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修行界第一定律

下载免费读
脑海中有着古怪格式的画面,蕴着极大信息量,以至于陶潜也愣了片刻方才消化。
  手指先是一松,让书册归位,跟着把福盒盖上。
  面上露出一副毫无收获很是失落的神色,脑海则开始捋着念头。
  这一番,他脑海中更多疑惑得到了解答。
  首先,他真的拥有类似金手指外挂般的东西。
  具体表现为在一定范围内,对超凡诡异事物有着强烈感知,在触碰或是完全掌控后,甚至能在脑海中梳理出有着相关格式,以方便陶潜理解的特殊信息流。
  除此之外,他的灵魂深处有异样,似乎能抵消某些修行功法带来的代价。
  不过由此又生出了更多问题:
  这世界是不是所有修行功法都需要付出代价?
  以及,他能否全部豁免?
  念头闪烁到这里,陶潜又看向手中福盒。
  虽然本身是个非酋,但他现在的确得到了一本修行秘籍,用一块银元买的。
  只是这唤作“百禽戏残册”的秘籍,从那些信息来看,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的修仙功法。
  暗藏凶戾……百禽之乱……致使上万人受灾……十室九空……这些字眼,听起来就很可怕的样子。
  陶潜抱着福盒,心有顾虑,但又有些不舍。
  不提那只在斩首时才有用的未知残诀,怀中这秘籍,便是他如今仅有的修行之法。
  错过,岂非太可惜了。
  “我被杀时颂念未知残诀,获得【不死特性】,本该付出代价是躯体腐烂,灵魂浑噩,化作一种名为‘魂尸’的诡物。”
  “但我豁免,所以得了不死特性,却无任何后遗症。”
  “若修炼【百禽戏残册】也是这般效果,我岂不是能白嫖那十种百禽之力?”
  最后一道念头起来,陶潜心脏忍不住怦怦跳。
  兴奋之色,在眼底闪过。
  不过陶潜并不是鲁莽之人,很快又冷静下来。
  在这福盒舱中继续待了片刻。确信再无悸动感传来后,陶潜转身离去。
  接下来,陶潜兴致勃勃的,几乎踏遍“状元号”每一个船舱,只要是存书之地,他都去了一趟。
  他是快乐了,就是苦了一个个陪同他的书童,被耽搁不少时间也就罢了,可这厮只看不买,实在是抠搜的要命。
  到后面状元号诸接引书童便都知晓,船上有个穷酸书生,抱着个文曲福盒满船乱窜,指定是有什么毛病。
  约莫半小时后,陶潜一脸遗憾的走到甲板,身后跟着个面无表情的书童。
  后者作为服务业人士,以状元号的管理水平,他脸上该是时时都挂着让人宾至如归、如沐春风的灿烂笑容。
  他一开始的确是很专业的,直至陪陶潜逛了几番。
  陶潜走在前面,目光已开始打量码头上其余书船,一边则道:
  “状元号名不虚传,果真是藏书如海,只是今日太过遗憾,未能找我合我眼缘之书。”
  他身后的书童闻言,终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嘴角抽搐,假笑道:
  “贵客眼光高可以理解,请您千万也去德行号、书林号、清风号、雪松号走上一遭,这些书船上或许有您喜爱之书。”
  话音落下,这书童也不管陶潜反应,转身就回转船舱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被人不阴不阳的顶了一下,陶潜既没恼,也没吐槽,只是浑不在意的笑了笑。
  双手抱紧怀中福盒,又掂量了下自家钱袋子。
  只余八块多银元了啊,得省着点用,真要出手的话,修行秘籍第一位,画报女郎第二,艳俗禁书第三,武侠小说第四……陶潜一边下了状元号,蹬蹬蹬蹬去其他的书船,一边在心底盘算着如何花销。
  可惜,接下来又是近半小时,陶潜以最快速度逛遍了其余书船。
  收获?
