑。”
  “可这【仙鱼诀】,看描述,很像是道家仙家的法决,竟然有着更可怕的修行代价……”
  陶潜脑海,意念翻涌。
  虽然不确定,但陶潜自我感觉,他所猜测的那定律恐怕是真实的。
  心底有万千疑惑想解,同时也想认真观摩下到手的两本秘册,可这里显然不是合适之地。
  陶潜收敛思绪,神色如常又在书堆中挑拣了几本字帖,然后一起向那实习书童展示了下。
  旋即,递过几十枚铜板。
  那书童欢喜收了,陶潜想了想,一事不烦二主,又从袖子里抽出雪松号的书目单,将早已心仪的几套画报、书册尽数买了下来。
  虽然依旧只是几块银元的交易,但对那实习书童而言,陶潜也算是个大主顾了。
  没多久,这书童便艰难背着一个大包裹从舱里出来。
  一手交书,一手接过陶潜不舍递过去的八枚银元。
  来时钱袋子还算鼓,离时叮叮当当只剩下几个银毫子了。
  陶潜背着一个装满书的包裹,下了雪松号,循着来路就要回转自家诚友书店。
  临走前,恰巧又是看到那“浣溪号”上,几个肌肤欺霜赛雪的姑娘,正靠在窗前闲聊,气氛看上去非常不错,让人很想加入进去。
  有个稍大胆的,穿着红肚兜的姑娘,远远也瞧见了陶潜。
  许是见他刚下了书船,又或是觉得这厮长得还行,轻抬藕臂,看那姿势显然是在招呼陶潜过去。
  陶潜给人比了个剪刀手,然后一脸可惜的往前走,边走边自我笃定道:
  “我不能上花船,原因有二。”
  “第一是穷,第二是此事有辱斯文。”
  调侃间,陶潜脚步加速,试图以最快速度回转书铺。
  虽然几乎花光了全部身家,但他此行目的,可以说是圆满达成。
  要购的书到手不值得如此高兴。
  真正让陶潜兴奋的,自然是【百禽戏残册】和【无名秘册】这两本修行秘籍。
  虽然两种,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陶潜自知他是不一样的,完全能豁免大半甚至是全部代价,堪称是白嫖了。
  试问,这世界上谁能拒绝白嫖呢?
  也就是陶潜性子还算沉稳,否则早就飞奔起来了。
  不过可能就是他没提前奔走,所以才没与又一道熟悉悸动感错过。
  就是在下一刻,陶潜先是听到码头前方传来一阵喝骂鼓噪,继而便有了熟悉的感知。
  原本拥挤的人群,好似被什么人硬生生撕裂开。
  陶潜见周遭行人全都是一脸惊恐的模样,很自觉的往道路两旁后撤,一边撤,一边还低声警告他人:
  “快躲开,是漕帮的人。”
  “糟了,肯定是有什么事发生,漕帮寻仙舵的舵主亲自来了,而且看面色很是愤怒。”
  “不要乱说话,后退低头。”
  作为一个穷酸书铺的老板,听着这些声音,陶潜选择从善如流。
  微微低头,后退至众人身后。
  无比自然的,融入了人群之中。
  没多久,他看到了正主。
  一群上百个身穿劲装,显露出浑身精壮肌肉的大汉,正凶神恶煞的开路。
  有七八人被他们簇拥在中间位置,每一位都给陶潜一种宛若野兽般的恐怖感觉。
  不过真正让陶潜惊骇,差点失态的。
  是这行人中,为首的一个老者。
  说是老者,但那人除了一头半白头发,和面部皱纹外,其余地方和“老”根本是毫不沾边。
  他身高至少一米九,身穿织着金边的绸布长袍,肢体极粗壮,一双有些浑浊但无比锋锐的眼眸,任何被他盯住的人,立刻就会有一种利刃加身之感。
  这老者,在这个时代,在这个码头。
  行走在人群中,那画面简直和一头荒蛮凶兽,行走在羊群中没什么区别。
  只是这些,都不是让陶潜惊骇的原因。
  真正让他不敢相信的,是他的感知:
  那悸动感之源,并不是某本书籍,分明就是这老者。
  “是了,我那超凡感知,从未说只限定在功法秘籍上。”
  “我自身,不就被那古怪格式,分入了【怪异】一类么?”
