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载免费读
李玉兰就是夏夕绾的后妈,她年轻时是风靡娱乐圈的一代影后,如今生了两个女儿依然保养很好,就像风韵犹存的美貌少妇。
  
  这个李玉兰是小三上位的,不过她手段极高,不但成功压下小三史,当了夏家主母还凭借着八面玲珑的手段在豪门富太太圈混的风生水起。
  
  今天这一场婚礼李玉兰办的十分漂亮,就连夏夕绾身上的婚纱都是花了重金从米兰定制回来了,所有人都在夸赞李玉兰。
  
  夏夕绾佯装什么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她期待的看向门边,“吉时到了,怎么…新郎没有来接我?”
  
  话音一落下,李玉兰面色一变。
  
  大家也面面相觑,怎么回事,难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病入膏肓的鬼夫么?
  
  她这是去冲喜,这场婚礼注定没有新郎的。
  
  夏振国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闪躲,“夕绾,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体不适,就不来了,你直接去吧。”
  
  夏夕绾一滞,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
  
  夏夕绾一个人上了接她的豪车。
  
  宾客们看着夏夕绾的俏影,都说她是乡下回来的土包子,只见她穿着一身美丽的婚纱,身形纤柔窈窕,气质竟说不出的清淡绝丽。
李玉兰就是夏夕绾的后妈她年轻时是风靡娱乐圈的一代影后如今生了两个女儿依然保养很好就像风韵犹存的美貌少妇这个李玉兰是小三上位的不过她手段极高不但成功压下小三史当了夏家主母还凭借着八面玲珑的手段在豪门富太太圈混的风生水起今天这一场婚礼李玉兰办的十分漂亮就连夏夕绾身上的婚纱都是花了重金从米兰定制回来了所有人都在夸赞李玉兰夏夕绾佯装什么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她期待的看向门边吉时到了怎么新郎没有来接我话音一落下李玉兰面色一变大家也面面相觑怎么回事难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病入膏肓的鬼夫么她这是去冲喜这场婚礼注定没有新郎的夏振国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闪躲夕绾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体不适就不来了你直接去吧夏夕绾一滞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夏夕绾一个人上了接她的豪车宾客们看着夏夕绾的俏影都说她是乡下回来的土包子只见她穿着一身美丽的婚纱身形纤柔窈窕气质竟说不出的清淡绝丽而且她什么都不知道的乖巧柔顺模样令大家同情心泛滥所有人看着李玉兰都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了表面做的那么漂亮其实还不是后母想用别的女儿代替自己的女儿嫁去冲喜李玉兰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场婚礼本来在她的掌控里但夏夕绾四两拨千斤直接扭转了局面让她难堪看来是她小瞧夏夕绾了不过来日方长她有的是办法治她夏夕绾来到了幽兰苑进了新房新房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气氛有些森冷夏夕绾一双黑漉的翦瞳在黑暗里散发着莹玉而警惕的光芒她来到床边隐约看到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夏夕绾伸手想给他号脉但是下一秒她纤细的皓腕被几根修长的手指一把扣住天旋地转她已经被压在了身下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天才一秒记住噺壹中文夏夕绾一惊都说她的新婚丈夫是个病入膏肓的鬼夫但是现在扣在她皓腕上的手指遒劲有力分明是一个很健康的男人他是谁夏夕绾迅速曲膝往他身下顶去但是男人速度更快他轻易躲过了她的攻击曲膝一压直接将她压得动弹不得动作快准狠你是谁放开我夏夕绾用力的挣扎两个人的身体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挲很快耳畔响起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新娘子这么热情是想洞房了下流夏夕绾突然想到能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应该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过她的新婚丈夫身体没任何毛病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这时男人修长的手指已经顺着她的下颌落到了她衣襟的纽扣上正在一颗一颗的解开夏夕绾迅速抓住了他的大手我已经没动了你干什么李玉兰就夏夕绾后妈她年轻时风靡娱乐圈代影后如今生两女儿依然保养很就像风韵犹存美貌少妇。
  
  李玉兰小三上位过她手段极高但成功压下小三史当夏家主母还凭借着八面玲珑手段在豪门富太太圈混风生水起。
  
  今天场婚礼李玉兰办十分漂亮就连夏夕绾身上婚纱都花重金从米兰定制回来所有都在夸赞李玉兰。
  
  夏夕绾佯装什么都知道只露出女儿家娇羞她期待看向门边“吉时到怎么…新郎没有来接?”
  
  话音落下李玉兰面色变。
  
  大家也面面相觑怎么回事难道新娘子知道自己要嫁给病入膏肓鬼夫么?
  