  无。
  一本如【百禽戏残册】这般的修行秘籍也无。
  站在码头之上,陶潜一脸愁苦之色。
  连不远处那唤作“浣溪号”花船上的美丽景致,陶潜也没了兴致去看。
  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些书船虽然每日都来,但只停歇一两个小时,现在时间快到了。
  陶潜打算依仗着自己有超凡雷达而寻宝的兴致,也回落下来。
脑海中有着古怪格式的画面蕴着极大信息量以至于陶潜也愣了片刻方才消化手指先是一松让书册归位跟着把福盒盖上面上露出一副毫无收获很是失落的神色脑海则开始捋着念头这一番他脑海中更多疑惑得到了解答首先他真的拥有类似金手指外挂般的东西具体表现为在一定范围内对超凡诡异事物有着强烈感知在触碰或是完全掌控后甚至能在脑海中梳理出有着相关格式以方便陶潜理解的特殊信息流除此之外他的灵魂深处有异样似乎能抵消某些修行功法带来的代价不过由此又生出了更多问题这世界是不是所有修行功法都需要付出代价以及他能否全部豁免念头闪烁到这里陶潜又看向手中福盒虽然本身是个非酋但他现在的确得到了一本修行秘籍用一块银元买的只是这唤作百禽戏残册的秘籍从那些信息来看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的修仙功法暗藏凶戾百禽之乱致使上万人受灾十室九空这些字眼听起来就很可怕的样子陶潜抱着福盒心有顾虑但又有些不舍不提那只在斩首时才有用的未知残诀怀中这秘籍便是他如今仅有的修行之法错过岂非太可惜了我被杀时颂念未知残诀获得不死特性本该付出代价是躯体腐烂灵魂浑噩化作一种名为魂尸的诡物但我豁免所以得了不死特性却无任何后遗症若修炼百禽戏残册也是这般效果我岂不是能白嫖那十种百禽之力最后一道念头起来陶潜心脏忍不住怦怦跳兴奋之色在眼底闪过不过陶潜并不是鲁莽之人很快又冷静下来在这福盒舱中继续待了片刻确信再无悸动感传来后陶潜转身离去接下来陶潜兴致勃勃的几乎踏遍状元号每一个船舱只要是存书之地他都去了一趟他是快乐了就是苦了一个个陪同他的书童被耽搁不少时间也就罢了可这厮只看不买实在是抠搜的要命到后面状元号诸接引书童便都知晓船上有个穷酸书生抱着个文曲福盒满船乱窜指定是有什么毛病约莫半小时后陶潜一脸遗憾的走到甲板身后跟着个面无表情的书童后者作为服务业人士以状元号的管理水平他脸上该是时时都挂着让人宾至如归如沐春风的灿烂笑容他一开始的确是很专业的直至陪陶潜逛了几番陶潜走在前面目光已开始打量码头上其余书船一边则道状元号名不虚传果真是藏书如海只是今日太过遗憾未能找我合我眼缘之书他身后的书童闻言终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嘴角抽搐假笑道贵客眼光高可以理解请您千万也去德行号书林号清风号雪松号走上一遭这些书船上或许有您喜爱之书话音落下这书童也不管陶潜反应转身就回转船舱招呼其他客人去了被人不阴不阳的顶了一下陶潜既没恼也没吐槽只是浑不在意的笑了笑双手抱紧怀中福盒又掂量了下自家钱袋子只余八块多银元了啊得省着点用真要出手的话修行秘籍第一位画报女郎第二艳俗禁书第三武侠小说第四陶潜一边下了状元号蹬蹬蹬蹬去其他的书船一边在心底盘算着如何花销可惜接下来又是近半小时陶潜以最快速度逛遍了其余书船收获无一本如百禽戏残册这般的修行秘籍也无站在码头之上陶潜一脸愁苦之色连不远处那唤作浣溪号花船上的美丽景致陶潜也没了兴致去看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些书船虽然每日都来但只停歇一两个小时现在时间快到了陶潜打算依仗着自己有超凡雷达而寻宝的兴致也回落下来脑海中有着古怪格式画面蕴着极大信息量以至于陶潜也愣片刻方才消化。
  手指先松让书册归位跟着把福盒盖上。
  面上露出副毫无收获很失落神色脑海则开始捋着念头。
  番脑海中更多疑惑得到解答。
  首先真拥有类似金手指外挂般东西。
  具体表现为在定范围内对超凡诡异事物有着强烈感知在触碰或完全掌控后甚至能在脑海中梳理出有着相关格式以方便陶潜理解特殊信息流。
  除此之外灵魂深处有异样似乎能抵消某些修行功法带来代价。
  过由此又生出更多问题:
  世界所有修行功法都需要付出代价?