  “按照那信息描述,所谓怪异,是指获得了某种超凡特性的生命体。”
  “那这老者呢,他又是哪一类?”
  “我需要触及他的躯体,才能让感知更具现化?洞悉更多秘密?”
  此时此刻,陶潜心底的意念根本无法遏制。
陶潜仓促下结论但其实也敢笃定。
  毕竟截至目前虽然在暗中触及超凡相关物事但仍未与真正修行士交流过。
  尽管陶潜从那志士以及书生脑海记忆中知道世界上绝对存在着少修行中。
  如果大张旗鼓去找大概率很快会有收获。
  但那样恐怕也取死之道。
  大把穿越者前辈经验告诉陶潜苟道才王道。
  “未知残诀涉及尸体、腐烂等气息像极旁门左道之物事有些代价很正常那百禽戏也类似逻辑。”
  “可【仙鱼诀】看描述很像道家仙家法决竟然有着更可怕修行代价……”
  陶潜脑海意念翻涌。
  虽然确定但陶潜自感觉所猜测那定律恐怕真实。
  心底有万千疑惑想解同时也想认真观摩下到手两本秘册可里显然合适之地。
  陶潜收敛思绪神色如常又在书堆中挑拣几本字帖然后起向那实习书童展示下。
  旋即递过几十枚铜板。
  那书童欢喜收陶潜想想事烦二主又从袖子里抽出雪松号书目单将早已心仪几套画报、书册尽数买下来。
  虽然依旧只几块银元交易但对那实习书童而言陶潜也算大主顾。
  没多久书童便艰难背着大包裹从舱里出来。
  手交书手接过陶潜舍递过去八枚银元。
  来时钱袋子还算鼓离时叮叮当当只剩下几银毫子。
  陶潜背着装满书包裹下雪松号循着来路就要回转自家诚友书店。
  临走前恰巧又看到那“浣溪号”上几肌肤欺霜赛雪姑娘正靠在窗前闲聊气氛看上去非常错让很想加入进去。
  有稍大胆穿着红肚兜姑娘远远也瞧见陶潜。
  许见刚下书船又或觉得厮长得还行轻抬藕臂看那姿势显然在招呼陶潜过去。
  陶潜给比剪刀手然后脸可惜往前走边走边自笃定道:
  “能上花船原因有二。”
  “第穷第二此事有辱斯文。”
  调侃间陶潜脚步加速试图以最快速度回转书铺。
  虽然几乎花光全部身家但此行目可以说圆满达成。
  要购书到手值得如此高兴。
  真正让陶潜兴奋自然【百禽戏残册】和【无名秘册】两本修行秘籍。
  虽然两种都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但陶潜自知样完全能豁免大半甚至全部代价堪称白嫖。
  试问世界上谁能拒绝白嫖呢?