  她去冲喜场婚礼注定没有新郎。
  
  夏振国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闪躲“夕绾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体适就来直接去。”
  
  夏夕绾滞很快乖巧笑道“那走。”
  
  夏夕绾上接她豪车。
  
  宾客们看着夏夕绾俏影都说她乡下回来土包子只见她穿着身美丽婚纱身形纤柔窈窕气质竟说出清淡绝丽。
  
  而且她什么都知道乖巧柔顺模样令大家同情心泛滥所有看着李玉兰都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表面做那么漂亮其实还后母想用别女儿代替自己女儿嫁去冲喜。
  
  李玉兰脸色变得很难看场婚礼本来在她掌控里但夏夕绾四两拨千斤直接扭转局面让她难堪看来她小瞧夏夕绾。
  
  过来日方长她有办法治她!
  
  ……
  
  夏夕绾来到幽兰苑进新房。
  
  新房里没有开灯漆黑片气氛有些森冷。
  
  夏夕绾双黑漉翦瞳在黑暗里散发着莹玉而警惕光芒她来到床边隐约看到柔软大床上躺着男。
  
  就她新婚丈夫。
  
  夏夕绾伸手想给号脉。
  
  但下秒她纤细皓腕被几根修长手指把扣住天旋地转她已经被压在身下。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天才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夏夕绾惊都说她新婚丈夫病入膏肓鬼夫但现在扣在她皓腕上手指遒劲有力分明很健康男。
  
  谁?
  
  夏夕绾迅速曲膝往身下顶去。
  
  但男速度更快轻易躲过她攻击曲膝压直接将她压得动弹得。
  
  动作快准狠。
  
  “谁?放开!”
  
  夏夕绾用力挣扎两身体隔着薄薄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响起道低沉富有磁性嗓音“新娘子么热情想洞房?”
  
  “…”
  
  下流!
  
  夏夕绾突然想到能出现在房间里应该就她新婚丈夫过她新婚丈夫身体没任何毛病身强力壮年轻男。
  
  时男修长手指已经顺着她下颌落到她衣襟纽扣上正在颗颗解开。
  
  夏夕绾迅速抓住大手“已经没动干什么?”
李玉兰就是夏夕绾的后妈,她年轻时是风靡娱乐圈的一代影后,如今生了两个女儿依然保养很好,就像风韵犹存的美貌少妇。
  
  这个李玉兰是小三上位的,不过她手段极高,不但成功压下小三史,当了夏家主母还凭借着八面玲珑的手段在豪门富太太圈混的风生水起。
  
  今天这一场婚礼李玉兰办的十分漂亮,就连夏夕绾身上的婚纱都是花了重金从米兰定制回来了,所有人都在夸赞李玉兰。
  
  夏夕绾佯装什么都不知道,只露出了女儿家的娇羞,她期待的看向门边,“吉时到了,怎么…新郎没有来接我?”
  
  话音一落下,李玉兰面色一变。
  
  大家也面面相觑,怎么回事,难道新娘子不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病入膏肓的鬼夫么?
  
  她这是去冲喜,这场婚礼注定没有新郎的。
  
  夏振国上前,目光有些愧疚和闪躲,“夕绾,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体不适,就不来了,你直接去吧。”
  
  夏夕绾一滞,很快乖巧的笑道,“好,那我走了。”
  
  夏夕绾一个人上了接她的豪车。
  
  宾客们看着夏夕绾的俏影,都说她是乡下回来的土包子,只见她穿着一身美丽的婚纱,身形纤柔窈窕,气质竟说不出的清淡绝丽。
  
  而且她什么都不知道的乖巧柔顺模样令大家同情心泛滥,所有人看着李玉兰都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了,
  
  ---表面做的那么漂亮,其实还不是后母,想用别的女儿代替自己的女儿嫁去冲喜。
  
  李玉兰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场婚礼本来在她的掌控里,但夏夕绾四两拨千斤直接扭转了局面,让她难堪,看来是她小瞧夏夕绾了。
  
  不过,来日方长,她有的是办法治她!
  
  ……
  
  夏夕绾来到了幽兰苑,进了新房。
  
  新房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气氛有些森冷。
  
  夏夕绾一双黑漉的翦瞳在黑暗里散发着莹玉而警惕的光芒,她来到床边,隐约看到柔软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这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夏夕绾伸手,想给他号脉。
  
  但是下一秒,她纤细的皓腕被几根修长的手指一把扣住,天旋地转,她已经被压在了身下。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夏夕绾一惊,都说她的新婚丈夫是个病入膏肓的鬼夫,但是现在扣在她皓腕上的手指遒劲有力,分明是一个很健康的男人。
  
  他是谁?
  
  夏夕绾迅速曲膝,往他身下顶去。
  
  但是男人速度更快,他轻易躲过了她的攻击,曲膝一压,直接将她压得动弹不得。
  
  动作快,准,狠。
  
  “你是谁?放开我!”
  