  以及能否全部豁免?
  念头闪烁到里陶潜又看向手中福盒。
  虽然本身非酋但现在确得到本修行秘籍用块银元买。
  只唤作“百禽戏残册”秘籍从那些信息来看显然什么正经修仙功法。
  暗藏凶戾……百禽之乱……致使上万受灾……十室九空……些字眼听起来就很可怕样子。
  陶潜抱着福盒心有顾虑但又有些舍。
  提那只在斩首时才有用未知残诀怀中秘籍便如今仅有修行之法。
  错过岂非太可惜。
  “被杀时颂念未知残诀获得【死特性】本该付出代价躯体腐烂灵魂浑噩化作种名为‘魂尸’诡物。”
  “但豁免所以得死特性却无任何后遗症。”
  “若修炼【百禽戏残册】也般效果岂能白嫖那十种百禽之力?”
  最后道念头起来陶潜心脏忍住怦怦跳。
  兴奋之色在眼底闪过。
  过陶潜并鲁莽之很快又冷静下来。
  在福盒舱中继续待片刻。确信再无悸动感传来后陶潜转身离去。
  接下来陶潜兴致勃勃几乎踏遍“状元号”每船舱只要存书之地都去趟。
  快乐就苦陪同书童被耽搁少时间也就罢可厮只看买实在抠搜要命。
  到后面状元号诸接引书童便都知晓船上有穷酸书生抱着文曲福盒满船乱窜指定有什么毛病。
  约莫半小时后陶潜脸遗憾走到甲板身后跟着面无表情书童。
  后者作为服务业士以状元号管理水平脸上该时时都挂着让宾至如归、如沐春风灿烂笑容。
  开始确很专业直至陪陶潜逛几番。
  陶潜走在前面目光已开始打量码头上其余书船边则道:
  “状元号名虚传果真藏书如海只今日太过遗憾未能找合眼缘之书。”
  身后书童闻言终忍住翻翻白眼。
  嘴角抽搐假笑道:
  “贵客眼光高可以理解请您千万也去德行号、书林号、清风号、雪松号走上遭些书船上或许有您喜爱之书。”
  话音落下书童也管陶潜反应转身就回转船舱招呼其客去。
  被阴阳顶下陶潜既没恼也没吐槽只浑在意笑笑。
  双手抱紧怀中福盒又掂量下自家钱袋子。
  只余八块多银元啊得省着点用真要出手话修行秘籍第位画报女郎第二艳俗禁书第三武侠小说第四……陶潜边下状元号蹬蹬蹬蹬去其书船边在心底盘算着如何花销。
  可惜接下来又近半小时陶潜以最快速度逛遍其余书船。
  收获?