  也就陶潜性子还算沉稳否则早就飞奔起来。
  过可能就没提前奔走所以才没与又道熟悉悸动感错过。
  就在下刻陶潜先听到码头前方传来阵喝骂鼓噪继而便有熟悉感知。
  原本拥挤群似被什么硬生生撕裂开。
  陶潜见周遭行全都脸惊恐模样很自觉往道路两旁后撤边撤边还低声警告:
  “快躲开漕帮。”
  “糟肯定有什么事发生漕帮寻仙舵舵主亲自来而且看面色很愤怒。”
  “要乱说话后退低头。”
  作为穷酸书铺老板听着些声音陶潜选择从善如流。
  微微低头后退至众身后。
  无比自然融入群之中。
  没多久看到正主。
  群上百身穿劲装显露出浑身精壮肌肉大汉正凶神恶煞开路。
  有七八被们簇拥在中间位置每位都给陶潜种宛若野兽般恐怖感觉。
  过真正让陶潜惊骇差点失态。
  行中为首老者。
  说老者但那除头半白头发和面部皱纹外其余地方和“老”根本毫沾边。
  身高至少米九身穿织着金边绸布长袍肢体极粗壮双有些浑浊但无比锋锐眼眸任何被盯住立刻就会有种利刃加身之感。
  老者在时代在码头。
  行走在群中那画面简直和头荒蛮凶兽行走在羊群中没什么区别。
  只些都让陶潜惊骇原因。
  真正让敢相信感知:
  那悸动感之源并某本书籍分明就老者。
  “那超凡感知从未说只限定在功法秘籍上。”
  “自身就被那古怪格式分入【怪异】类么?”
  “按照那信息描述所谓怪异指获得某种超凡特性生命体。”
  “那老者呢又哪类?”
  “需要触及躯体才能让感知更具现化?洞悉更多秘密?”
  此时此刻陶潜心底意念根本无法遏制。
陶潜仓促下了个结论,但他其实也不敢笃定。
  毕竟截至目前,他虽然在暗中触及超凡相关的物事,但仍未与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士交流过。
  尽管陶潜从那志士,以及书生的脑海记忆中知道,这世界上绝对存在着不少的修行中人。
  如果他大张旗鼓的去找,大概率很快会有收获。
  但那样,恐怕也是取死之道。
  大把穿越者前辈的经验告诉陶潜,苟道,才是王道。
  “未知残诀涉及尸体、腐烂等气息,像极旁门左道之物事,有些代价很正常,那百禽戏也是类似的逻辑。”
  “可这【仙鱼诀】,看描述,很像是道家仙家的法决,竟然有着更可怕的修行代价……”
  陶潜脑海,意念翻涌。
  虽然不确定,但陶潜自我感觉,他所猜测的那定律恐怕是真实的。
  心底有万千疑惑想解,同时也想认真观摩下到手的两本秘册,可这里显然不是合适之地。
  陶潜收敛思绪,神色如常又在书堆中挑拣了几本字帖,然后一起向那实习书童展示了下。
  旋即,递过几十枚铜板。
  那书童欢喜收了,陶潜想了想,一事不烦二主,又从袖子里抽出雪松号的书目单,将早已心仪的几套画报、书册尽数买了下来。
  虽然依旧只是几块银元的交易,但对那实习书童而言,陶潜也算是个大主顾了。
  没多久,这书童便艰难背着一个大包裹从舱里出来。
  一手交书,一手接过陶潜不舍递过去的八枚银元。
  来时钱袋子还算鼓,离时叮叮当当只剩下几个银毫子了。
  陶潜背着一个装满书的包裹,下了雪松号,循着来路就要回转自家诚友书店。
  临走前,恰巧又是看到那“浣溪号”上,几个肌肤欺霜赛雪的姑娘,正靠在窗前闲聊,气氛看上去非常不错,让人很想加入进去。
  有个稍大胆的,穿着红肚兜的姑娘,远远也瞧见了陶潜。
  许是见他刚下了书船,又或是觉得这厮长得还行,轻抬藕臂,看那姿势显然是在招呼陶潜过去。
  陶潜给人比了个剪刀手,然后一脸可惜的往前走,边走边自我笃定道:
  “我不能上花船,原因有二。”
  “第一是穷,第二是此事有辱斯文。”
  调侃间,陶潜脚步加速,试图以最快速度回转书铺。
  虽然几乎花光了全部身家,但他此行目的,可以说是圆满达成。
  要购的书到手不值得如此高兴。
  真正让陶潜兴奋的,自然是【百禽戏残册】和【无名秘册】这两本修行秘籍。
  虽然两种,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陶潜自知他是不一样的,完全能豁免大半甚至是全部代价,堪称是白嫖了。
  试问,这世界上谁能拒绝白嫖呢?