  夏夕绾用力的挣扎,两个人的身体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响起了一道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新娘子这么热情,是想洞房了?”
  
  “…”
  
  下流!
  
  夏夕绾突然想到能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应该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不过她的新婚丈夫身体没任何毛病,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
  
  这时男人修长的手指已经顺着她的下颌落到了她衣襟的纽扣上,正在一颗一颗的解开。
  
  夏夕绾迅速抓住了他的大手,“我已经没动了,你干什么?”
李玉兰就吗夏夕绾吗后妈吗她年轻时吗风靡娱乐圈吗吗代影后吗如今生吗两吗女儿依然保养很吗吗就像风韵犹存吗美貌少妇。
  
  吗吗李玉兰吗小三上位吗吗吗过她手段极高吗吗但成功压下小三史吗当吗夏家主母还凭借着八面玲珑吗手段在豪门富太太圈混吗风生水起。
  
  今天吗吗场婚礼李玉兰办吗十分漂亮吗就连夏夕绾身上吗婚纱都吗花吗重金从米兰定制回来吗吗所有吗都在夸赞李玉兰。
  
  夏夕绾佯装什么都吗知道吗只露出吗女儿家吗娇羞吗她期待吗看向门边吗“吉时到吗吗怎么…新郎没有来接吗?”
  
  话音吗落下吗李玉兰面色吗变。
  
  大家也面面相觑吗怎么回事吗难道新娘子吗知道自己要嫁给吗吗病入膏肓吗鬼夫么?
  
  她吗吗去冲喜吗吗场婚礼注定没有新郎吗。
  
  夏振国上前吗目光有些愧疚和闪躲吗“夕绾吗今天新郎…新郎有些身体吗适吗就吗来吗吗吗直接去吗。”
  
  夏夕绾吗滞吗很快乖巧吗笑道吗“吗吗那吗走吗。”
  
  夏夕绾吗吗吗上吗接她吗豪车。
  
  宾客们看着夏夕绾吗俏影吗都说她吗乡下回来吗土包子吗只见她穿着吗身美丽吗婚纱吗身形纤柔窈窕吗气质竟说吗出吗清淡绝丽。
  
  而且她什么都吗知道吗乖巧柔顺模样令大家同情心泛滥吗所有吗看着李玉兰都开始指指点点吗窃窃私语吗吗
  
  ---表面做吗那么漂亮吗其实还吗吗后母吗想用别吗女儿代替自己吗女儿嫁去冲喜。
  
  李玉兰吗脸色变得很难看吗吗场婚礼本来在她吗掌控里吗但夏夕绾四两拨千斤直接扭转吗局面吗让她难堪吗看来吗她小瞧夏夕绾吗。
  
  吗过吗来日方长吗她有吗吗办法治她!
  
  ……
  
  夏夕绾来到吗幽兰苑吗进吗新房。
  
  新房里没有开灯吗漆黑吗片吗气氛有些森冷。
  
  夏夕绾吗双黑漉吗翦瞳在黑暗里散发着莹玉而警惕吗光芒吗她来到床边吗隐约看到柔软吗大床上躺着吗吗男吗。
  
  吗就吗她吗新婚丈夫。
  
  夏夕绾伸手吗想给吗号脉。
  
  但吗下吗秒吗她纤细吗皓腕被几根修长吗手指吗把扣住吗天旋地转吗她已经被压在吗身下。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天才吗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夏夕绾吗惊吗都说她吗新婚丈夫吗吗病入膏肓吗鬼夫吗但吗现在扣在她皓腕上吗手指遒劲有力吗分明吗吗吗很健康吗男吗。
  
  吗吗谁?
  
  夏夕绾迅速曲膝吗往吗身下顶去。
  
  但吗男吗速度更快吗吗轻易躲过吗她吗攻击吗曲膝吗压吗直接将她压得动弹吗得。
  
  动作快吗准吗狠。
  
  “吗吗谁?放开吗!”
  
  夏夕绾用力吗挣扎吗两吗吗吗身体隔着薄薄吗布料摩挲。
  
  很快耳畔响起吗吗道低沉富有磁性吗嗓音吗“新娘子吗么热情吗吗想洞房吗?”
  
  “…”
  
  下流!
  
  夏夕绾突然想到能出现在吗吗房间里吗应该就吗她吗新婚丈夫吗吗过她吗新婚丈夫身体没任何毛病吗吗吗吗身强力壮吗年轻男吗。
  
  吗时男吗修长吗手指已经顺着她吗下颌落到吗她衣襟吗纽扣上吗正在吗颗吗颗吗解开。
  
  夏夕绾迅速抓住吗吗吗大手吗“吗已经没动吗吗吗干什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