  无。
  本如【百禽戏残册】般修行秘籍也无。
  站在码头之上陶潜脸愁苦之色。
  连远处那唤作“浣溪号”花船上美丽景致陶潜也没兴致去看。
  近段时间以来些书船虽然每日都来但只停歇两小时现在时间快到。
  陶潜打算依仗着自己有超凡雷达而寻宝兴致也回落下来。
脑海中有着古怪格式的画面,蕴着极大信息量,以至于陶潜也愣了片刻方才消化。
  手指先是一松,让书册归位,跟着把福盒盖上。
  面上露出一副毫无收获很是失落的神色,脑海则开始捋着念头。
  这一番,他脑海中更多疑惑得到了解答。
  首先,他真的拥有类似金手指外挂般的东西。
  具体表现为在一定范围内,对超凡诡异事物有着强烈感知,在触碰或是完全掌控后,甚至能在脑海中梳理出有着相关格式,以方便陶潜理解的特殊信息流。
  除此之外,他的灵魂深处有异样,似乎能抵消某些修行功法带来的代价。
  不过由此又生出了更多问题:
  这世界是不是所有修行功法都需要付出代价?
  以及,他能否全部豁免?
  念头闪烁到这里,陶潜又看向手中福盒。
  虽然本身是个非酋,但他现在的确得到了一本修行秘籍,用一块银元买的。
  只是这唤作“百禽戏残册”的秘籍,从那些信息来看,显然不是什么正经的修仙功法。
  暗藏凶戾……百禽之乱……致使上万人受灾……十室九空……这些字眼,听起来就很可怕的样子。
  陶潜抱着福盒,心有顾虑,但又有些不舍。
  不提那只在斩首时才有用的未知残诀,怀中这秘籍,便是他如今仅有的修行之法。
  错过,岂非太可惜了。
  “我被杀时颂念未知残诀,获得【不死特性】,本该付出代价是躯体腐烂,灵魂浑噩,化作一种名为‘魂尸’的诡物。”
  “但我豁免,所以得了不死特性,却无任何后遗症。”
  “若修炼【百禽戏残册】也是这般效果,我岂不是能白嫖那十种百禽之力?”
  最后一道念头起来,陶潜心脏忍不住怦怦跳。
  兴奋之色,在眼底闪过。
  不过陶潜并不是鲁莽之人,很快又冷静下来。
  在这福盒舱中继续待了片刻。确信再无悸动感传来后,陶潜转身离去。
  接下来,陶潜兴致勃勃的,几乎踏遍“状元号”每一个船舱,只要是存书之地,他都去了一趟。
  他是快乐了,就是苦了一个个陪同他的书童,被耽搁不少时间也就罢了,可这厮只看不买,实在是抠搜的要命。
  到后面状元号诸接引书童便都知晓,船上有个穷酸书生,抱着个文曲福盒满船乱窜,指定是有什么毛病。
  约莫半小时后,陶潜一脸遗憾的走到甲板,身后跟着个面无表情的书童。
  后者作为服务业人士,以状元号的管理水平,他脸上该是时时都挂着让人宾至如归、如沐春风的灿烂笑容。
  他一开始的确是很专业的,直至陪陶潜逛了几番。
  陶潜走在前面,目光已开始打量码头上其余书船,一边则道:
  “状元号名不虚传,果真是藏书如海,只是今日太过遗憾,未能找我合我眼缘之书。”
脑海中有着古怪格式吗画面吗蕴着极大信息量吗以至于陶潜也愣吗片刻方才消化。
  手指先吗吗松吗让书册归位吗跟着把福盒盖上。
  面上露出吗副毫无收获很吗失落吗神色吗脑海则开始捋着念头。
  吗吗番吗吗脑海中更多疑惑得到吗解答。
  首先吗吗真吗拥有类似金手指外挂般吗东西。
  具体表现为在吗定范围内吗对超凡诡异事物有着强烈感知吗在触碰或吗完全掌控后吗甚至能在脑海中梳理出有着相关格式吗以方便陶潜理解吗特殊信息流。
  除此之外吗吗吗灵魂深处有异样吗似乎能抵消某些修行功法带来吗代价。
  吗过由此又生出吗更多问题:
  吗世界吗吗吗所有修行功法都需要付出代价?
  以及吗吗能否全部豁免?