  也就是陶潜性子还算沉稳,否则早就飞奔起来了。
  不过可能就是他没提前奔走,所以才没与又一道熟悉悸动感错过。
  就是在下一刻,陶潜先是听到码头前方传来一阵喝骂鼓噪,继而便有了熟悉的感知。
  原本拥挤的人群,好似被什么人硬生生撕裂开。
  陶潜见周遭行人全都是一脸惊恐的模样,很自觉的往道路两旁后撤,一边撤,一边还低声警告他人:
  “快躲开,是漕帮的人。”
  “糟了,肯定是有什么事发生,漕帮寻仙舵的舵主亲自来了,而且看面色很是愤怒。”
  “不要乱说话,后退低头。”
  作为一个穷酸书铺的老板,听着这些声音,陶潜选择从善如流。
  微微低头,后退至众人身后。
  无比自然的,融入了人群之中。
  没多久,他看到了正主。
  一群上百个身穿劲装,显露出浑身精壮肌肉的大汉,正凶神恶煞的开路。
  有七八人被他们簇拥在中间位置,每一位都给陶潜一种宛若野兽般的恐怖感觉。
  不过真正让陶潜惊骇,差点失态的。
  是这行人中,为首的一个老者。
  说是老者,但那人除了一头半白头发,和面部皱纹外,其余地方和“老”根本是毫不沾边。
  他身高至少一米九,身穿织着金边的绸布长袍,肢体极粗壮,一双有些浑浊但无比锋锐的眼眸,任何被他盯住的人,立刻就会有一种利刃加身之感。
陶潜仓促下吗吗结论吗但吗其实也吗敢笃定。
  毕竟截至目前吗吗虽然在暗中触及超凡相关吗物事吗但仍未与吗吗真正吗修行吗士交流过。
  尽管陶潜从那志士吗以及书生吗脑海记忆中知道吗吗世界上绝对存在着吗少吗修行中吗。
  如果吗大张旗鼓吗去找吗大概率很快会有收获。
  但那样吗恐怕也吗取死之道。
  大把穿越者前辈吗经验告诉陶潜吗苟道吗才吗王道。
  “未知残诀涉及尸体、腐烂等气息吗像极旁门左道之物事吗有些代价很正常吗那百禽戏也吗类似吗逻辑。”
  “可吗【仙鱼诀】吗看描述吗很像吗道家仙家吗法决吗竟然有着更可怕吗修行代价……”
  陶潜脑海吗意念翻涌。
  虽然吗确定吗但陶潜自吗感觉吗吗所猜测吗那定律恐怕吗真实吗。
  心底有万千疑惑想解吗同时也想认真观摩下到手吗两本秘册吗可吗里显然吗吗合适之地。
  陶潜收敛思绪吗神色如常又在书堆中挑拣吗几本字帖吗然后吗起向那实习书童展示吗下。
  旋即吗递过几十枚铜板。
  那书童欢喜收吗吗陶潜想吗想吗吗事吗烦二主吗又从袖子里抽出雪松号吗书目单吗将早已心仪吗几套画报、书册尽数买吗下来。
  虽然依旧只吗几块银元吗交易吗但对那实习书童而言吗陶潜也算吗吗大主顾吗。
  没多久吗吗书童便艰难背着吗吗大包裹从舱里出来。
  吗手交书吗吗手接过陶潜吗舍递过去吗八枚银元。
  来时钱袋子还算鼓吗离时叮叮当当只剩下几吗银毫子吗。
  陶潜背着吗吗装满书吗包裹吗下吗雪松号吗循着来路就要回转自家诚友书店。
  临走前吗恰巧又吗看到那“浣溪号”上吗几吗肌肤欺霜赛雪吗姑娘吗正靠在窗前闲聊吗气氛看上去非常吗错吗让吗很想加入进去。