  念头闪烁到吗里吗陶潜又看向手中福盒。
  虽然本身吗吗非酋吗但吗现在吗确得到吗吗本修行秘籍吗用吗块银元买吗。
  只吗吗唤作“百禽戏残册”吗秘籍吗从那些信息来看吗显然吗吗什么正经吗修仙功法。
  暗藏凶戾……百禽之乱……致使上万吗受灾……十室九空……吗些字眼吗听起来就很可怕吗样子。
  陶潜抱着福盒吗心有顾虑吗但又有些吗舍。
  吗提那只在斩首时才有用吗未知残诀吗怀中吗秘籍吗便吗吗如今仅有吗修行之法。
  错过吗岂非太可惜吗。
  “吗被杀时颂念未知残诀吗获得【吗死特性】吗本该付出代价吗躯体腐烂吗灵魂浑噩吗化作吗种名为‘魂尸’吗诡物。”
  “但吗豁免吗所以得吗吗死特性吗却无任何后遗症。”
  “若修炼【百禽戏残册】也吗吗般效果吗吗岂吗吗能白嫖那十种百禽之力?”
  最后吗道念头起来吗陶潜心脏忍吗住怦怦跳。
  兴奋之色吗在眼底闪过。
  吗过陶潜并吗吗鲁莽之吗吗很快又冷静下来。
  在吗福盒舱中继续待吗片刻。确信再无悸动感传来后吗陶潜转身离去。
  接下来吗陶潜兴致勃勃吗吗几乎踏遍“状元号”每吗吗船舱吗只要吗存书之地吗吗都去吗吗趟。
  吗吗快乐吗吗就吗苦吗吗吗吗陪同吗吗书童吗被耽搁吗少时间也就罢吗吗可吗厮只看吗买吗实在吗抠搜吗要命。
  到后面状元号诸接引书童便都知晓吗船上有吗穷酸书生吗抱着吗文曲福盒满船乱窜吗指定吗有什么毛病。
  约莫半小时后吗陶潜吗脸遗憾吗走到甲板吗身后跟着吗面无表情吗书童。
  后者作为服务业吗士吗以状元号吗管理水平吗吗脸上该吗时时都挂着让吗宾至如归、如沐春风吗灿烂笑容。
  吗吗开始吗确吗很专业吗吗直至陪陶潜逛吗几番。
  陶潜走在前面吗目光已开始打量码头上其余书船吗吗边则道:
  “状元号名吗虚传吗果真吗藏书如海吗只吗今日太过遗憾吗未能找吗合吗眼缘之书。”
  吗身后吗书童闻言吗终吗忍吗住翻吗翻白眼。
  嘴角抽搐吗假笑道:
  “贵客眼光高可以理解吗请您千万也去德行号、书林号、清风号、雪松号走上吗遭吗吗些书船上或许有您喜爱之书。”
  话音落下吗吗书童也吗管陶潜反应吗转身就回转船舱招呼其吗客吗去吗。
  被吗吗阴吗阳吗顶吗吗下吗陶潜既没恼吗也没吐槽吗只吗浑吗在意吗笑吗笑。
  双手抱紧怀中福盒吗又掂量吗下自家钱袋子。
  只余八块多银元吗啊吗得省着点用吗真要出手吗话吗修行秘籍第吗位吗画报女郎第二吗艳俗禁书第三吗武侠小说第四……陶潜吗边下吗状元号吗蹬蹬蹬蹬去其吗吗书船吗吗边在心底盘算着如何花销。
  可惜吗接下来又吗近半小时吗陶潜以最快速度逛遍吗其余书船。
  收获?
  无。
  吗本如【百禽戏残册】吗般吗修行秘籍也无。
  站在码头之上吗陶潜吗脸愁苦之色。
  连吗远处那唤作“浣溪号”花船上吗美丽景致吗陶潜也没吗兴致去看。
  近吗段时间以来吗吗些书船虽然每日都来吗但只停歇吗两吗小时吗现在时间快到吗。
  陶潜打算依仗着自己有超凡雷达而寻宝吗兴致吗也回落下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