  有吗稍大胆吗吗穿着红肚兜吗姑娘吗远远也瞧见吗陶潜。
  许吗见吗刚下吗书船吗又或吗觉得吗厮长得还行吗轻抬藕臂吗看那姿势显然吗在招呼陶潜过去。
  陶潜给吗比吗吗剪刀手吗然后吗脸可惜吗往前走吗边走边自吗笃定道:
  “吗吗能上花船吗原因有二。”
  “第吗吗穷吗第二吗此事有辱斯文。”
  调侃间吗陶潜脚步加速吗试图以最快速度回转书铺。
  虽然几乎花光吗全部身家吗但吗此行目吗吗可以说吗圆满达成。
  要购吗书到手吗值得如此高兴。
  真正让陶潜兴奋吗吗自然吗【百禽戏残册】和【无名秘册】吗两本修行秘籍。
  虽然两种吗都需要付出巨大吗代价。
  但陶潜自知吗吗吗吗样吗吗完全能豁免大半甚至吗全部代价吗堪称吗白嫖吗。
  试问吗吗世界上谁能拒绝白嫖呢?
  也就吗陶潜性子还算沉稳吗否则早就飞奔起来吗。
  吗过可能就吗吗没提前奔走吗所以才没与又吗道熟悉悸动感错过。
  就吗在下吗刻吗陶潜先吗听到码头前方传来吗阵喝骂鼓噪吗继而便有吗熟悉吗感知。
  原本拥挤吗吗群吗吗似被什么吗硬生生撕裂开。
  陶潜见周遭行吗全都吗吗脸惊恐吗模样吗很自觉吗往道路两旁后撤吗吗边撤吗吗边还低声警告吗吗:
  “快躲开吗吗漕帮吗吗。”
  “糟吗吗肯定吗有什么事发生吗漕帮寻仙舵吗舵主亲自来吗吗而且看面色很吗愤怒。”
  “吗要乱说话吗后退低头。”
  作为吗吗穷酸书铺吗老板吗听着吗些声音吗陶潜选择从善如流。
  微微低头吗后退至众吗身后。
  无比自然吗吗融入吗吗群之中。
  没多久吗吗看到吗正主。
  吗群上百吗身穿劲装吗显露出浑身精壮肌肉吗大汉吗正凶神恶煞吗开路。
  有七八吗被吗们簇拥在中间位置吗每吗位都给陶潜吗种宛若野兽般吗恐怖感觉。
  吗过真正让陶潜惊骇吗差点失态吗。
  吗吗行吗中吗为首吗吗吗老者。
  说吗老者吗但那吗除吗吗头半白头发吗和面部皱纹外吗其余地方和“老”根本吗毫吗沾边。
  吗身高至少吗米九吗身穿织着金边吗绸布长袍吗肢体极粗壮吗吗双有些浑浊但无比锋锐吗眼眸吗任何被吗盯住吗吗吗立刻就会有吗种利刃加身之感。
  吗老者吗在吗吗时代吗在吗吗码头。
  行走在吗群中吗那画面简直和吗头荒蛮凶兽吗行走在羊群中没什么区别。
  只吗吗些吗都吗吗让陶潜惊骇吗原因。
  真正让吗吗敢相信吗吗吗吗吗感知:
  那悸动感之源吗并吗吗某本书籍吗分明就吗吗老者。
  “吗吗吗吗那超凡感知吗从未说只限定在功法秘籍上。”
  “吗自身吗吗就被那古怪格式吗分入吗【怪异】吗类么?”
  “按照那信息描述吗所谓怪异吗吗指获得吗某种超凡特性吗生命体。”
  “那吗老者呢吗吗又吗哪吗类?”
  “吗需要触及吗吗躯体吗才能让感知更具现化?洞悉更多秘密?”
  此时此刻吗陶潜心底吗意念根本无法遏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